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弟子:德国正法行

【明慧网2002年4月18日】大陆同修在天安门喊一声真心话“法轮大法好” 要冒着被抓、被打、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而我们能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间元凶前高呼“法轮大法好”,令邪恶胆寒,是师父赐予我们的珍贵机会。

这次来德国前就有思想准备,除了全面讲清真相外一定还要用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4月6日及7日是到德国的头两天,江泽民尚未到达,我们分别在柏林的Ged'achtniss Kirche和Zoologischer Garten从早上到傍晚发正念、炼功以及发真相资料。第一天炼功没多久就开始飘雪,经过发正念后不久雪就停了,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第二天炼功时来往的人群川流不息,围观的人走了一群又来一群,仿佛全市的人潮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4月8日是游行活动。四百多名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庄严的从Alexander Platz走到Reichstag;沿途的路人几乎都好奇的停下脚步,接过沿着游行队伍发给他们的真相资料。当他们看完真相资料后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睛、张开嘴巴吃惊的看看我们,再看看真相资料、再看看我们,再看看真相资料。那情况就好像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提到;“当世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后,他们都感到很震惊。”我被他们的觉醒感动了,我的眼泪无法抑制的掉了下来。

4月8日及4月9日台湾学员全部在江泽民下榻的Hotel Adlon(爱德隆旅馆)前方守夜、发正念。邪恶势力疯狂的想要干扰,夜里气温突然下降,很多台湾学员第一个晚上都冻着了。我不断提醒自己不要被邪恶干扰,持续发正念。值勤的警察对我们非常客气,有一位学员告诉我警察看见我们发正念时发出的功直接射进Hotel Adlon里面。

4月10日,我们坐火车到Potsdam(波兹坦)参加记者会。我们在江泽民预定路线的马路旁集会发正念,所有警力布署就绪后只等江的到来。结果江害怕真善忍,绕道而行,连在场的警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当我们解散后从Potsdam搭火车回柏林,下午两点多火车在Potsdam附近停了下来,接着我听到学员高声喊叫:“台湾学员下车”我马上冲下火车,印入眼帘的是十几辆高级轿车及前导车,我立刻明白是江的车队。大家迅速从背包中抽出黄色三角旗对着车队挥舞,同时不停的大喊:“法轮大法好”。邪恶之徒虽千方百计想躲开我们,但是在大法的威力下终究无处遁逃。

4月11日,我们从柏林出发前往德雷斯顿(Dresden),在途中的加油站时车停下让学员上洗手间,就在车子重新出发的时候我们发现大批警察聚集,原来是江泽民的车队马上要经过。由于江在4月10日惊吓过度,对法轮功学员更加强防范,所以我们被通知不要穿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走出车外,否则会被警察拦阻:还有,连黄色大法围巾都不要戴(听说江看到黄色就紧张)。我们火速换掉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抽掉围巾,跳出车外;不到几秒钟就看见前导车,我们使劲的大喊:“法轮大法好”同时取出随身横幅、三角旗等,有一位学员一看自己什么都没拿,立刻从车上抓起一条黄色围巾高高举起,刹时,整片黄色在“法轮大法好”的喊声中飞舞。我们的内心升起一股浩然正气。

我们在德雷斯顿(Dresden)江泽民下榻的旅社附近炼功、发正念及发真相资料,到傍晚时我们发现原本布满阴霾的天空,经过学员整个白天发正念后已呈现出清澈的澄蓝色。晚上我们继续等待江泽民回旅社。由于警察们都知道江害怕见到法轮功学员,所以对我们也特别防范,把我们跟旅社之间的距离隔得比以前更远。当我们看到江的车队回旅社时我们齐声高唱:“法轮大法好”,高亢的歌声响彻云霄。有学员看到那些大陆官员们还打开窗户凝视我们。当天晚上有几十位学员仍去旅社外守夜、发正念、铲除邪恶。

4月12日我们转往江泽民当天要去的Wolfsburg,安排的活动同样有游行、发正念、炼功。这也是我们参加德国正法活动的最后一天,隔天一早我们就要搭车到机场。在游行的队伍中,我再次为知道真相而觉悟的人掉下眼泪。我的内心充满了慈悲。这天我没有再遇到江泽民,不管遇到或没遇到我们一样铲除邪恶。这天晚上我们没有去住旅社,我们把车子开到最接近江泽民下榻的旅社前,整晚发正念,铲除邪恶。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2/21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