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借迫害法轮功之际疯狂敛财

酷刑折磨无法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

【明慧网2002年4月2日】我今年54岁,原某厂会计师。1996年8月得大法,通过半个月的修炼,原先远近闻名的病包子、药缸子,医生宣判死刑了的我,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先的十五、六种不治之症,不翼而飞,浑身是劲,每年大约给国家节约医药费5000多元。

法轮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的生命。思想境界也随之升华。修炼后由于有了心法约束能够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以法为师,把单位里多得的奖金拿出来帮助职工搞福利,帮助生活困难职工等等。在家里也成为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做到了处处先考虑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99年7月20日后法轮功遭陷害,我心里想不通,要向国家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我是亲身受益者。”因此两次进京上访,第一次99年7月22日回来被罚款200元,第二次2000年11月25日上访被鸡东公安局顺路带回来,密山政保科向我家里无理索要2500元。

99年11月1日因坚持学法炼功被非法拘留26天,后来由丈夫替写了保证书并交伙食费156元,保金6000元才放人。

2000年3月6日至14日我被逼迫进洗脑班,交费200元,又被送回密山看守所(3月14日至5月10日收伙食费360元,没放人,从5月10日至8月8日被密山政保科送鸡西收容遣送站90天,收费1200元,出来后又被迫交给密山政保科3000元。

第三次2000年11月29日至2001年1月8日我被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被索要伙食费234元。2001年1月8日后被非法投到哈万家劳教所。在密山看守所关押期间因坚持炼功被带上脚镣,又因要求无罪释放,我绝食三次各15天,被灌食时暴徒往鼻腔中插硬塑管,插了一个多小时险些插到气管中,出了很多血,差点出生命危险,插后又被带上手铐、脚镣,并将手铐脚镣连在一起,达七天之多,生活不能自理,连大小便都需要功友帮忙。

2001年1月8日至2001年12月14日被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非法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七大队劳动教养,在这里由于我坚持正信,不写“转化书”经常挨管教队长、刑事犯的拳打脚踢。2001的正月初八早饭时,男警察200多人,把我们围起来,当时抓走了两名大法弟子(由于他们上饭堂时边走边背《洪吟》),我们要人不走,就被警察强行揪头发,拳打脚踢,从四饭厅二楼拖到另一栋宿舍楼,又拖到外面,在外面我只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男警察揪头发强拖进七大队小号,当时我们29名大法弟子被拖进小号关禁闭,每人一个小屋,每天十七、八个小时面墙站着,一说话就用胶布封嘴,或用绳子五花大绑,炼功就被铐在门上,开始七、八天不给被子,每天两顿稀稀的玉米面粥,只给一小盆底。第二天我们就全部绝食四天后给三顿饭,也给玉米面发糕了。第一次进小号是38天,在这38天中我被迫坐了六天六夜的铁刑椅,不让睡觉,从铁刑椅上下来后都不会走路,被铐在门上八天五夜(有两次是二天二夜的,最长一次达72小时)。其余时间都是每天十七、八个小时面墙站着,绝食两次8天,最后只剩下我们六个人,当我们绝食第五天时突然放我们回大排。因所纪所规中包括“不学法炼功”,我不能答应。在小号中被管教打骂,被绑吊是经常事。第二次进小号被关41天。

出小号后在一楼,由十名刑事犯叫做“帮教”的,日夜看管我们,四天后我们几个分别被分到二楼的班级,我被分到北三班,由于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多次受到管教人员的训斥,拳打脚踢,不让上厕所,拉、拽,在走廊里罚站是家常便饭,还三次被林队长绑吊在仓库的角落里,长达40多小时,其中一次高强度绑吊24小时,先是坐在高板凳上,手背到后边吊到暖气杆上,然后撤掉板凳,蹲不下,站不起来,手被吊成黑紫色,肿起半尺多高,大汗淋漓,很痛苦很难忍,绑吊中,由刑事犯看管,还逼着我答应遵守所纪所规,当时我想宁死也不能答应她们的任何要求。“坚修大法心不动”。一年来我为证实大法,抗议管教人员打骂,搜监,搜身,要求无罪释放,多次绝食绝水达90多天,最长的一次34天,被插、刺管30多次。尽管歹徒们这样对待我,我不恨任何人,我觉得他们很可怜,是被邪恶利用的工具,无知地在造业。我是2001年12月15日到期无罪被释放,我也没做任何“保证”,我现在是单位两年多没让上班,工资一分不发,并被开除党籍,从99年7.20至今被非法拘留、劳教558天,各种勒索罚款,保证金等共计13950元(还不包括家里托人走后门花的钱)。

江泽民的帮凶们在借迫害法轮功之际疯狂敛财,饱足私囊。

(2002年2月21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1/20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