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敌视、反对大法到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2年4月6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位得法几个月的弟子,通过几个月的修炼,我对大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非常庆幸自己能重新认识、了解大法,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从以前敌视和反对大法到走上了修炼之路,让我周围的人都很惊讶。今天我想把我的故事讲给大家,希望那些不了解真相的人们,不要被谎言所蒙蔽,客观地了解和评价法轮功
 
我对法轮大法的初次认识是在1999年,当时因为身体的原因,远在美国的丈夫告诉我去学法轮大法。虽然在读书过程中感到腹部有法轮转,但因自己从小就受无神论的教育,当时根本不相信书中讲的话,所以没有修炼。

“7.20”我在国内看到广播、电视等媒体对法轮大法一边倒的报导,受宣传的蒙蔽,错误地认为法轮功是有人利用老百姓的骗人组织,而且使许多人丧失生命,于是打电话劝丈夫不要再修炼。出国前,我又搜集了有关报纸准备带给他,让他再不要受“蒙蔽”。到美国后我就不让他炼功,无论他怎样讲炼功对身体好等等,我一概不听,态度非常坚决。他停了有一、两个星期,慢慢以加班、单位离家远为由早走,偷偷去炼功。

一次我在整理房间时,看到了他以前写的一些修炼体会,从中我了解到这些年在异国他乡他所经受的艰辛,也了解到是法轮大法让他支撑下来,我心里很难过,感到他为这个家吃了很多苦,就同意他炼功,但不能参与任何活动。他表面同意,实际上他不仅每天早走炼功,而且经常出外参加发传单、弘法等活动。我非常反感这些活动,每次他出外活动还没有到家,就有人告诉我他活动的情况,我问他:“你爱不爱你的祖国?你为什么要参与这些活动?”还劝他不要被别人利用。由于观点根本不同,加上分开三、四年的夫妻之间的不适应,相见不到两个月我就开始和他争吵。结婚几年来从未红过脸的我们,基本上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一向不说粗话、不会骂人的我,完全变了个人,我拒绝与他的功友见面,也阻止他们的交往。我偏激地认为他整个人都变了,并将这一切都归咎于他修炼法轮大法。所以争吵时,时常用恶毒的语言骂大法、骂师父。但他始终坚持要修炼。由于长期处于争吵不休的状态。我给自己的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曾一段时间里,一只耳朵失去了听觉。我几次提出离婚,但又不忍心给五岁多孩子的心灵带来创伤,所以就这样维持着我们的婚姻。

去年年初的一天,我送外卖到一个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的会场,看见雨中面带祥和、有序排队买饭的人群,看见垃圾桶边摆放整齐近千份空的便当盒。我心里产生了一个大问号:这样善良的人们他们能有什么政治目的、他们能反自己的国家吗?从那以后,我对先生的炼功弘法采取了默许的态度。去年五月,我意外的怀孕了。在先生的极力反对下,我偷偷去诊所做了人工流产手术。由于没有很好的休息,加上没有注意保暖,两周后我的头受了风。头不仅痛而且象带了个铁帽子,沉甸甸的。腰也是又酸又痛。站着也不行,坐着也不行。老人讲月子病最难治,当时我心里非常着急。我先生见状,劝我去看《转法轮》。他的话让我动心,但表面丝毫没有流露。在他上班不在家时,我拿出了《转法轮》,找我感兴趣的内容去看,看过几页,我的头不痛了,我感到非常奇怪。当此同时,我先生也发现我在看这本书。拿起我放在原处的《转法轮》对我说:“我把这本书送给你。希望你能从头开始连续地读。挑着看不容易理解。”这样我又一次读起了《转法轮》。
  
一天我读完《转法轮》第五讲后,想试试自己的天目开了没有,就闭目看书前面的法轮图形。几秒钟之后,我看到了一个顺时针旋转的法轮。不仅旋转速度非常得快,而且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紧接着法轮又变大,平而缓的旋转。我很害怕赶紧把书合上。由于不舒服,我坐在椅子上闭目休息。一会儿我头顶开始发热,自己想这是不是书中讲过的“灌顶”?于是将翘着的腿放下。不一会儿我的后背也发热。此时我的眼前出现了奇迹。我看见师父法身盘着腿,手结着印坐在我的对面。我身体被一股能量推动着,不仅晃动还不断地打嗝,腰痛得更厉害了。身体非常地痛苦、难受。我看见师父指着地,让我坐下去,我心想我要坚持,没有立刻坐下去。一会儿我还是散腿坐在了地板上,这时我看到师父笑了。他一面看我,一面在和别人讲话。我请师父帮我治治腰,但又想起书中的话,不能有所求,赶忙又说,我不能求你治病。几十分钟过去了,由于腰很痛,我就对师父讲:“我们算了吧,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我的念头一出,师父脸上的笑容没有了,站起来转身要走,此刻我很后悔。师父回头看见仍在地上坐着的我,抬手让我起来。我睁开眼睛,回忆着刚才的一幕幕。问自己:“这是不是幻觉?”整个下午我都在想:不是,肯定不是。

因为师父转身走的那一幕,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晚上,我将这一切告诉了我先生。他和我一样感到神奇。第二天,我身体的一切不适都消失了。自己想:看来这法轮大法是真的。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想了解有关法轮大法的一切。几天内,将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及有关大法书籍通读了一遍。读完这些珍贵的大法书籍以后,我为自己的无知和渺小感到无比地羞愧。我以前对法轮大法的认识是抱着怎样的偏见啊!不读完这些书我永远不可能真正了解法轮大法!不可能明白这宇宙的真理。我于是决定学法轮大法,并开始到炼功点及与一些功友交往。

有位功友,她是我常去的炼功点的辅导员。她每天为大家拿炼功用的录音机、垫子,并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复印、打印真相材料,耐心地为新来的人教动作。看到这些,我心中存有的许多疑虑一消而散。
 
我的一位同学,当看完我借给她的《转法轮》一书后,问我:“这本书能教人做好人,为什么你们中国政府要镇压?”她的话让我无言以对,同时也引起我的思考:是啊!自从我修炼以后,做任何事都是以“真善忍”为标准约束自己。如果每个人都能这样,那不是对社会有好处吗?为什么好的东西不让存在?还要去镇压迫害?这时自己才认识到这就是邪恶。

我的得法让我周围的人很意外。许多功友喜欢听我讲得法经过。他们建议我写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我警觉地问:“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不想被当工具。”我的话让他们很惊愕。当时我虽然修炼了法轮大法,但我从不参与有关活动。记得去年去华盛顿DC参加法会,之前我告诉先生只参加法会,其他活动一概不参加。在游行的那天,我看见先生期盼的目光我只好参加,但我故意穿双凉鞋,希望有人让我离开队伍。游行时怕被摄入镜头,一直低着头从队伍的最前面蹭到后面孩子的队伍里。我知道法轮大法一再强调不参与政治。但在我眼中,无法把这和政治分开。我曾经问过我先生:“法轮功讲忍,为什么你们不能忍?为什么要抗议、游行?”他回答:“如果别人诬蔑说我是杀人犯,你会怎么样?忍不是对邪恶的妥协。”

一位功友不管刮风下雨每天去中国领事馆门前,散发材料,向人们讲清真相。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独自一人乘车到大峡谷去弘法,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背包里装满了真相材料。看到这些自发地走出去的人们,我就不断地问自己:“你说法轮大法不好?”“好!”“为什么你不敢去讲清真相?”“怕,怕别人说我反对自己的祖国。”“我爱我的祖国,象爱我的母亲和生命一样。”“如果母亲做错了事,你会怎么办?”“我会讲,我肯定会对她讲,我不会让她一错再错。”明白了,我明白了那些自己出钱印刷真相材料,做宣传板、横幅的功友,理解了四处洪法的人们,读懂了那颗承受侮辱依然慈悲的心。

我心里的各种障碍没有了,就思考如何去走自己的修炼路。由于经常去图书馆,萌发了在图书馆放真相材料、大法书籍和举办法轮功讲座的念头,于是和另一位弟子到周围的九个城市的公共图书馆放书籍、联系会议室,请老学员进行讲座,三个多月我们共举办了八期讲座,我们从什么是法轮大法、大法的弘传、天安门自焚真相到国内学员所经受的迫害,进行深入细致地去讲解,并从法理上对他们的疑虑和问题进行解答。通过讲座我从老学员那里学会了如何洪法、讲清真相,如何提高心性、过心性关。在图书馆里经常能碰到自己的同学、朋友,他们问我:“没有想到你成了法轮大法的骨干,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告诉他们:“我不是什么骨干,我只是普通的一位学员,我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弟子一样,都是大法的受益者,我们没有任何政治目的,我们只是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2002年2月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1/2116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