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安达市看守所对我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2年4月3日】我是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安达市看守所的大法弟子。2001年12月8日,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抓,强行送到派出所关押一天。当时,恶警对大法弟子(全国各地)连打带骂,等到晚上又强行送到河北省延庆县公安局,连夜继续折磨,我被粗暴搜身后,又强行带上死刑犯带的手铐脚镣一天一夜。我问:“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因为你们上京,就得象对待死囚犯一样对待你们,不许你们上访。”这是一个姓陈的科长说的,因为它和另外一个恶警单独审问我,它们让我说出地址,这个科长伪善地又向天发誓,又用人格担保不说出去(往上报)。当时,我两天没有吃东西,手和脚被反锁在椅子上折磨了一天一夜,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人的情就出来了)说出了地址。后来就被送进河北省延庆县看守所。

我看见许多大法弟子在看守所里被毒打。其中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面坡的一位60多岁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打得满脸青一块紫一块,脸肿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有一位吉林省德惠县的大法弟子,被审她的那个姓张的科长还有一个叫池林的恶警用烟头把她脸都烧坏了。它们把烟点燃后强行塞到大法弟子的两个鼻孔里、嘴里,再用烟头烫她的脸,等我看见她时,脸上的水泡都起来了。一位四川省的大法弟子,因为语言听不懂也给折磨得不像样子了,话都说不出来了。象这样被惨无人道虐待的大法弟子还有好多好多。

我们挤在一个监室里,几天后都由各自当地政府接回。没有经过任何法律手续,我被强行送进安达市看守所。我用绝食来抗议暴行,绝食第五天时,公安局法制科王音华等人强行把我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在路上它们强行往我嘴里灌水和面包,它们看我不吃怕出事,又送回安达看守所。610办公室主任刘英山找来我的家人,去配合它们做工作,我没配合,它就骂我的家人。经过几天的绝食,身体出现了毛病,连续几天尿血和便血。我向政府写了两封信,要求无条件释放,它们不理睬。

过了春节后,我又第三次绝食,身体又出现了毛病,医生检查发现血压降到40,心率不齐非常紊乱,强行送进医院,我一直在反抗治疗,要求无条件释放,它们不听,又送回看守所。我要继续绝食坚持到无条件释放我为止。我的身体都这样了它们还在非法超期关押我。安达市市长王英和非但不放人还要送我去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我,邪恶到底。安达市看守所像我这样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很多,由于长时间的非法关押和惨无人道的虐待,使她们的心灵及身体遭到很大的伤害。如:

王彩云,肝上长了7.1cm的瘤;
刁凤莲,心跳紊乱、抽风;
陈景杰和温景杰血压非常高;
崔晶红,心脏也有毛病;
马丽、王金凤、郭敏等身体也不行了。

我呼吁世界联合国人权组织SOS,来中国了解大法弟子为坚持“真善忍”信仰被迫害的情况,请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中国、关注法轮功,不要让人权继续被践踏,不要让灭绝人性的邪恶集团继续迫害无辜善良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姓名略)
2002年3月18日

安达首恶之徒:610办、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刘英山
电话:0455---7332909;13945624994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1/21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