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妇因坚持信仰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4月19日】我是四川省乐山市大法弟子,女,今年49岁。

我是1998年11月得法的。当时我是一个危重病人,93年就患有萎缩性胃炎、慢性胆囊炎、半边身子麻木、腰椎间盘突出、子宫瘤、鼻窦炎,医院无法治疗。当我第一天去炼法轮功,炼完后我就感觉一身轻。很快病都好了。

后来大法遭到迫害,我被非法关押多次。第一次,乡政府毛文辉、辽林森到我家拿走了录音机,强行将我带到乡政府,逼我家里拿了1000元。第二次是2000年6月18日,乡政府辽林森、杨宝荣到我家,逼我写保证,我拒绝,他们又强迫把我带到乡政府,当天下午又把我送到土主派出所,非法关押了我8天,第三天才给饭吃,还戴上手铐,铐在窗条上。第三次12月11日我还在山上割草,乡政府的董中安、毛天贵,又来喊我回去,并又去抄我的家,说我发资料,就把我带到乡政府,马上转送土主派出所,关到一间又臭又黑的小屋里。乐山公安分局来了四个人提审我,他们什么也没得到,又把我带到乐山分局关了一晚上。第二天又把我送到石柱山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是2001年8月29日,因我们的经文被搜,我们绝食要求管教把经文还给我们。8月30日早晨,所长黄得光问我来这么久是否背得监规,我说背不了,我只能背《转法轮》经文。他就把我拖出监室,打了一个耳光,又问其他功友,她们也说背不了,他就全部把功友们弄到外面站起,管教问谁抄的经文,我说是我抄写的,他们就抬来死人床,并把我推上了死人床,看守所里的所有大法弟子知道后全体绝食,要求放我下死人床,我在死人床上听到大法弟子这么说我的泪水流出来了。所长找到乐山分局鹿科长,他们来了两次,把大法弟子没办法。31日下午把我放下死人床,又马上转送到桂花楼戒毒所。9月11日我被释放。先送到乐山分局,分局王爱平说你回去再炼马上就来抓你,我回答她要炼,今天你就是不要我回去也无所谓。

于是他们又把我送到乡政府,在半路上乡长毛天贵给土主派出所打电话要求他们上来帮助强迫我妥协。到了乡政府一下车毛天贵就问还炼不炼,我说要炼,他就给我一个耳光,毛文辉用脚踢、手打,用开水玻璃杯打嘴皮。我嘴皮被打肿,只感觉鼻血往肚里流。一个姓周的用笤帚棍的一端打腿,逼我给他跪下,我坚决抵制。他们5、6个人拳打脚踢,打得我身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血吐出来染红了一大堆纸。晚上他们叫我回家,他们看到了我吐了很多血,家里没人管,毛天贵、杨宝荣、毛文辉找到我亲戚叫我到亲戚家,说明天叫你们的队长来接你回去交给你的家人,出了事情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在回去的这段时间里,我向世人讲清真相,有很多世人都愿意听,有一个人我给她讲大法与大法弟子遭到迫害的事,她马上就说大法既然好那打死也要炼。我的弟弟和弟妹他们一家听到我给他们讲清真相后,他们全家都相信大法好。我每天出门讲清真相,就对着师父的法像请师父加持功能,弟子要去助师世间行。这样一出门我就感觉有缘人接连不断地来听我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