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多修炼的叙说


【明慧网2002年4月7日】
(一)

我由于去北京反映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后受到邪恶集团的打击太大,心里不想主动再去做讲清真相的事,认为他们太坏了。但我仍然坚持炼功学法,因心里害怕再去证实大法我可能会被迫害到走向大法反面,所以现在认为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利用机会给被邪恶欺骗的人讲清真相,比如父母亲及同学等。看了同修给我的真相资料后,我觉得我想的不对,不应该这么自私,应该把自己亲身修炼经历叙说出来,证实大法是好的,伟大的。不象中国政府中的邪恶当权者说的我们是不遵纪守法的,反而我们是中国最好的、最善良的人民。现叙说如下。

我于97年四月份在一位同学介绍下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当我看到《转法轮》第七讲的时候,已无法抑制自己的思想,禁不住告诉那位同学我决定放弃以前练了2年多的气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为《转法轮》解决了我以前的一切疑问,比如:为什么我会长期体弱多病,为什么会到世间来?等等。)当天晚上我就与他去炼功点上炼了功,觉得大法学员太好了,非常和蔼、善良。使我的心中感到非常舒服以至于炼完功后我继续留下来请教辅导员动作,后依依不舍的离去。回去后继续急切的看《转法轮》,第二天很早起来与同修一起去炼功,以后每天早上5:30分炼一个小时功(法轮功一共5套功法,我们早上炼四套功法,教功资料可从http://www.falundafa.org下载,分别是:佛展千手法、法轮桩法、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晚上自习回来10:30分我们组织我校的几个同学一起炼功,在一年多里由单盘到双盘一个小时(晚上炼的是:神通加持法)。

除了炼功之外,那就是在业余时间个人学法(就是阅读李老师的著作,主要是《转法轮》,听李老师的讲法录音或看讲法录像)。因我除了要学专业课外,还要学辅修、选修课,比较忙。所以我就抽出中午的时间学法,开始一个人在寝室里学,后来约我同修在公园里读,目的是理解好法的同时让来公园里的人听到法,这种方式一直到我毕业。还有晚上炼完功回寝室后到11:30分熄灯前,以及休息天的若干时间。我们炼功点还有集体学法。(这里说明一下炼功点和下面提及的辅导站是中国气功协会规定的叫法,中国其他气功也是这样的叫法,我以前练的气功就是这样叫的。根本与邪恶集团说的我们是非常严密的组织的说法不一样,反而我们是非常松散的,在炼功学法上完全是自愿的)。集体学法先是大家整体朗读一讲《转法轮》或老师的其他著作及经文,然后解决个人在学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及学员谈自己的认识。在校的一年多里还和同修一起参加我们那儿最大的法会(说明一下法会是我们法轮功里特有的,具体是大型修炼心得交流会,大部份时间是修的好的学员谈修炼心得体会,听的学员从中对照自己那些地方做的不足,回去更加精进的去修炼,相互促进,共同提高。也不是像邪恶集团说的那样。我们学员自己在法会里面更善良,因为大家都在对照自己,找自己的不足。也就是说都是那么好,那么善良。我在那里感到非常的祥和,心态非常好)。在一年多里,我们的炼功点由几个人(当初我进去学功的时候只有大概七八个人)发展到几百人的辅导站。我心里暗自很高兴,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走上了向善的路,修“真、善、忍”的路。

(二)

毕业后我在一个大城市找到了一份工作,报到的第二天早上6:00钟我找到了在这个大城市的一个炼功点,当时就跟同修们一起炼神通加持法,炼了一个半小时,炼完后非常轻松,想了解的可以试一试,用我们刚炼功的人说法轮功一炼就祛病,真神。(在这里我说明一下法轮功不是用来祛病的,是用来修炼的。对我们不清楚的善良的人还可以上法轮大法的网站上免费索取法轮大法资料,看一看《转法轮》等李老师的著作,用自己理性想一想我们法轮功学员讲的。)以后就跟这里的同修一起学法炼功。这里是早上5:00点-7:00点钟炼功,李老师传授的五套功法一起炼完;星期天晚7:00-9:30分集体学法,跟上面讲的一样,在集体学法中我们遇到了这样的事,有一天下雨我们照样去学法,学法的地方是一个借的教室,同修们未注意下雨天的泥巴使得教室不干净,第二天这个教室评比最差,班主任向校长反映,我们知道后,辅导员就立即去道歉,说明情况,校长也原谅了我们,以后我们去学法,附近的同修从家里带了拖把与扫帚,学法完了就清扫教室,直到校长在公安的压力下不敢借给我们教室为止。为了让更多的善良的人了解法轮功,我们每周一次在广场上集体炼功,向更多的人介绍我们的功法特点、及自己炼功后的亲身经历。到98年底后,有经济条件的学员自己拿出钱来租大汽车叫上同修到周围的农村介绍法轮大法,使得更多善良的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走上了向善的路、修炼的路。我们同修之间谈到这个都很高兴,因为人有救了。

(三)

但是这种欣欣向荣的人心随法轮大法回升的好现象,在99年四月份开始受到中国政府中的有权力的邪恶集团大规模的破坏、迫害。现在迫害快三年了,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下雨的早晨,我依旧冒着雨骑着自行车去公园炼功,看到公园外有好多同修站着,走进一看我们炼功的地方站满了警察,问了一个早来的同修才知道不让我们炼功。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让我们炼功。后来辅导员(我知道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是帮大家纠正炼功动作、放炼功音乐、组织大家学法的一个同修,并不是官职,辅导员只是一个称呼,没有任何命令人的权力。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知道命令人是错误的,这改变不了人的心,唯一能做的是劝善,跟人讲道理。也是一个平时按李老师说的去做的修炼者,是一个公认的修炼比较好的人)也来了,后面跟了一个警察,可能是个官,有一个学员就直接说你们警察给不给人权,国家给不给老百姓自由炼功的人权,警察无以言对。我们几个当时劝她不要说,怕政府把我们往政治上扯,给我们炼功人按上一个政治的帽子,来一个打击(现在看来我们是错的,当时我们就应该为取得炼功的权利勇敢地讲清楚我们的清白)。

后来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当时政府没有不准在公园外炼,我们就在附近一家银行门前炼功(不影响人家正常开业,因为我们炼完是7:00点钟,银行上班为8:30点钟),但是也受到警察的百般阻挠。炼功第一天,我们还比较顺利,因为警察们不知道我们在此炼功,过了几天因好多同修都到这儿来炼,警察就指示这个单位的看门的老人来干扰我们,我记得那天正好是下雨,老人说这儿(指能挡雨的屋檐下这块地方)不能让我们炼功,这是他们公司的。我们问这应是公共的地方是谁不让我们炼功?他说是他们领导。当时迫于不给老人带来麻烦(指他会被领导责骂甚至开除),我们就在有雨处炼功,同修们用自己的雨披盖住录音机,炼完功后我衣服湿透了,回寝室后换了衣服才去上班(当时还不知道给人讲真实的情况,只知道要按照自己对《转法轮》书中的理解去做,要讲善)。第二天在我们炼功的地方停了一辆大卡车,很明显在阻止我们炼功,我们依旧没去理他,同修们在有空地的地方炼功,这样一天又下来了,第三天一看不知从那里开来了三辆大卡车几乎占了整块空地,同修们在倚着车子轮胎炼功,又坚持下来了。警察在1999年7月22日之前进行了百般阻挠,还用人监视我们炼功,这一切我们都平和地忍过来了。

我们觉得我们只是在尽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并没做其他事。可是无理的江泽民集团还是在7月22日那一天对我们开始无理智的新闻攻击,我们单位那一天三点钟上面强迫看电视,有些人被蒙骗了。我当时很气愤,但我知道我不能气愤,后经得同事同意关了电视机(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表现也很好)。第二天我就跟几个年轻的同修平和地去省府说清我们的情况,到后没让我们表明来意,就被早已安排好的警察所抓,警察气愤地说让你们去反映情况,好象这一切都是我们不对。警察非常的不理智。我说你不用动手,我们自己有脚,然后被按进警车,后被送到大巴(是被警察强制拦的),沿路许多人看着我们被抓,好奇看我们背《洪吟》(李老师的书)。我们被关进了一所学校,正好学校放暑假,学校成了邪恶集团关我们的地方,在关的地方我们跟警察说事实,可警察说他们是国家机器,他们完全麻木了,忘记了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是有同情心的人,他们居然不分好坏,有命令就抓人。我当时觉得这些人怎么成这样了。在那里我们被关了一天,我们一步一步从学校被押送到区公安局,到所辖派出所,录口供。录完口供就要厂保卫处来接,到厂保卫处后还被他们骂,我当时心里很难受,这些人总是不理智不了解我们就骂了再说,骂够了(即发泄私愤把我领回,我们领导很理解我,知道我们是好人,叫我以后小心,XX党搞政治很厉害(就是指搞不公平的事,即古语说的“指鹿为马”的事)。

以后我还是炼功,领导跟我说上面叫你交法轮功书籍,我说不交。后考虑到领导三番五次的被他们压迫,我向他们交了一本盗版字迹模糊的《转法轮》后,上面就不来压迫我们领导,后来,也就是半年后的一天,我从同修那里得到了明慧网上的资料,看了一些同修谈了认识后,觉得我应该去北京讲清真实的情况。因为我已去过省府,被领导特别关注。我知道我请假上北京。他们肯定不会答应。我就自己去了,去了后见了另外地方的同修,他们谈得非常好,看着有的同修为了进京讲清真相,抛家舍业的精神,我觉得我们那边做的太差,就希望同修们去帮助我们那边同修,使他们不要躲在家里,应该出去讲清真相,讲清我们是被陷害的。我们用这样非常平和上访方式去讲清我们自己的情况是对的。我们是去维护正义,不让世上不公平的事情再持续发生下去,让以后的中国人站起来(用我们村里人讲现在的XX党说你黑就黑,说你白就白,没有老百姓说的份),不能因为人家手中有权,人家说好你就说好,鹦鹉学舌的这样做。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其实如果人都能按良心道德办事,世上就不会有那些黑白颠倒的事发生,掌权者就不能胡作非为,因为人们都按良心道德去做。(李老师教我们“以法为师”,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行事。也就是说如果有个人虽然练法轮功动作,而没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就表示他其实根本没在修炼法轮功。因为我们是“以法为师”,没有个人崇拜,只有踏实的去做到我们老师讲的如何做的更好,其他我们什么都没有)。

我与同修一回来我就被抓了起来。被我们单位关押了三天三夜,在此过程中警察对我用了威胁、欺骗、恐吓等手段,期间见不得人的事,明慧网上天天有,我就不描述了。但其中要讲的是他们有的不直接对你来压迫,而是利用你的亲友及父母兄弟,威胁你,我觉得这是很邪恶的手段。最后是他们压迫我的父母写了保证书,我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拘留15天,并被压迫写了三保证书。在此声明由于我修炼不扎实写的保证等作废(包括我的父母兄弟写的)。后被我父母连夜带回,关了起来,在此期间我父母要我放弃信仰,我用他们亲眼看见的我身体的变化,说服了他们。

(四)

此次事后我上班,厂里给了我好多任务,让我没有时间做大法的事。我就这样坚持了半年,在半年中每到敏感时候,我就被带去警察局审讯,领导找我谈话,我跟他详细谈了我们的情况,他表示理解,但不敢向上反映我们真实情况。当在2001年三月份人大召开时,我被强迫不工作被关押起来,在此期间我向关我的人说明我们是被陷害的。在对我洗脑的书上写的非常可笑的事,我把他说出来。就是当我们同修问我们老师我们怎么圆满时,大法书中我们老师回答其中有一句是“带着身体……”,邪恶的书中却改写成“光着身体……”,把带着身体写成光着身体,没看过《转法轮》书的老百姓不就认为我们象江泽民邪恶集团说得那样了吗?请善良的人们务必看一下我们老师写的书,不要被邪恶所骗。

由于他们每次找我都压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而且每到敏感时候就找我。我被迫辞职,却不让我辞职,一定要我写保证书,在家人签了保证书(内容就是公安局要求厂里与家人共同强迫我放弃信仰)后才让我离开,若我家人不写说是你到那里也要把我抓回来。这样我就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现在我非常痛苦的是我经常在想向陌生人讲真相时会想到那残酷迫害我的事而没有讲,让一次次好机会错过了。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才知道这就是邪恶旧势力干扰的结果。大法弟子必须要用强大的正念破除它。

写此文写了很久,但我觉得应该写出来让全世界的人看一看,一个非常普通的炼法轮功的人也受到非人的迫害。请世人珍惜法轮大法洪传时刻,法轮功是旷世难遇的好功法。我还要说一句良心话,就是我现在健康的身体是法轮功给予的,没有法轮功我现在就会在疾病的痛苦中煎熬。希望世界上会有更多象明慧网(这是目前我知道的网站)一样反映大法弟子心声的好网站。(作者姓名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