大法弟子姚彦会在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受尽酷刑,已绝食抗议近两月

【明慧网2002年4月16日】姚彦会现被非法关押于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以前明慧网有过姚彦会的介绍。现在依据姚本人自述,介绍一下他的情况。

姚现年29岁,原来在辽宁省锦西炼油化工总厂工作。

1996年在广东上大学时,见到《转法轮》,开始修炼。1999年进京到“两办”人民来访接待站上访,即被劳教三年,并开除公职,在葫芦岛市教养院执行。

在2001年2月末,要被调至抚顺市教养院(即吴家堡子教养院)。在“思想矫治”(洗脑迫害)大队大队长吴为(音)的允许、纵容、支持下副大队长姜永丰(音)一手策划,组织实施,男队女队联合对姚进行了一系列的残酷迫害,强制他放弃信仰。下面是依据姚自述摘录。

开始的迫害是大队一班进行的,强制其蹲着、飞着等体罚和拳打脚踢,接着用电棍电,鞋底抽。腰带都被弄坏了。到了四月份,队里组织白天由值班干警把他带到女队六班,晚上再由男队带回来,由男队女队联合折磨。中间曾经被打晕一次,第二天继续背到女队。几天下来,已是遍体鳞伤,头肿了一大圈,脸部变形,认不出来模样,后腰被打伤,并且小便带血,手肿得象馒头一样,有些地方是被打肿再打破,晚上封口第二天再打破,手指、脚心等地方留下了许多带血的针眼,并挠腋窝、两肋、脚心等处令其大笑不止。各种手段反复折磨,见其仍不肯写揭批材料,又开始上绳,用绳勒住双脚,头朝下卡在墙脚,手也被反绑……到晚上时,姚已经不能走路,被背回监室第二天再背回女队继续折磨。开始是一两个小时松开一次再上绳,后几天逐渐加长时间……痛得汗水一次次湿透衣衫。在此期间,副大队长姜永丰几次来察看,并多次派男队人员来察看进展状况和帮忙。最痛苦时,姚也曾大声呼救,但并无值班干警赶到,值班室距此不到十几米,大队长办公室不到二十几米。直接动手的宋景慧和杨晓红还说,干警不会来的,都出去了,下班了,这是皇军的意思,你喊也没有用。姚疼得把头撞在墙上,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墙,凶徒并不松绳。在姚的头上垫了一叠报纸继续上绳。时间长的时候连续五六个小时。

最后一次上绳下来,姚的双腿已经瘫软,小腿肚酸软。脚后跟的大筋也摸不到了,双脚全部失去任何知觉和活动能力,连脚趾都动不了,在以后的几个月里姚只能瘫坐在床上,上厕所需要两个人扶着去,当时并没有及时送医院抢救。在姚找副大队长姜永丰谈话交涉后,不但没有停止折磨,反而又是连续8、9天不让姚睡觉,且每天安排一名值班干警住进姚所在一班宿舍监督。这些天来,姚的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度摧残,几乎处于崩溃边缘,在此之前大法弟子姚颂东就是因为承受不住,精神崩溃,分裂,成为精神病,送进精神病院。

2001年4月19日,姚终于被送到抚顺矿务局医院检查,专家诊断为“坐骨神经强损伤”,应当住院治疗,可是由于教养院的阻挠,不准住院,只好又背回教养院,仅采取简单的治疗。

由于腿脚伤害长期得不到康复,姚于2001年10月提出申请,并多次找领导谈话,要求院外治疗,休养,教养院却一拖再拖,表面答应,实际并不办理。于是姚2002年2月4日绝食,要求尽快办。教养院置之不理,3月初,姚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向抚顺市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并委托教养院转递申诉书,却一直没有回音。几个星期后,姚向王军副大队长要求见徐虎烈院长,院长却不见来。提出要求见住院检察长,教养院却不给安排。目前姚已经绝食两个多月,状况很不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0/2116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