钳子拧肉、针刺指甲、锯腿…:邯郸市劳教所几个触目惊心的片断


【明慧网2002年2月7日】邯郸市劳教所共有六个大队:入教队、直属队、一大队、二大队、四大队及五大队。每个大队都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共近百名。凡是在劳教所关押的(包括其他犯人)每天至少劳动15个小时,有时加班要到18、20个小时,甚至出现过24小时连轴转的情况,劳动本身强度大,干的有些活都是社会上的工厂不接不干的活。劳动环境也很恶劣,有时下雪天在露天雪地里干活,不给手套。头上的雪化了结成冰,象戴了一个冰帽子,棉鞋、棉衣在雪天湿透了,第二天鞋冻上了、衣服还湿着,就又继续干活。越脏的、累的都给大法弟子,吃饭定时只有10-20分钟,而且还定量,前面的抢饭,致使后面的有时没饭吃。除此之外大法学员还遭受残酷的毒打、精神上的折磨,邯郸市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暴行残忍至极,大法弟子任孟军由于被邯郸市劳教所长期折磨,于2001年10月29日下午4时去世(明慧网曾报导过)。以下仅为触目惊心的几个片断──

之一 时间:2001年4月20日
地点:二大队
迫害情况:苗沁房被打拐了。常俊凯被打昏死过去,大便都打了出来。王帅波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和裤子都粘到了一起,只能用剪刀剪成小片才能撕下来……

一恶警说,上面有令,要达到转化率。如达不到司法部门就撤所长。所长一级一级往下压,队长给劳教班长(犯人)说:转化不了法轮功就给你们加期。他们用这种连坐的方法挑起犯人对大法弟子的仇恨,强迫大法弟子洗脑,同时使犯人犯更大的罪。在二大队,他们用江罗集团自编自导的录象书籍强制让大法弟子看、听,进行洗脑。在放诽谤录像时,强迫大法弟子抬头,不让往一边看,就强制死盯着电视。念书时还逼问大法学员:听了没有?刚才念的是什么?他们还强迫家人朋友来做洗脑。

恶警们用欺骗、恐吓、毒打都没能改变大法弟子坚定修炼的心。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犯罪任务、为了他们的官位,以大队长赵如春、副大队长恶李拐(因其一条腿拐)为首的恶警们,把大法弟子所谓的“承包”到班、到人。他们给犯人说:如果你们班谁(大法学员)转化不了就撤劳教班长,给负责迫害该学员的犯人加期。

4月20日8-9点左右,恶警把大法弟子全集中到大队部,念诬蔑大法的书强迫大法弟子听。解散后赵如春把劳教班长(犯人)和老犯人叫到一起小声说:“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给我狠狠地打!回去后叫你们班里全部动手打法轮功学员,让他们转化,谁不打也不行!”而后恶队长叫了几个大法学员,强迫他们回班,刚一进班他们就把窗户、门都关严,以恶犯人刘佩录、杜河涛(东北)为首一帮恶犯人开始对学员毒打,把大法学员按倒在地,用大棍子猛打。而以赵如春为首的几个恶队长在院里看着犯人打大法学员,等待着消息。

苗沁房(邯郸市)被打拐了。常俊凯被打昏死过去,大便都打了出来。王帅波(邢台人)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和裤子都粘到了一起,只能用剪刀剪成小片才能撕下来。雒志刚(邢台人)打得动不了,只好抬到了床上。杨风云(邢台人)被打得走不了路,还呕吐。刘建军(沙河市人)被打出了大便。它们就连五十多岁的老人都照打不误,老苗(50多岁,武安人)在班里被毒打,后又被拖到水房里毒打,直至被打昏才罢休。布占猛(50多岁,邯郸市人)被用木棍打得肋骨处大面积黑紫色瘀血,直至打得没气了抬到大队部抢救,致使布占猛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李恶队长不让人照顾,谁照顾给谁加期,家里来人也不让接见,稍好一点就强迫他拄着拐棍上工地干活。

大法学员们被打得臀部都成了黑紫色、肿得很高,有的肉被打得脱了骨,有的便血。上厕所两个人架着,有的扶着墙走,疼得蹲不下,大便都困难。就是这样,劳教所的恶警们仍不罢休,4月20日当天晚上,王恶队长(指导员)在二大队院内放诬蔑大法的电视,大法弟子被他们强行架着出来看。后来有一队长说:“你们这算什么?东北劳教所把电棍伸到肛门里去电!”恶警们人性全无,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身上的伤还没好,就被逼迫干活跑草绳,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大法学员吃饭给得少,还强迫干重活。

之二 时间:2001年6月20日左右
地点:二大队
迫害情况:他们将大法弟子的手脚都捆住,用老虎钳拧大腿上的肉来强迫他们屈服。其中一犯人王贵印出恶主意:大腿上的肉拧烂了,撒点儿盐水,让他们难受,表面看不出来,还得让他们干活……

一次正所长到二大队“视察”,大法学员说了强迫洗脑的事。所长给队长说:“不行,不行,找个时间让劳教犯人‘帮教’、‘帮教’(就是让犯人打学员)!”

5月份以恶李拐为首的恶队长们在工地小屋里,对大法学员欺骗、恐吓、毒打、强迫学员表态,他们一个一个地强迫大法学员。6月份他们又一次把大法学员所谓的“承包”到队长、到班、到人,对大法学员暴力迫害。暴徒们强迫学员看两个星期诋毁大法的录像、书,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全部被他们折磨。6月20日左右,以大队长赵如春、副大队长恶李拐为首的恶队长们怂恿恶犯人刘佩录为首,开始残酷折磨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他们将大法弟子的手脚都捆住,用老虎钳拧大腿上的肉来强迫大法弟子妥协。其中一犯人王贵印出恶主意:大腿上的肉拧烂了,撒点盐,让他们难受,表面看不出来,还得让他们干活。

有一家属去看学员,其中一个管教对学员家属说,折磨大法学员的方法都是从唐山传过来的“经验”。四月份左右,江罗政治流氓集团在唐山开了一个会,要加大力度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声称必须达到百分比。会后唐山恶警开始毒打折磨大法弟子,他们很得意这种方法,向全国劳教所推广,说什么“全国学唐山”。还有的说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对待大法弟子腰以下全部用棍子打。

之三 时间:2001年7月份
地点:四大队
迫害情况:打骂、体罚、蹲马步、开什么“飞机”;用皮带抽、板凳砸、木棍捶、烟头烫、没病强迫学员吃药……由于长期肉体折磨、精神摧残,学员感到掏厕所是最轻松的时候。

大队长蒋大队长和负责强迫大法学员的沈迎军(分队长)在七月份对彭立章、王贵祥、王XX、常俊凯四位学员进行洗脑,利用邪恶犯人于海军(武安)为首的周金俞(邯郸)、何长彬(陕西)等对学员进行迫害。强迫学员看、听诬蔑大法的书;强迫学员写“悔过书”。学员们不听、不看、不屈服,就遭到恶犯人的打骂、体罚、蹲马步、开什么“飞机”折磨。大法学员不配合,暴徒就用皮带抽、板凳砸、木棍捶、烟头烫、强迫健康的学员吃药。除吃饭时间外都被他们强迫洗脑所占用,除了肉身折磨外,还在精神上进行欺骗恐吓给学员施加压力,除了这些外还让学员们掏厕所,由于长期肉体折磨、精神摧残,学员感到掏厕所是最轻松的时候。

于海军一手拿着棍子,一手拿着诬蔑大法与师父的纸条让学员念,一句不念,打一棍,全不念,打一顿。他把尿尿到痰盂里,让学员给他往外端。他们几个恶犯人替换着班强迫学员屈服。有时让学员除吃饭时间外一直站着,有时一天一夜、几天几夜甚至十几天几乎不让睡觉。恶犯人于海军、何长彬问学员炼不炼,说炼就打,打完让学员想一想,到晚上比这打得还要狠。有的打得走路拐,有的打得臀部又红又肿,有的打得直不起腰,其中有一学员问:“我们与你们无怨无恨,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一恶犯人说:“这是蒋大队长让我们这样干的。”

之四 时间:2001年7月份
地点:四大队
迫害情况:暴徒们照一位饱经折磨仍坚修大法的学员头上、脸上,猛打一通,直到打得一耳聋、半个头麻木才罢休,这位大法弟子被长期折磨,体重仅剩七八十斤……

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暴徒们更是百般折磨。有一晚,于海军、何长彬,一个用手、一个用硬塑料鞋底,他们照一位饱经折磨仍坚修大法的学员头上、脸上,猛打一通,直到打得一耳聋、半个头麻木才罢休,这位大法弟子被长期折磨,体重仅剩七八十斤。这位学员向沈迎军反映,要求检查头部和耳朵,沈迎军为应付事带学员到卫生队给医生说:“别人给他闹着玩,轻轻伤了一下,耳朵听不见了。”学员说:“打得比较狠、比较重。”问打得怎样?医生应付说:“回去恢复些日子,不好了再说。”走出了门,沈对学员说:“打得轻,叫你不‘转化’!”

过了几天,学员要求到外面医院给检查,沈让学员找蒋大队长,蒋大队长说:“我没时间,停几天再说吧!”学员又找王指导员,王说再找蒋大队长,蒋大队长满不在意地说了声知道了──这个推那个,那个推这个,一直推到解教时。在这期间,恶犯人何长彬还恐吓学员说:“找队长检查,找去吧!找队长管什么用,炼法轮功的别说打坏了,打死也没事!”

王指导员找学员办解教手续,学员说:“我来时好好的,现在把我打成这样了。”王说:“回去了再看吧!”学员说:“回去看,行!你给我检查出来结果了,我回去!”又停了一个小时,王找学员说:上卫生队,给学员看头和耳朵。到那儿让学员签字,学员拒绝,王带学员到管理科,学员向他们反映情况,要求检查头和耳朵、不签解教手续,都是王自己签的,而后给地方公安打电话,公安给学员戴上手铐给带走了。

之五 时间:2年左右
地点:入教队、一大队、五大队、卫生队、医院、精神病医院
迫害情况:针刺入指甲缝、木棍毒打、雪地里冻、颠倒黑白的构陷、甚至锯掉一条腿、长期监禁在精神病医院,就这样一个好好的炼功人被折磨至此。

入教队的大法学员杨保春(邯郸市)非常坚定,经常遭到非人折磨,仍坚持炼功。由五队调到一队,又从一队调到入教队(据说是一个姓薛的队长,把杨保春要到入教队的)。据悉:他一炼功,恶警怂恿恶犯人用直径十公分的大棒子打他,打得动不了了,就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等他一能动了,他就又开始炼功,棍棒折磨接踵而来。一犯人说,去年冬天因他炼功、坚持修炼,被用缝衣服的针刺入他的指甲缝,用木棍打等。晚上不让他穿衣服,把他扔到雪堆里,不让他回屋睡觉,还经常遭到非人的折磨,身上腿上都冻得长了疮。

就是在这种残酷的折磨下,他仍坚定正念,不断地炼功。一有机会他就想办法跑。一次他从入教队跑到劳教所大院,被入教队抓回去以后遭到了非人毒打,就再也动不了了。吃饭时有时有人给端一碗饭,有时没人管,杨保春拉被窝里、尿被窝里,他吃饭时不得不用手吃,手上还沾满了屎和尿。有一天晚上看到一帮犯人用板子抬着他,一边走一边乱打他,不知是上禁闭室还是上卫生队。后来卫生队看不好了,就用了一个单子把他裹着送到了外面医院。看他当时被折磨的样子也就七十来斤。

入教队把杨保春报到省里,省负责人和电视台来了,队长买来了新被褥、许多营养品让电视往上拍。等省电视走后,把买的营养品都拿走了,哪让他吃呀?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严密监管,把他们长期监禁起来,害怕他们把劳教所里的黑幕揭露出去。他在医院里还对他严密监控,怕他跑了。在外面医院又给杨保春上电视说,杨保春炼功精神不正常了,拒绝治疗,又说一条腿不行了,给锯了。腿是劳教所折磨的,炼功是正常的权利,竟然残忍到把大法弟子的腿给锯了!杨保春被折磨至此还不放过他,送他到了精神病院,谁去看也不让见,至今可能还在精神病院关着。

针刺入指甲缝、木棍毒打、雪地里冻、颠倒黑白的构陷、甚至锯掉一条腿、长期监禁在精神病医院,就这样一个好好的炼功人被折磨至此。

以上仅为邯郸市劳教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几个片段,几个事例,发生在几个法轮功学员身上的迫害,这就已经是惨不忍睹,触目惊心了。从99年至今已两年多,邯郸市劳教所里仍非法关押着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又有多少类似的迫害发生在多少邯郸市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同样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大陆又有多少劳教所,看守所重复着邯郸市劳教所的罪恶?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遭受着残酷的迫害。

我们紧急呼吁世界各国善良的机构和人民,给我们以援手,谴责并制止这场罪恶的延续,营救处在危难中的法轮功学员!

同时建议大法弟子发正念彻底清除邯郸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

犯罪恶人录:

邯郸市劳教所:310-401-0037
邯郸市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 赵如春
邯郸市劳教所二大队副大队长 恶李拐
邯郸市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 蒋XX
分队长 沈迎军、王指导员
邯郸市劳教所犯人 刘佩录、杜河涛、于海军、周金俞、何长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