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才能去掉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自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来,修炼中对我干扰最大的就是怕心,直到最近。

前一段时间,我怕心很重,干扰的我不能静心学法,不能纯净的发正念,不能积极的向世人讲清真相。长期以来,我无法突破这种状态。如果再不突破这种状态,我感觉到自己已没有力量在邪恶的考验中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甚至会被邪恶毁于一旦。我曾多次试着去掉它,但始终不能根除,我陷入了深深的困苦之中。

半个月前,我家的暖气管漏了,漏的很严重,我用塑料袋吊在暖气管上接水,一个晚上,水就装满了。我开始重视起来,这决非偶然。我想请人维修,但我静下来仔细考虑,觉的在我周围出现这样的事,肯定与我修炼有关系。因为我有漏才导致暖气管的漏,也是师父借此来点化我——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我的漏在哪?在「怕」上。我想着用功能打進去从微观到宏观彻底把它修好,我知道,能否修好它取决于能否修正我自己。

因为我自己带孩子(孩子二十二个月),也因为过去的一年中由于单位和市公安局一处(专管迫害法轮功)抓我,很长一段时间我带着孩子流离在外,难以静心学法,我的怕心被邪恶不断加强,再不改变这种状态,我不知道邪恶要怎样利用它来迫害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有能力破除这种迫害。我拒绝辖区片警入室,并非完全是不配合邪恶,很大成度上是因为怕;因为我家就在派出所对面,我甚至几个月晚上不敢开灯。我的行为哪象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把孩子送到了托儿所,开始静心学法。当我看完一遍《精進要旨(二)》时,我的正念顿时强大了起来,状态一下子改变了,我感觉到自己已成为法的一粒子,我是坚不可摧的。我明白了师父让我们一定要每天都静心学法的一层内涵,我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也找到了我怕心的根源——私。我虽然一直在卫护着法,但以前我并没有把法视为第一位的。我真正的找到了我的私心后,面对给予我一切的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照片,我跪了下去,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我此时心的感受,我只有失声痛哭……

从表面上看,我一直在卫护着法。因为我不肯放弃修炼而被开除了公职,我也曾两度去北京,也曾在天安门前证实法。但这一切并不能改变我根本的东西——我没有摆正大法与我个人的关系。以前,我只知道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圆满,却不知道我与大法的关系——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我只有无条件的把自己的一切都溶入大法,我才有资格在大法中存在。以前,我常常想到怎样用大法来保护我,却很难想到如何去维护法,只想从大法中获得。就这样我想着哭着……

如今,我修炼了六年,似乎刚刚体悟到法是什么,他是造就宇宙一切的根本,师父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了我们正法弟子,而自己是否真正做到了无私无我、溶于法中?在这宇宙根本大法面前,我不再为自己过去的证实法行为而沾沾自喜;在这无所不能的宇宙根本大法面前,我已经没有了怕,因为法已占据了我整个生命,我的生命中唯法为重,我升起了用我的一切去捍卫这伟大的法的强大正念。这一刻,我感觉到了法的威力,我已强大的坚不可摧。

最近我经常在思考主动邪悟和被迫妥协的人的问题,如果一个修炼人时时都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想到自己正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在所有对我们的考验中我们能否做好都关系到法的声誉,而非自己的提高与否,我们又怎么可能做有损于大法的事?只有我们完全溶于法中,我们才是纯正的、无私的,我们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我们才配做师父的弟子,我们才不辱正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正法修炼中,要突破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走上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唯有静心学法,时时用法来纠正我们的不纯与变异观念。邪恶能对我们下手迫害,是因为我们有符合它的观念。

我个人体悟,在正法时期修炼,如果不能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是无法修到底的,终将被正法所淘汰。因为新的宇宙是绝对的纯正,如果我们不能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就无法在新宇宙中存在。因为我们有私,就有了旧势力迫害我们的依据;因为我们不纯正,他们才敢对我们下手。

静心学法是修炼之本。同修们,以前的教训太深刻了,没有做好都是因为心中没有对法的正信。而只有静心学法,才会产生对法的正信。

几天后,我家的暖气管虽然还漏,只是半小时左右滴下一滴水,已不能造成危害。我坚信,当我修正了自己,它也就不漏了,它本来就是被用来点化我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