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世人 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不放弃


【明慧网2002年4月22日】我知道我来自于遥远的天体,代表着我那宇宙体系的众生与师父结缘,以使那宇宙天体中的无数众生在正法时期能够同化大法。我知道我承担着天大的使命,可是,我所处的人间中的一切都使人执著,以至于我常常有意无意忘记自己的使命,头脑中就会出现诸如:算了,他不听就算了,反正我也给他讲了等等念头,这使我放弃了很多应该讲清真相的机会。为此,我常常感到自责。有时候,我甚至感到自己承受不了使命的重负,于是就在心里对师父可怜巴巴的诉说。

我静下心来,认真清理自己的思想,我发现了轻易放弃的背后隐藏的邪恶势力的影子,也发现了去掉这些邪恶的途径,于是,内心豁然开朗,明白了我应该走的正确的路。我还发现,这种状态并非我所独有,许多弟子都与我有着类似的经历。这种状态对自己而言,是自暴自弃;对世人而言,是轻易放弃使他们得救的机会。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正法弟子的慈悲:现在世上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当初造就的那个人了,这张人皮的里面几乎都是遥远宇宙体系的高级生命。正法弟子面对的就是这样的高级生命,那么,我们的慈悲已经不是对一般常人的慈悲,而是对庞大宇宙体系的高级生命以及他们体系内的无数众生的慈悲。由此我终于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一再告诉我们说正法弟子是伟大的,这更加增强了我作为正法弟子的使命感。

我明白了我的轻易放弃的后果是多么的严重:那是放弃自己宇宙体系无数众生的生命啊!那是放弃其他宇宙体系的主和王以及他们连带着的无数众生的生命啊!我的一举一动决定着无数生命的存与灭,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吗?我不应该以最严肃、最认真的态度来对待这个问题吗?如果因为我的执著而轻易使无数众生的生命不能同化大法,那不等于是我的不行而断送了他们的生命吗?还有比这更让人悲痛和悔恨的事情吗?

我清楚地知道,我的生命不只属于我自己,我将为我的宇宙体系的众生负责,我将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没有任何权力和借口轻易放弃自己的使命,我必须珍惜我所覆盖的宇宙层次的众生的一切。而这个宇宙中的邪恶势力则在无孔不入地利用着我的执著和观念,使我懈怠、冷漠,使我不自觉地求安逸,使我不经意间放弃自己的责任。我们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不应被这种表面的状态所迷惑,而应该站在大法的基点上,认清它,正视它,以正念清除它。

师父要救度宇宙一切众生,而旧势力却在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并不在意众生的死活。在它们看来,只要能保全它们自己就行。这是多么变异和冷酷的观念啊!在正法弟子中出现的轻易放弃的想法,不正是旧势力这种变异观念的表现吗?这不正是正法中需要归正的因素吗?

师父连曾经走向反面的弟子都不轻易放弃,这种洪大的慈悲,我们可曾体会亿万分之一?当我读到师父《北美巡回讲法》时,我内心的震撼和感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想想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的师父,我们怎能忍心不珍惜我们自己,怎能忍心不珍惜我们宇宙体系的众生?我能因为自己执著的缘故而将自己生命的本质都放弃了吗?我能因为迁就自己的执著而放弃自己宇宙体系的众生吗?我又怎能忍心眼睁睁看着其他宇宙体系迷失的高级生命走向毁灭的边缘?我能以他们道德底线很低、信神的底线很低为借口放弃他们吗?

我记得一个中国古代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只愿得到不愿付出的人与他人一起坐船渡河,不慎失足落水,众人纷纷喊道:把你的手伸给我。可是,这个吝啬的落水人就是不伸手。情急中,一个了解他的人喊了一声:我把手伸给你!这个落水的人瞬间就把手伸过来,从而得救了。一个古代的常人为了救人,尚能够迁就被救者的私心,我们作为一名伟大的大法弟子难道就不能宽容被救者的执著而想尽办法救度他吗?

我清醒地认识到:邪恶势力在知道自己要被销毁的时候的确十分猖狂,以至于我们有一点不正的思想就会被它们利用。那么,怎样才能破除“轻易放弃”的观念呢?我觉得,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时刻牢记自己是正法弟子。如果我们的主意识很强、心很正,时时融于法中,当邪恶势力利用我们的执著的时候,我们就能迅速识破它,抓住它,并以正念销毁它。在这个过程中,麻木和冷漠的思想就会越来越弱,使命感和正念会越来越强,慈悲心会越来越大,人的状态就会迅速向神的状态转化。

在正法最后的关头,分分秒秒都应该万分珍惜。只要正法一天还没有结束,众生都有被救度的机会。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只要正法没结束,我们就应该继续努力,这也是正法弟子的伟大和慈悲之所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7/2137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