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十六人的修炼故事〈之六,结束篇〉

我家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2年4月29日】回想修炼前的岁月,我算是那种「好命」的人。从小家境称不上富庶,但也衣食无缺。父母疼爱我们但不骄纵,兄弟姊妹和乐融融。尤其求学生涯一帆风顺,念的都是人人称羡的学校,就这样一路完成博士学位,有了不错的工作。

不过,二十几岁的我就有点「年少老成」,时常觉得「人生没啥乐趣」。我一直在学校任教,但是很早就发现:有学问的人一样喜欢争争斗斗、烦恼病痛也长相左右。甚至觉得学问越大的人越顽固,常常自以为是,活在自己的象牙塔内。我生性淡泊,不争权、不夺利,也甚少与人摩擦,身体虽有小毛病,日常生活也难免有些麻烦,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样的平淡安逸生活,让我觉得无聊,到底「人活在世上是为了什么」?就这样来去匆匆,百年后船过水无痕的人世走一遭吗?

小的时候,我最爱看神仙故事,常幻想要背个背包到深山里拜师,学得一身神奇功夫。不过,父亲是个典型的「无神论」者,他认为神鬼之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加上日后受了现代教育的影响,长大后认为「未经科学验证」的东西可能就是「迷信」,就这样将小时候「成仙」的兴趣抛诸脑后。然而,当我对「人存在的目的」感到迷惑与好奇,进而认真地展开探询之路后,尘封的记忆又清晰了起来,而真相也一步步在眼前展开了。

首先,我接触了一个台湾有名的道教团体,虽然日后不了了之,但是它却让我相信了「另外的世界」确有其事,否则有些现象实在难以自圆其说。另一个关键,和我的先生有很大关系,生长在台湾南部的他,从小就认为这世上本来就有神有鬼。看我已能接受神鬼之说后,他便告诉我一个对我更有说服力的的例子。原来,我从未谋面、过世已久的婆婆,生前就是台湾人所熟知的「乩童」。先生说,他从小就看母亲被另外空间的灵体附身,为人解决疑难杂症。我问他:「这些事是真的吗?」他说:「当然是。」先生是非常善良的人,从不说谎,尤其这种事也许骗得了别人,但怎瞒得了朝夕相处的家人?

修大法后当然知道这些低灵和修炼没有关系,不过,我的「无神论」思想框框就此彻底破除了,开始了积极的追求真理之路。有一段时间,只要听说哪个宗教好,便和先生跑去看看。基督教、佛教、道教、瑜伽修行等,我都认真尝试了解。不过,总有些因素让我无法登堂入室,有些是道理让我觉得「不圆融」,说服不了我;要不就是条条框框的门规诫律让我无法苟同。在追寻的道路中,也看了不少宗教哲学的书,知道「高于人的境界」确实存在,历史上也确实有肉身菩萨、喇嘛虹化的神奇事例。我想:别人能,自己一定也能!但是,路在哪儿呢?

我在学校任教,深知「好的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有多大。因而开始诚挚的祈求老天爷:给我一个「明师」吧!我渴望有人引领我回归之路…。

97年底发生了一件对我冲击非常大的事。平时注意养生保健,打太极拳、吃健康食品的父亲,突然休克紧急送医。诊断后才知他的肝脏中已有五公分的肿瘤,导致肝破裂、腹腔大出血…。父亲在加护病房中不到两天便不治辞世,急救期间,只有少数清醒时刻听我们与他话别,由于口鼻中插满管子,根本无法开口说话,遑论交代后事了……。

我从小最怕「死」,没想到第一个亲眼目睹往生的人,竟是至亲的父亲,而且是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无奈的消逝。我们都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但都认为那是「别人的事」,和自己没有关系。父亲的殷鉴如此深刻清晰,让我不由得惊惧起来。我更加迫切想要「超脱生死」,因为,我不愿自己有一天步上父亲后尘,莫名其妙的离开人世,然后又踏上漫漫无止境的轮回之路……。那时真的深刻感到:人好渺小、好无知、好无助,而人世茫茫,何处才是归途?修炼后才知,人世的「迷」,又何止如此呢?

正当我痛下决心要积极修炼时,突然接获昔日研究所教授夫人的来电,已有多年修炼基础的她,正下定决心要挥别昔日法门,专修「法轮大法」。她郑重的告诉了我这条「真正的修炼之路」。不知为什么,也许是机缘已然成熟,也许是对师母十分信任,基本上没有什么怀疑,就自然的接受了这个我等待已久的正道大法。先生、小孩也顺理成章的同时成为大法的修炼者。

接触法轮大法后,一颗漂泊动荡的心,从此安定下来!为什么呢?因为大法是真的,而且是最好的。何以见得?因为那是修炼后真实的体验:大法解决了你所有的问题、解答了你所有的疑问,你从此才是明明白白的活着。

修炼后发生在自己身上或亲眼目睹的奇迹,可以说数也数不清。以自己为例,困扰我多年的鼻子过敏、偏头痛等,都在不知不觉中不药而愈。以前身体虚寒,碰到冷水就打喷嚏,哪料到修炼后的第一个夏天,就热得要洗以前想都想不到的「冷水澡」。同修中,各种顽疾、恶疾,奇迹般康复的例子,更是耳闻亲见到习惯得「不足为奇」了。这些,都可印证「法轮大法」的超常真实。当然,让人「彻头彻尾」的改变,从此「洞晓一切人生奥秘」,有了「全新的生命」,才是大法真正伟大的体现。

简单举一个例子。先生是个生意人,但他未修炼前就从来不说假话,和道德败坏社会中的「十商九奸」之说,完全背道而驰。我虽然欣赏赞成他的作为,修炼之前,却总是「心里不平衡」,因为诚实安分做生意,得到的往往却是「吃亏上当」。那时扭曲的认为:「人善被人欺,好心没好报」,世间哪有天理?有时候,一些「颐指气使」的客户,指着先生的鼻子又吼又骂,看到先生不发一言,任人叫骂,我也会埋怨他太隐忍厚道了。

然而,《转法轮》第一讲就说了:「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简单几句话,就破了我多年来的「不快」之迷。原来,以前只看到表面、低层的理,而且,世上的问题都不在别人,而是在自己。

当然,《转法轮》书中有关的法理可不只那么一点、那么一层。随着不断读书、学法、实修,一切都在改变。以前,知道先生被人「欺负」总是忿忿不平。后来,淡然一笑;再后来,根本看不见、遇不到这个事。

修炼中过心性关的「摔摔打打」让自己知道,这个法,真是无法言喻的伟大,它让你眼前的世界瞬息万变的扩大。

最近师父的新经文,五岁多的女儿最喜欢背《大舞台》:「人世五千载,中原是戏台。心痴戏中事,陆离多姿彩。醒来看你我,戏台为法摆。」看了这首诗,对于人间的恩恩怨怨就更觉豁然开朗了。我不禁想到,先生大学毕业后为了帮家庭还债,放弃了台北的工作,到中部乡下协助兄长创业。那时的他,为了跑业务,鼓起勇气闯过一家家的客户。刚开始,碰到大公司,在门外徘徊一天都不敢进门、说起话来结结巴巴;到后来,咬牙磨练到面对三教九流都能毫无心理障碍,从容应付。这些经历,后来为了弘法,可大大起了作用,他的一干生意上下游厂商,全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以前当学生时,先生喜欢游山玩水,舞文弄墨,后来在讲真相中全派上了用场,上山下海找题材、访问各路人马、写文章,一点都不迟疑,不需要专业训练。

原来,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在做准备,「戏台为法摆」。回头一看,以前过的关,又更渺小而微不足道了。

因缘际会,在宇宙大穹的正法时期,我们在人间相会,在舞台上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们一家:我和先生、女儿、小姑,加上妈妈、哥哥,以及弟弟和太太、小孩、岳母,还有妹妹与先生、三个小孩、婆婆,汇集了助师正法的十六个修炼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