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及功友被残酷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4月20日】2001年1月21日下半夜我家住处被一帮恶警洗劫一空。他们先把防护栏撬开,把厨房的玻璃砸碎,跳进来,把住在我家的两位功友带走,最后把我家所有的东西都抢走了。其中有现金1万元左右,笔记本电脑1台,兼容机电脑1台,打印机3台,放像机1台,18寸彩电1台,24k纯金项链1条,真相资料3箱,大法书籍两箱等。只要能拿走的全被抢。

我们那天没有住在家里,我和我妈还有我弟弟凌晨3点35分在火车站候车室前面大厅站着的时候,从对面走过来3个警察要求我们出示证件。我们拿出证件给他们看,他们看了之后就说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说我们不跟你们走,你们有什么理由叫我们走?我们是合法的公民。可是他们还是强行把我们带走了。他们让我们蹲在警车的后背箱里,好难受。

我们被带到了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派出所。先把我们关在一楼的一间房子里,那里有一个专门关押的地方。过了几分钟就把我们分开一人一个房间进行所谓的审问。我妈和其中住在我家的一位男功友被迫害的很厉害。

先说一下妈妈:邪恶之徒对我妈妈特别的残忍,用烧红的铁,烙妈妈的嘴。他们想从妈妈口里问出那两个功友的情况,还有资料方面的一些事情,妈妈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拒不回答,只说是自己一个人做的。他们不相信因为知道妈妈不识字,就用更狠毒的手段整妈妈,用电棒电妈妈的额头,脸部,腿部,手背等,就这样问了两次一共好几个小时,人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他们还揪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妈妈因此掉了许多头发。

我见到了妈妈,她脸上全肿了,腿也肿了,手背也肿了。他们还把她带上手铐,铐在铁门上铐得很紧。我看到妈妈这个样子,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妈妈看着我一脸严肃的对我说:大法弟子不哭,心要正。我很惭愧,不如妈妈做得好。是啊!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中都能做到金刚不动才对呀!怎么能哭呢?我马上止住了眼泪,不让它流在来。妈妈站不住了,这时候已经是22号晚上了,她站了一天了。我和弟弟一人伸出一条腿,让妈妈坐在我们腿上。这时候妈妈全身发热,是被电棒电的,她非常坚强地说,没事。只坐了一小会,就站起来了。其中有一个看管的说:这老太太站桩功夫真了得,了不起。这期间妈妈看到了许许多多旋转的法轮。她告诉我并让我看,但是我看不见。她说墙上全是法轮好漂亮,好美。我知道那是妈妈做得好,师父在鼓励她。让她做得更好。其实啊,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呀!我们要做得更好。

第一次恶人在打她的时候,她对着那恶警说了声“谢谢”,那恶警立即说:你为什么要谢我?她突然明白了老师讲的”忍无可忍”的法,立刻用正念正眼正视恶警,那个恶警马上避开目光,不敢看她。此后,恶警都怕看她的眼睛,一看见她后,马上就避开目光。第二次,恶人迫害完了之后,还想在妈妈的肩上打一下,手还未碰到衣服,就被一道强光把手给打回去了。恶警说你身上有电!结果就不敢碰妈妈了。

22日晚上他们把妈妈送走了,不知道送往什么地方,后来我也被迫流离失所了。过了大约一个多月,得知妈妈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新安女子劳教所。2001年4月份,弟弟去看妈妈。说妈妈被迫害的只剩下70多斤了。妈妈原来130多斤的体重现已骨瘦如柴。弟弟还说,妈妈走路都走不动,是两个人搀扶着出来见他的,说话也很慢,很吃力,全身一直抽筋。被迫害成这个样子他们还不放。弟弟十分担心妈妈的身体,妈妈看出来了,跟他说:我没事不用担心,你要好好炼功。妈妈被迫害得这么惨,我听了非常难过,同时我也有点欣慰,那就是妈妈她非常的坚定。现在我虽然见不到妈妈,但我每天都在发正念加持她,希望她正念销毁邪恶,早日走出来。

顺便在此说一下,妈妈虽然没有上过学。但学了大法后,她能认字了,大法书都能看下来,平时她在家还喜欢抄书,抄《转法轮》。字写得还挺漂亮。这就是大法的神奇威力。

恶警对那位男功友的迫害也很厉害,完全没有人性。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脸上红一块、青一块,他们用铁烙烙他,问他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他不说。送来和我们关在一起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他们还给他戴着手铐,说他装死,用脚踢他,见他还不醒,其中一个40多岁的恶警,用自己喝的茶水往他脸上泼,还说一句:别装死,起来。又用脚踢,后来他慢慢地醒来,恶人还无耻地问他:怎么样,还行吧?要不咱们再换一种方式(指的是再换一种酷刑)?那位功友对恶警说:你们太残忍了。恶人却恬不知耻的说:残忍了,这就叫残忍了?你要再不说,还有更残忍的,你等着吧!在他们身上找不到一丝人性。后来这位功友又被带去进行所谓的审问,不知他们对他又施加了什么酷刑。回来的时候,鼻子上全是血,衣服上全是土,他们看他那么坚强,有一个高个子恶警就把他一只手铐在上面,一只手铐在下面,不能站也不能坐,用这种方式折磨他,这种方式非站非坐,非常痛苦。恶警还狠毒地说:不说,看你能熬到什么时候?过了一会儿,下面这只手铐松开了,恶人一看手铐开了,又重新铐。这次铐得更紧,一直铐了好几个小时,他连吭都没吭一声。后来恶人一看没有办法了,说:整不了他,有整他的地方,一会儿把他送走。到了晚上,他们把他和我妈妈一起送走了。

其中还发生了一件事情,恶人拿了一份单子让他签字,他就拿了单子签了一个“镇江”的名字,其中一恶警还挺高兴:你看还说不说名字呢,这不字都签了。我觉得好笑——他们还以为自己聪明呢!过了几分钟,那个拿单子的恶警回来了,对他说:你不签真名可以不签,干嘛要签“镇江”呢?刚才那份不算数,你还是签这份吧!签上你的“大法弟子”吧!刚才还发笑的那位恶警这下发傻了,好一阵子不敢说话。

后来得到消息,他被送回老家,被非法判了12年。希望这位功友能战胜邪恶,堂堂正正地走出来。

后记:在这个正邪较量的过程当中,体现了同修的坚定、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心,但是如果我们平时也和上述的同修一样,时时刻刻用强大的正念正视恶人,以法为师,快速修去所有执著于人的东西,我们才能在正法进程中走得更稳健,也许上面的全过程也就不会有。个人体会,敬请同修严格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