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寻踪偶得(四) :有容乃大


【明慧网2002年4月18日】《战国策》中有一篇叫《赵威后问齐使》讲的是有一回齐王派使者出使赵国向赵威后问安。赵威后还没打开信就问使者:“今年的年成好吗?人民还安居乐业吧?国君身体还好吧?”使者听后很不高兴,就说:“我是按国王的命令来出使赵国的,您今天不先问国王如何,却先问年成和人民,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赵威后就说:“不是的。没有好收成,人民怎么会安居乐业?人民不能安居乐业,怎么会有君王的江山稳固?所以我才这么问,这怎么能是舍本逐末呢?”

赵威后接着又问:“你们齐国有个隐居在家中的人叫钟离子,还好吧?他的为人哪,因为敬佩他的德行,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都喜欢帮他,这是能帮助君王养育百姓的人哪,为什么还得不到重用?叶阳子还好吧?他的为人,急鳏寡孤独所急,想鳏寡孤独所想,帮助穷苦的人,拿东西给没有东西的人。是帮助国王安抚百姓的人才,为什么到现在还得不到重用?北宫的女儿婴儿子(婴儿子:齐国孝女)还好吧?她性情恬淡,为了养父母,到老了还没有嫁人,这种孝顺的美德是值得所有人学习的,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宣她上朝以示表彰?两位君子得不到重用,一位孝女得不到朝见,怎么能够治理好齐国,统治万民呢?于陵的子中还活着吗?他的为人,上不能忠君治国,下不能修身齐家,中不能游刃于诸侯,这种人只会给人民带来坏的影响,为什么到现在还活着?”

按现在中国人的观念,赵威后这种做法叫做干涉别国内政。齐国“外交部发言人”应该就此事发出强烈抗议。可是静下心来想想,威后的哪一句话说的不在理?哪一句话不是肺腑之言呢?应该说对齐国百利而无一害呀,因为道德和正邪善恶标准是天定的根本标准,超越任何文化、政治、国界、政权。

其实现今各国对中国独裁者迫害法轮功的批评也是一样,但从政府到普通百姓包括很多海外留学生,哪一个又能真心听一听?世界很多国家都在批评中国独裁者的做法,结果都成了反华了,都成了干涉中国内政,都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然后再反过来依据这些评价法轮功如何如何,公正吗?是在真正的爱国吗?说白了,批评刺激了那个脆弱的面皮,什么都容不下呀。

是的,近一二百年的中国倍受外强凌辱,同室操戈,内忧外患,给我们民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这创伤有物质上的,更严重的是精神上的,使一个曾经博大精深,包容四海的民族变的狭隘,偏执,肤浅。要么卑躬屈膝,要么暴动发泄,似乎很难平和的面对世界。其实这平和是需要底蕴的,是需要骨气的。而今历史又给了中国人一次机会:法轮功的问题就象一块试金石,检验着每一个中国人,是不是能够跳出来近二百年中国人自私,偏执,仇恨,羡慕,以及自尊交织在一起的扭曲心态,冷静的分析问题,而不是狂热的维护“国家”(其实是独裁者)的面子;坦然的面对批评,而不是狡诈的掩盖罪恶;客观的提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无根据的扣帽子,甚至谩骂。倘若真能如此,这将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