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新华社的头版批斗文字


【明慧网2002年4月26日】江泽民出访德国,多次被法轮功学员当面痛斥,并被当地人权组织以谋杀罪告上法庭,恼羞成怒的独裁者回国之后,御用喉舌新华社马上以头版发表了一篇匿名记者赶制的批斗文章,其文革风格让人觉得此文简直是一篇搞笑文字,不过笔者相信读到此文的大陆同胞在嘻笑之余也能得到一些法轮功在海外的信息。

首先,该匿名记者在胡锦涛即将访美时把批评中共人权记录的美国挖苦了一通,然后汇报了法轮功在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向世界披露江泽民独裁集团迫害大陆法轮功信众的事实,接着该记者又简单介绍了法轮功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千年议长会的请愿,以及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访问美国、德国时对他的猫捉老鼠般的抗议。之后,该记者又详细描述了法轮功在中国驻纽约、洛杉矶、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使领馆的长期持续抗议活动。接下来,记者又报告了法轮功在盐湖城奥运期间的请愿,以及西方法轮功学员赴天安门广场呼吁停止迫害的壮举。

江泽民集团一再扬言要消灭法轮功,甚至宣称法轮功在国外也被取缔。当法轮功在海外的传播、和一次次请愿抗议活动通过互联网渐渐被国人了解之后,江泽民集团又想出一个新的帽子,那就是所谓的“和反华势力相勾结”,新华社匿名记者的这篇文字便是按照这一主题写出来的作文。

这顶“和反华势力相勾结”的大帽子和文革时的“美帝特务”、“里通外国”等大帽子异曲同工,都是独裁者陷害无辜、煽动仇恨的欲加之罪。要说“反华”,江泽民独裁政权才是真正的反华。在江泽民独裁统治期间,贪污腐败愈演愈烈,无数国家财产被盗入私囊,银行坏帐已到了可怕的程度,贪官污吏在澳门和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上一掷千万而面不改色。江泽民本人也是以窃国者侯的方式大搞腐败,当河南、陕北的农民不得不为生计卖血时,他花费巨资为自己买专机,四处出游做秀。把自己无德无才的儿子提拔为科学院副院长,同时还让他下海经商,大搞权钱交易。所谓的反腐败,不过是为了打击政敌巧立名目而已。

新华社一再攻击美国是“反华势力”,可是大陆众多高官都靠权力和来路不明的金钱把子女送到美国,加入“反华势力”的国籍,并准备在大陆崩溃之后一走了之。据中国官方媒体透露,近年来,内地因涉嫌贪污受贿或其他经济问题而携款潜逃的贪官有四千多人,被卷走的公款达五十多亿元人民币。仅去年底揭发出来的中国银行开平分行行长携巨款外逃案,就是典型案例之一。该案涉款七千五百万美元,款项被转移到香港及加拿大。(明报消息)现任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局长、省烟草公司总经理蒋基芳(正厅级)因涉及贪污挪用公款达两亿元。本月初,就在中纪委要对正在北京中央党校学习的蒋基芳实行「双规」前夕,蒋基芳匆匆从中央党校回到郑州,收拾东西后不辞而别,飞往美国,并已于本月八日抵美,与早已在美的妻子、一儿一女会合。滑稽的是蒋基芳成功逃美当日他的一份谈「防腐倡廉」的报告文件刚好下发全省烟草系统。(明报四月消息)难道他们就是这么“爱国”的?难怪有人把这些人叫“爱国贼”。新华社还诬陷说法轮功“卖国”,笔者想反问一句,法轮功拿什么卖国?法轮功在统治国家吗?倒是江泽民自作主张把相当于一百个台湾的国土偷偷割让给俄国,这才是卖国。

江泽民的独裁统治不具有任何合法性,他在六四屠城后以非法手段上台,他的所谓的国家主席的职位也根本不是老百姓选举出来的。他本人没有任何治国能力,却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信众大兴冤狱,迄今为止已至少将400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这样一个残忍的独裁者能代表中国吗?能代表中国人民吗?能代表中华民族吗?如果他能代表中国,那么希特勒不也可以代表德国了吗?新华社谩骂法轮功在海外对江泽民的抗议以及在使领馆的持续抗议,说什么破坏国家形象。中国国家形象的败坏难道不是独裁集团在国内镇压人民、滥杀无辜造成的?如果没有独裁者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大肆侵犯公民的人权,何来的西方文明国家的指责?如果没有独裁者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信众的虐杀和迫害,何来的法轮功海外抗议?在俄国和东欧已成为文明社会的时候,我们中华民族还被一个道德低下、残忍无度的独裁者所统治,这难道不败坏国家形象?当独裁者在电视报纸上无度地吹嘘自己代表了“贪官”、“酷吏”和“秽行”的三个代表并强迫全国人民学习时,我们民族的尊严在哪里?当独裁者在美国总统面前献歌、在外交场合拿出小梳子梳头、在香港记者面前歇斯底里,我们的国家形象在哪里?这就是新华社所说的外交风范?这就是新华社所说的亮丽的风景?

法轮功所反对的是这场血腥的迫害,谴责的是指使和参与迫害的犯罪人员。法轮功在遭受如此邪恶的迫害的情况下,当然有权利向独裁者抗议,当然有权利在代表了该独裁者的海外使领馆前抗议,当然有权利在各种世人瞩目的场合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他们的活动全是和平非暴力的,在各国警察中有口皆碑。新华社诬蔑法轮功破坏所谓的欢乐气氛,那么400多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亲人们的欢乐气氛在哪里?那些被劫持在大陆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的欢乐气氛在哪里?难道当权者镇压者的欢乐气氛比无辜百姓的生命和自由还重要吗?当年美国媒体对前总统的丑闻大加披露,为什么没有人批评美国媒体败坏国家形象?美国现任总统在宣誓就职时有万名民众前往示威,为什么没有人批评他们破坏欢乐气氛?

新华社还诽谤法轮功接受秘密经费,作为一个大国的新闻社,新华社为何不告诉读者到底是哪家机构给了法轮功经费?如此信口开河,这就是新华社的新闻道德?法轮功学员都有自己的工作,其中不乏成功人士,去日内瓦等地为大陆同修奔走呼吁,用的都是自己的积蓄。倒是江泽民集团设立庞大的610特务系统,在各地修建洗脑基地,耗费了大量百姓的血汗钱用来迫害百姓。该集团除了大肆盗窃国有资产外,还拿大量的公款收买其他国家大做权钱交易,换取它们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的支持。同时还以经济利益向西方国家施压,逼迫澳大利亚警察限制法轮功的请愿,明明是金钱压力,新华社反说成了舆论压力。

一个独裁政权在失去所有的合法性之后,往往把民族主义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可是,大陆民众已经越来越清醒,越来越看清独裁者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富民强国,完全是为了一己私利,越来越看清独裁者根本代表不了国家和人民,相反,独裁者是国家和人民的真正的敌人。当年,爱因斯坦离开纳粹德国来到美国后,纳粹的喉舌媒体也是给爱因斯坦扣上卖国、叛国、阴谋、歪理邪说等大帽子,一如新华社对李洪志先生的人身攻击。然而,纳粹在这之后没过几年就土崩瓦解。腐败残暴的江泽民集团还有几天的寿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