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2年4月9日】我1998年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的生命。自我修炼后,是伟大的佛法使我身心得到了健康,是师父教导我们要以“真、善、忍”宇宙的特性作为标准,重德行善,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超常的人,一个无私无我的人。

1999年7.20以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许多大法弟子被抄家、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没有钱进京上访,就在我们当地的乡镇、农村去散发真相资料:我都是当面给别人讲真相,当面给人资料。

邪恶的警察拿着人民的血汗钱,接受着江泽民的害人密令,到处抓捕大法弟子。2001年4月分,我在敖平镇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抓,被该镇派出所李淘德毒打一顿后送回本地派出所。警察使尽了各种手段,要问出资料的来源,我根本不配合邪恶,后来,他们又把我送到本市看守所,我仍然坚持每天炼功学法。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发生了神奇:我在牢房里向犯人洪法,他们最初都不接受,对我很凶,一次牢头用茶水来泼我,可茶水却横飞到别人身上,然后他们开始打架,我就向他们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缘关系。听我讲了这些,他们停止了打架,改变了恶念,还有人因此得法。后来,整人机构610又把我转到上级市里的洗脑班,这里是无期限的关人,邪恶之徒随时想打谁就打谁。610的恐怖分子又一面伪善的说好话,一面多次去抄我家,还威逼我女儿说出资料的来源,逼我女儿停学。

在这种情形的威逼下,由于我自己还有没去掉的执著心,所以我屈从了邪恶,签了字,回到了家中。

7月6日,我回家后悟到自己修炼的路,我痛恨自己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意识到这样下去,就象师父说的:“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建议》)就在师父的法像前,以泪洗面,向师父保证:我要从新站起来,走上正法的路!当晚,我的鼻子流了一整夜的血,我想到师父又要为我承担多大的痛苦啊。2001年10月25日晚,本市的邪恶之徒又到我家想进门搜查资料,我没有配合他们,他们无法进门只好悻悻而归。28日晚,这帮邪恶之徒又来了,进不了门,他们就翻我家的围墙进来。我家的大门是上了锁的,他们为了让我开门,就撒谎说:我是来请你教我炼功的,你把门打开嘛!我说那好啊,你先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立掌铲除自身的邪恶,我再来给你们开门。他们就没了办法。见到我正炼功就问我在干什么,我堂堂正正地回答:“我在炼功!”于是,这些人就污言秽语,诽谤师父。我警告说:天不容你,要下大雨淋你们的。果然,天上下起了大雨,把这些邪恶之徒淋得象落汤鸡一样。见他们一个个的可怜样,我这才开了门让他们出去。

11月左右,我们几个同修相约去北京。在去北京的路上,我们一直在火车上洪法炼功,发正念,顺利到达北京后,我们来到了天安门。在升国旗的地方,我们把横幅打到了警察的肩上,然后安全返回。在回家的火车上,我们照样挂横幅,给火车上的旅客洪法,和我们一节车厢的旅客都听到了真相。在慈悲的师父的加持下,我们顺利回到了家。

12月份,我在本镇的街上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邓三娃”抓住,送到了派出所。所长问我进来干什么,我说我是来正法的。我本不想进来这里,是你们抓我来的。那个抓我的人,我当时就正告他:“不要抓我,抓我你要遭恶报的!”结果,“邓三娃”当时就摔断了腿,后来知道他用完了抓我得来的奖金500元都没医好,应了现世现报。本镇派出所将我送到了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然后,想把我送去上级市里的监狱,可是那里不收我,洗脑班也不要我,各个地方都不再要我。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再一次救了我。邪恶之徒见我“病”的太厉害,没有地方要我,只好把我再次放回家。打这以后,我就开始公开学法、炼功。现在我们的炼功点有十几个人参加集体炼功,邪恶之徒也没了办法。每次,只要有官方的人到我家来,我就给他们洪法,给他们讲真相,给他们资料,给他们光盘。

今年元月,镇政府和市政府的干部来“看”我,目的是要我们放弃正法修炼。我就向他们讲真相,我说:违法的是迫害大法的人,而不是我们;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师父在挽救一切众生,其中包括你们。而你们不知道真相,电视里说的全是谎话,是在栽赃、迫害法轮功,你们要想了解大法,就请你们去看看《转法轮》。这些人无可奈何,只好走了。在另一同修家里,他们同样没有得逞。我们告诉他们:我们24小时都在炼功,这宇宙大法是法炼人,宇宙没停就永远在炼,这是千万年不遇的好功法,能挽救一切众生。同时,我们在心中默念师父所传的正法口诀。见我们坚不可摧的状态,他们都目瞪口呆。

在这件事上,我们几位同修都感到了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们的智慧,是伟大的佛法清除了邪恶物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6/21038.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