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会洗脑中心的野蛮折磨无法动摇我的正信 【明慧网】

河北省会洗脑中心的野蛮折磨无法动摇我的正信

【明慧网2002年5月10日】我是石家庄市的大法弟子,因坚修大法,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2月13日(正月初二),我和爱人带着9岁的儿子去岳父家,返回途中被蓄谋已久的本单位恶人绑架。当时大约有6、7个人(都是本单位石铁机务段职工)直接参与作案,另有一人自称是被请来的警察,为绑架支撑脸面。(事后得知还有一伙人在别处蹲坑守候,伺机犯罪)。当晚,就被强制送省会洗脑中心。在这里,我遭受了两个半月的非人折磨迫害,亲眼见证了洗脑的真实面目。在师尊的加持下,我承受住了各种折磨,挫败了强迫洗脑的阴谋,并于4月27日,堂堂正正走了出来。在此,我要把两个半月的亲身经历写出来,用事实擦亮世人的双眸。

魔鬼画皮---“法制教育”中心

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地址在石家庄市北城街,这里原是市劳教所的三大队,也就是过去的监狱,高墙深院,铁门紧锁,门口内外遍布摄像监视器。院内有南北两座楼,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都被关押在北楼,北楼所有的窗户都用铁网密封,唯一的楼门24小时门卫值班。每个大法弟子还专设2名“陪教”进行全天候监控(被迫妥协的减为1名)。如今这个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成了专门用于迫害大法弟子的基地,每天都上演着难为外人所知的人间惨剧,空气中弥漫着阴森的恐怖使这里成了地地道道的魔窟。这里目前还劫持着大约20多名从各单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其中大法弟子姜帆(男,29岁,华药职工),因坚修大法已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目前仍在遭受迫害。

初露狰狞──连续十天不许睡觉

刚一进去,被邪恶控制的人们以伪善的面目出现,一些叛徒还说这里挺好。面对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无理拘押,甚至企图剥夺公民的自由信仰和独立思想,我全面不配合对我的迫害,既不理睬也不去谈话室。两天后邪恶之徒终于按捺不住,撕下了伪善的面纱,把我推到谈话室,并被告知,不许回宿舍,不许睡觉──一连十天。十天中,一拨一拨的小丑们轮流粉墨登场,极力灌输无耻的谎言,威逼利诱,企图在你身心俱瘁神智不清之际,误导你自欺欺人顺水推舟的叛变,逼你承认迫害有理,逼你向魔鬼出卖灵魂,逼你写出谤师谤法的“四书”。期间市“610办”的一名叫孔繁运的警察威胁说:再不转化就送劳教,在那边一样转化,劳教到期再不转化还送回这里,来回送,不转化甭想出去,绝食出去根本不可能。而且恶狠狠地说:也甭想着平反,就算平反了,我也不干,先把你弄死,你也出不去。

从进去之后我就一直绝食抗议,暴徒们自称“对生命负责的人道灌食”实际上是残酷的迫害,用很粗很长的管子强行插进胃里,令人痛苦不堪,它们把这当成了治人的手段,灌食的奶中加入了大量的盐。每次的灌食都象从地狱里走了一趟(我从前抗议看守所的非法关押也曾绝食遭灌,可绝对没有这里邪恶)。每次灌很多,天天灌,我曾三次绝食抗议非人的迫害但都被迫中断。第十天,孔犯叫人拿来了一张塑封的书本大小的师父法像,恶言毁谤,极尽邪恶污辱之能事,然后几个人强行摁着我去踩、坐法像,我奋力反抗,它们见难以得逞又向我怀里塞,我顺势把法像抱在了怀里,之后寻机藏了起来。

图穷匕现──连续十五天不许睡觉

连续十天的摧残邪恶一无所获。自欺欺人的鬼话蒙蔽不了我,相反却让我认清了邪恶的丑陋与诡辩的荒唐后,我的正念正信更为坚不可摧。歹徒们见我还不转化,这时,气焰嚣张的邪恶暂时平静下来,也让我稍作休息。仅仅过了两天,更为残酷的新一轮迫害开始了。歹徒们安排了几个最为阴毒的背叛了“真、善、忍”、失去了灵魂的叛徒24小时轮番“做工作”,不许片刻休闲,只要你一闭眼,它们马上过来扒眼皮、戳眼珠,甚至卖力到吃饭时凑在你身边眼盯着你的眼睛监督。这一次持续了十五天,期间每天24小时围着你灌输荒唐的言论,同时还不间断的进行身体上的侵害。不让睡觉是他们的主要手段(实际上非常残忍,据说普通人长期不给睡觉,让干什么你就会干什么),为了不让我睡觉,几个恶徒采取各种办法,打脑门,锤大腿,拧耳朵,扒眼皮,顺手抄起什么东西劈头就砸……,有一个最邪恶的叛徒赵聚勇,人性全无地抠眼睛、弹眼球,让你觉得痛苦难当生不如死。后几天看我实在熬不住了,就让我在屋里来回走,有两次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有时头撞在了墙上,有时撞到了门上头上撞出了个大包。而且出现了常人所说的幻觉,眼睛看东西也不正常了。最后一天晚上已经坐不住了,坐在凳子(为了不让我有片刻休息,不让坐有靠背的椅子)上不断地摔倒,每次都被强行拉起扶着再坐下。邪恶的极度疯狂动摇不了大法弟子的金刚之志,歹徒们的阴谋再度以破产告终。

十五天后,精疲力竭的邪恶之徒失去了信心,一般“助教”不再来值班,换由误入歧途者来值班,两个小时一班,每班最少两人,原则上还是不让睡觉,有时碰上不忍心过份折磨我的误入歧途者,会让我靠在椅子上睡一小会儿。此后每天24小时被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录象、光盘反复播放,由于长期坐立,腿和脚都浮肿了起来,尤其脚肿得很厉害。

精神折磨--看看邪恶之徒如何炮制“四书”

第二轮强暴洗脑期间除了不让睡觉外,邪恶之徒还采取了极其卑鄙的攻心伎俩,强制“写”四书。第一次还是姓孔的恶警带了一伙保卫人员,把我按在椅子上坐住,用圆桌顶住前胸,这时,有的摁肩膀,有的勒脖子,有的扭左臂,有的抓右臂,并使劲掐住不许我反抗,孔恶过来掰开右手把一支笔硬塞到我的指缝间,然后它双手用力攥住我的右手开始在纸上七扭八斜的写字,我全力抵制,它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写”完了所谓的“一书”,又抓着我的手强制按了指纹印,之后它们得意洋洋的炫耀:你看你已经写了。这次我的右臂肌肉被拉扯掐伤,疼了好长时间。如出一辙,此后又有过第二次和第三次,均以赵聚勇为首的几个男“助教”行恶。关于赵聚勇,明慧网上早有判决,此恶乃是邪悟后的“犹大”(其实连犹大都不如,犹大还知道后悔,可是这个叛徒却毫无廉耻),魔变后灵魂丧失、人性全无,异常恶毒,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远甚于一般恶警,可以说是我所遇到的最邪恶的“毒瘤”,摧残大法弟子身体毫不忌讳后果,凶恶的表情很难让人把它视作人的同类(失去灵魂的叛徒怎么还会是人呢?)它抓住我的手,见我全力反抗写不下去,就恶狠狠地把我的手往桌子沿、椅子靠背上猛磕,我的手疼得象骨头散架了一样,造成硬伤疼了好些天。它们这样干了两次。

还有一天,一个名叫刘力辉的男“助教”叫来了几个邪恶“助教”杨杰、邢萧、李明等把我按在椅子上灌酒,一个姓崔的女“教师”(50岁左右,据说是这里最“善良”最“好”的“教师”)也跑来助虐,我奋力挣扎,半茶缸白酒大多顺着脖子流了我一身。姓崔的还在茶缸里兑了些水浇在我头上。它们狞笑着,告诉我以后还要经常这样做。它们还经常故意抽烟吐在我脸上熏我,妄图以此动摇我的信念。为了达到它们邪恶的目的,“助教”们绞尽脑汁,极尽各种邪恶手段实施人身摧残和心理攻击,侮辱和谩骂成了家常便饭,严酷限制起码的人身自由(比如为了防止坚定的大法弟子见面互相鼓励,去厕所前,有人先去“侦察”一番,确认无人才允许专人陪伴去厕所),被迫害期间不许亲人探视,不许送衣物等生活用品。

良知泯灭──走向深渊的迷失生命

许多被绑架来的学员不堪折磨,在神智不清之际接受了邪悟洗脑,叛变后无法面对自我,竭力使自己相信这些荒诞可笑的谬论,自欺欺人,不敢想自己错了。

令人痛心的是,有的人已经良知尽失,把灵魂卖给魔鬼,变成了麻木自私甚至恶毒的生命。在这里我见到的王博、杨杰、邢萧、杨凯亮、刘力辉、王桂兰、吴永新等都在自己迷失后再去欺骗过去的功友。

更有邪恶者如赵聚勇,已是人性全无。其人是“助教”的头儿,没有专职的任务,却每次迫害“身先士卒”乐此不疲,每次灌食都抢在前面,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出手就打,不计后果。有一次,在多人围攻我之时,它过来顺手拿起一根筷子就往我身上猛戳,邢萧见其专挑腹部等软部位戳,怕出问题,就叫其扎胸、肋等,筷子戳断了还不停手;它还随手抄起一根电视机天线连线,对折后抓住中间,用带铁的一头抽打我的脑袋,直到脸被打破,流出了鲜血;我的耳朵屡次被它拧、掐,后来左耳一度溃烂流脓;一次见我穿的是步鞋,就用它的皮鞋后跟用力踩碾我的脚趾,我的脚疼了好久;有一次又来拧耳朵,我用手一挡,它突然抓住我的一根手指用力后掰,然后用手戳眼睛,躲闪中还是戳进了眼角。这时还不罢休,又用书角砸向眼睛,我虽闭上了眼睛,但眼皮被打破。此恶徒为虎作伥,作恶不计后果,怎么对人伤害大怎么干,深得洗脑中心的“器重”。据悉其人是被石家庄劳教所送到北京团河暴力洗脑的,也曾经受尽凌虐迫害,魔变后反过来把这一切疯狂地向大法弟子报复发泄。

作为本单位派来的所谓“陪教”的表现更是凸显末劫后世的人性迷失与世态炎凉,他们都是原来的同事,被委派到这里后也成了邪恶的帮凶,由于我坚定正念不妥协,他们被胁迫加大力度监控,被威胁承担连带责任,还经常参加一些开会研究如何采取新办法迫害我,紧张的“工作”令他们疲惫不堪,却善恶不辨把一腔怨恨加到了我的头上,认为是我坚强不屈给他们带来的麻烦,这时许多人认定如果我不屈服,就永远不可能出去了,如果我屈服了,就只能会“感谢”他们的“帮教”。在洗脑中心的授意下,落井下石的心理使得他们也学会了打骂、污辱、不许睡觉等,泯灭自己良知的同时滑向了毁灭的深渊。

※※※※※※※※※※※※※※※※※※※※※

如此恐怖的法西斯集中营却能被央视焦点谎谈粉饰为王博一家“幸福地团圆”之所,这里常有外地参观者前来,甚至中央“610”也把这里树为“典范”。“一个政府被利用来耍流氓,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直到目前,这里的邪恶还在上演,已有至少150多名法轮功学员曾在这里遭受迫害,洗脑中心目前还劫持着20多名大法学员,绑架还在继续,几天前又刚刚抓来了两名年轻的大法女学员进行迫害,以赵聚勇为首的歹徒不用医生,自行动手强施灌食。大法弟子姜帆直接从单位被绑架至此已被非法关押了4个多月,因不屈服还曾一度被送到劳教所加大迫害,“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残酷的迫害不能动摇真正的大法修炼者,邪恶的黔驴之技只能表现其毁灭前的邪恶与疯狂。呼吁一切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制止这场邪恶对善良的迫害,还人间公道,正天理人心。

河北省洗脑中心电话:7792624转8012、7792624转8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