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自家六楼的窗上贴出“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2002年4月3日】我身体有残疾,曾卧床不起。我学了法轮大法后,神奇地站立起来了,我父母也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父亲因不放弃修炼,被单位非法开除,后来又因去北京正法,被非法劳教。母亲因修炼大法多次被抓入狱。2001年末,母亲因发真相传单再次被恶警绑架,现在人落何处尚且不知。就这样,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被江泽民邪恶集团给拆散了。

起初,面对这一切我感到精神压力很大,经过学法,看明慧网有关文章,与功友们切磋,使我内心强烈地感到:应该助师正法,铲除邪恶!我的身体和正常人比,行动确实有很多困难之处,可我是大法弟子,是无所畏惧的,不管怎么难,我都必须尽到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而且不等不靠。

我思索着,怎样才能做得更好呢?我想起了九个月前和妈妈一起在窗子上贴出大字块儿来讲真相的作法,曾经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虽然我行走不便,不能下楼,我可以尽我最大努力通过这种形式去揭露邪恶,救度世人。我家住的地方来往行人特多,不出百米就是110治安办公室,派出所离得也很近。我家住在六楼,居高醒目,我决定了这种作法。

2002年1月19日,我在自家的玻璃窗上,阳台窗上及阳台的外墙上,先后分别贴出了红色大字“法轮大法好”、“法轮常转”、“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大法弟子”、“还我师父清白”。几天后,警察来敲门,我正告他们,我写的字不犯法,并要求无条件释放我父母,他们理屈词穷,无言以对,几分钟后便离去了。这之后,我又写出了“恶警还我双亲”等字块。

2月4日,近中午时,我忽然听到门锁响动声,那声音很小,好像生怕别人听见似的,我知道这是恶警来施虐了,每当它们干见不得人的事情时,都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我想,我一定利用这个机会,给邪恶之徒曝光,让大家看看“人民警察”在干什么。我挪动脚步来到阳台,此时,楼下已站了很多人,我对着人群大声喊,告诉他们邪恶之徒对我的迫害。

当我回到屋里时,大约十分钟过去了,防盗门被弄开了,紧接着,恶警一面凿室内的门,一面威胁着让我开门,不一会儿的功夫,它们就把一扇门用铁锹砍出了直径分别为四十厘米和三十厘米左右的两个大洞。十来个警察破门而入,虽然看上去它们膀大腰圆,可是看得出它们内心却十分虚弱,好像对我十分惧怕。为首的,手执铁锹直指我的头,并用锹面狠狠地扳着我的头,随即两个恶警按倒我,将我两手倒绑过去,然后它们肆无忌惮地分头行恶,有的去撕字块,有的到处乱翻,他们把我的大法书、大法资料、笔、纸等统统装进我家的一个大皮箱里抬走了,令人好笑的竟然把菜刀、水果刀、剪子也随手拎走,不知他们打算如何制造骗人的谎言?

忙了一阵子,当它们觉得再也没什么可拿的了,便开始给我穿衣服,准备带我走,最后领头的说:“人都这么样了,哪个劳教所也不会收。”(指我身体状况)然后它们就扬长而去了。

我的嘴唇被硌个口子,脸也肿了起来,全身感到特别疼痛。我的屋子里,东西乱七八糟地堆在地上,与门上的木片儿、墙上的灰块掺合在一起。

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我家及我个人的迫害,只是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一幕,它们在迫害善良,它们在迫害众生,面对邪恶我心中只有一念:给邪恶曝光,让更多人知道真相。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9/2079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