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讲真相体悟:邪恶害怕大法弟子的清醒和坚定

【明慧网2002年4月2日】2002年2月4日(立春)是中国人的传统小年,这一天是北京“法轮大法日”。

春天来了,大法弟子们的心情都非常的喜悦,我们要庆祝这一天,我们要去天安门广场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2月4日这天中午,我和一名女大法弟子在天安门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这句大法弟子的心里话。不到半分钟就冲过来十几名邪恶警察,不由分说把我们推上警车。在此同时广场上又连续的出现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随后又有三名大法弟子被邪恶警察推上警车。在警车内恶警们疯狂地挥舞着拳头、警棍打向大法弟子们,大法弟子们的手、鼻、口被打出了血。而后恶警把我送进前门公安分局的铁笼里关了起来,在这一天里大法弟子先后被抓进铁笼里的共计24名,年纪最大的60多岁,年纪最小的8、9岁,是个小女孩,没有人性的恶警们不允许大法弟子们上厕所,人的最基本权利都给剥夺了,大法弟子在这样邪恶的环境里表现出金刚不动的坚强。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切磋。在交流中外地的大法弟子得知今天是“北京法轮大法日”都非常喜悦。我与身边的外地同修聊了起来。我说:“别看今天警察把我们关在这里,在另外空间里邪恶势力灭亡了。”同修们会意地笑了。同时在交流中我发现自己与同修们的差距,看到自己的私心、怕心,深感痛心!

大约在晚间七点多钟,警察把我们送进宣武公安分局看守所,第一步审讯,邪恶警察们用着同样的腔调对大法弟子们打骂,体罚,欺骗等等下流手段,要达到他们的目的,问出大法弟子姓名、地址后,送回当地进行劳教、判刑,加重迫害。邪恶警察在审讯我的过程中,主要问我姓名,地址,为什么要在天安门广场拉开横幅,喊口号。我跟他们说,我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我们来天安门广场说句心里的话,是向国家来诉说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至于姓名,地址,我没有犯法姓名地址不能说。他们又问:“法轮大法好”就好呗,你们在家炼呗,干嘛非要去天安门广场?我说:“那我就说一说,我们只不过就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说句心里话。我们都是学法轮大法的,都知道大法好,而且大法教我们做好人,如何做一个好人。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如果我们不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不能说句大法好,那还能是好人吗?那就不是好人了。”他们又问,你为什么要学法轮功?是为了治病吗?我又跟他们讲,我不是为了治病,我是相信了因果报应,业力轮报。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才学的法轮大法。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我通过学法轮大法转变成为一个非常好的人。我又把为什么要做好人的道理跟他们说了。我发现他们三个人都无动于衷。他们看我这样,觉得没有什么空子可钻了,谁也不理我了。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很无奈地简单地写了一下笔录,第2步就把我送进牢房3筒8号,与刑事犯人关押在一起。

进了牢房后,有两三个犯人虎视眈眈就围上来,对我进行侮辱、谩骂,我没有与他们争辩什么。到了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有一个犯人主动跟我聊了起来。在交谈中,我跟他讲了法轮大法好,如何的好。法轮大法能使人心向善。又跟他讲了因果报应,善恶有报。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内蒙古的,是因为抢几百元钱被捕的,估计得判七、八年左右,觉得人生无望。我帮他正确看待他的处境,这都是来自因果报应,这也就是做好事有好报,做坏事有恶报。我接着说,我知道很多的理,都是学法轮大法得来的,你说法轮大法好不好?他说:“肯定好,确实好。”我又真诚地告诉他:“你如果从今真心做一个好人,你会有善报的。请你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认真地点点头,说:“我记住了。”他真的转变了思想,知道善待大法有好的未来。我们谈了很多,他听明白后,非常高兴,表示一定尊敬大法。

而后我又与另一个犯人交谈起来,在交谈中,我发现此人的思想很顽固,我耐心地跟他讲了法轮大法好,并且给他摆道理,讲事实,揭露邪恶,在这时还没等我跟他说完话,就被一个姓徐的管教叫出谈话了。这个姓徐的管教给我的感觉是狡猾、奸诈。讲话中隐藏着圈套,暗地里察言观色,还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在谈话中他说:“你不是想要圆满吗?天安门你也去了,横幅你也举了,口号你也喊了,你已经圆满了,现在你应该说你的姓名、地址了吧!”我对他说:“谁和你说过圆满不圆满的?我和你说过吗?我去天安门是为了说句公道话,说句我的心里话,这有错吗?”他说:“我也知道不合理,但我还知道枪杆子里出政权,你们才有几个人?能翻过来吗?”我说,我们这不是参与政治,我们只是一直在讲法轮大法好的道理。他又说:“我是非常讲现实的,你知道毛泽东如何对待刘少奇、邓小平的吗?由于刘少奇坚持原则,他被弄死了。邓小平就非常现实,他向毛泽东保证永不翻案,可后来的事都是人所共知的了,我劝你不要死心眼了,见好就收吧,把你的姓名地址说出来,我保证让你回家。”我说:“我也是非常讲现实的。我知道好的就一定会说好,你明知到这样对待好人是错的,你还做?”他说:“没办法,因为我现实。”在这次谈话中很显然他没达到目的,他发现我不好谈,就把我调到别人的三筒四号牢房去了。在此过程中我发现他们是外强中干。没什么可怕的。反而,他们所怕的是我们的清醒和坚定。

2月5日,我被他们关进3筒4号牢房,进号房后,先是由牢头对我开始谩骂、侮辱。旁边的犯人帮腔做势,污浊的语言不堪入耳,我沉默,不予理睬。过了不久,本号管教把牢头提出单独谈话,不用问我也清楚,他们是利用牢头来对付我的。牢头回来说:“你这样跟我们叫劲没用,绝食也没用,绝食要是有用我们一起绝食,你把姓名、地址说了就回去了。”就此我跟他聊了起来。我给他介绍法轮大法好,如何好,法轮大法里讲了人生的意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物质之间的关系,什么是真正的好,什么是真正的坏,人为什么会有旦夕祸福。法轮大法讲了许许多多学也学不完的理。从此以后牢头的态度变了,几乎每天他都要跟我聊。通过牢头的转变,全号人的思想也跟着转变了。牢头的思想转变后,他与同号的犯人说:“咱们以后不能乱说了,他们说的有道理,看这样法轮功不错。电视播的那个杀人犯说是练法轮功的,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从那以后犯人们对大法有了好感,有一次一个犯人用手指在铺板上写下“法轮大法好”,示意同号的哑巴犯人看,哑巴频频点头,竖起大拇指。

被抓的大法弟子大部份都在绝食,2月8日绝食第五天的时候,绝食的大法弟子们被拉出去轮番灌食、输液。大法弟子被野蛮灌食时,痛苦的喊声使人不忍听下去。我排在最后,先是给我检查身体,听心音,量血压。检查的结果是高血压,心率过速。只能强行输液。他们给我检查身体时,我当时一使劲,心想:“让他血压高。”血压就真的高了。听心音时,我心想;“让他心率过速。”心率就真的过速了。我知道师父也在帮我。我很清楚他们的用心,他们迫于压力,不肯轻易放出一个大法弟子。可是他们又怕学员死在这里他们承担责任,所以那些真正敢于放下生死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学员,真的使他们畏惧。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看守所里的管教,看守员多次找我谈话,让我放弃大法,放弃绝食,我坚决不放弃。

2月11日大年三十这天,我想出去的心非常强烈,这时看守所一个姓刘的所长找我谈话,大意是要放我,但必须有个条件,吃饭恢复体力后才能放。我表示不用吃饭也能走,他说,你中午吃饭,我下午来看你的状态。我信以为真,中午就吃了一顿饭,可是他下午没来。我知道受骗了。从那以后我继续绝食。我认真地找自己,想要出去的那颗心太强了,都成了执著心了,基点有点偏,我转念想想:为什么?出不去必有原因,不是偶然的,这里还需要我讲真相。这样想时我的心平稳下来。再以后,我认为与我相遇的人都是我讲清真相的对象。后来,我跟他们讲真相时心里也踏实了。如有的警察会突然问到我:“你认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吗?”我反问:“那你还认为是真的吗?”告诉他自焚是假的,是导演出来的。他说:“导演出来的那也是为了国家政权哪。”中国人啊,善恶不分到了如此的地步,为了政权就能干这样邪恶的事吗?这样的当权者为了自己什么干不出来?能造福于民吗?他们自己都明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恶毒的借口,却还要昧着良心镇压好人。

也有好点的,2月15日正月初四,一位管教在医务所和我聊了起来,他们问我几个问题:“法轮功好就好呗,在家炼哪,为什么冒着危险进京呢?我认为你们绝食就是自杀。”我说:“我们想做个好人,都知法轮大法好,要是不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那还能是一个好人吗?所以我们一定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再说绝食不是自杀,我们这些人是无罪的,绝食是抗议非法关押的。我们这些人在外面,在家里哪一个不吃饭?”他无言以对。他又说:“你们的书我也有六、七本呢。”我问他留着何用?他说想研究研究。我给他介绍了正确的看书方法,他表示接受。

2月17日正月初六中午,三个警察以提审为名,用警车把我送到赵公口长途汽车站,强行让我坐上去天津的公交车,开往天津。我在这十四天里吃的那点苦不算什么,看出自己的许许多多的执著心,实在有愧。我在今后一定要更加精进。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2/2084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