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明慧网2002年4月6日】我从小就多病。经常闹头痛,身体稍一累或天气有了变化,手脚关节便会莫明其妙地肿痛,站久了那腰就像要断掉。虽然家中多位长辈是医生,为我做了各种检查,也很难断言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而且是时好时坏。随着年龄的增长,病发率越来越频繁,自己也越来越觉得人生无奈。

2001年元月份回台湾过春节,在朋友的盛情邀请下,参加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办的“九天洪法班”。记得倒数第一、二天时,我困得很难受,听完师父讲法后,其他人开始学习功法,我撑不住就离开了。现在我明白了,原来那是师父在帮助我净化身体。师父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真正除去这一难,就得消除业力。”对于有心修炼的人,师父“就要把他的身体给以净化,使他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转法轮》)”

回美后,在家每天挤时间学法炼功。去年华盛顿DC法会举行的前两个星期的一个星期五晚上,在女儿的帮助下,终于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上了。和同修在一起真好,真的是受益良多。不仅不正确的炼功姿势被纠正了,每个人给我的感觉都是那么的祥和、善良。我看到自己这个初学者实在是有太多不足之处。于是便鞭策自己要更加精进才行。

接着我参加了今生第一次法会──华盛顿DC国际法会。在当地图书馆看了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图片展,才知道中国江泽民政府的残暴行为。他们竟然如此虐杀自己的同胞,我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为什么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还要被这样迫害?谁没有亲人?谁没有父母、子女呢?

这么好的大法,我也只不过学了半年左右,一直困扰、折磨我的老毛病就几乎不再发作了。我越来越精力充沛,可以帮家里干更多的活。同时师父又教导我们要“先他后我”,凡事向内找,渐渐地我和公婆、小姑之间相处得越来越融洽。

去年10月,我决定参加从洛杉矶到旧金山的“SOS紧急救援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长途步行”活动,尽我的一点微薄之力,希望早日结束迫害,让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的真相,都能跟我一样幸福地修炼这么好的大法。

一个月的步行中,我们走过热闹街道,翻山越岭,顶着太阳走在气温高达99度的光秃秃的山路上。队伍中有的同修脚踝整个肿起来了,有的人脚底多处起大水泡,甚至流血水,行进中休息、吃饭、坐立之间稍一改变姿势,臀部、大小腿每一处都疼痛难耐。我个小、腿短,别人走3步我走4步才跟得上。有几次几乎走不动的时候,我心中想起了大陆那些为了捍卫“真善忍”宇宙大法而遭受酷刑的法轮功学员们,我的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心中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告诉自己是个炼功人,顿时脚步又轻起来了。记得7月份到华盛顿DC参加法会,看到有同修从波士顿走到华盛顿DC,我当时觉得简直不可思议。等到自己去做了,才真正体会到师父所说的:“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回到家后,公公因不理解我参加步行,就责骂我今后不得参加法轮功的活动,否则不欢迎我回家。师父教导我们要“心怀真善忍”,我心中没有计较,仍如往常一样,尽心地把家里的事做得更好。102岁的老祖母跌倒,大腿骨断裂住院。家人不忍看她痛苦,连续打止痛麻醉针,但药力退掉后,她整个人就像发疯似地挣扎着要下床,得两个人按住她,同时又得小心地看住她打点滴的手,喂食的鼻管,还要料理大小便。家中成员只有我能挺得住,晚上睡在医院里照顾老人,白天还要帮婆婆料理十口人的家务。先生的叔叔从台湾飞来探望老母亲,看我忙里忙外的,非常吃惊。学了法轮功后,居然和以前判若两人,不但身体变好了,人也变好了。言谈之间,很羡慕他的哥哥有这么一个好儿媳。有一天,他翻了翻我放在桌上的大法书《洪吟》,跟我说,“你的师父写的书很不错”,还凑在我耳边说,“我回台湾也炼功去。”

后来老祖母因肠胃问题再度住院,严重到每一至两个小时之内就泻一次。靠近肛门的皮肤几乎都溃烂流血水,所以日夜都得勤快地随时翻身擦洗上药,消耗体力很大。每天晚上8点到早上11点只有我一个人在医院里照料。老人家还经常会打人、骂人,不让人给好好侍候。有一、两次自己好像快失去耐性了,心想,你不擦就算了。却马上想到这不是自己的魔性吗?没有忍哪来的善呢?你不是炼功人吗?老人家一定是痛得受不了才这样的。于是自己的声音又温和起来,告诉她打人骂人是不好的,不失不得嘛。夜里我在病床边摆了一张窄窄的折叠椅当作我的床。记得有一、二次刚入睡,就又闻到了臭味。当时大概是凌晨4点左右,真想一觉到天亮啊。但又问了一下自己,能为片刻的睡眠而不照顾老人家吗?就这样又起身帮助老人翻身擦洗。这时晚班的护士又开始他们交班前的例行工作,量血压、抽血、换药等等。整个医院又开始忙碌起来,你再也别想打盹了。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经文《何为忍》)

每天,我都帮老人家梳洗得非常干净。有一天,护士看到我把沾满大便的指甲缝用牙刷一只只刷洗的时候,对着我的公公说:“你的儿媳妇真好!每天都在医院里。她应该休息休息才对。”她不知道炼功就是我们最好的休息呢!又有一天夜里,病房的一位来自香港的主治医生看到我这样对老人无微不至的照顾,语重心长的说:“别人都做不到。你们家人真伟大。”他只有晚上才来,而且每次只碰到我这一个“家人”。其实他不知道真正伟大的是我们的师父。要不是师父慈悲传大法,要不是修炼“真善忍”,我今天绝做不到这样的。以我以前的身体状况,纵使是心有余也力不足啊!我借这个机会向这位主治医生讲法轮功真相。下次碰到他,我要把《转法轮》这本珍贵的书介绍给他。

终于有一天我的公公有点不好意思地跟我说等老人家的事忙完,他也来炼功。我跟他说,不能只炼功,一定要读书学法。

在医院,我每天带着大法的书,还有随身听,随时利用时间学法、打坐炼功,向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病人家属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师父说:“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只是说明大法与弟子们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的是在救度世人,去其众生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挽救其将来因敌视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险,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时还能挽救众生的伟大的慈悲体现。”(经文《不政治》)就这样,引来很多有缘人主动要我帮忙买书,要炼功学法。

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够多,不够好。今后还要更加精进,走好自己返本归真的每一步!让更多的人知道“真善忍”大法好!

(2002年2月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0/2083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