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访德后余波未平:两德国人权组织联名致信德总理 抗议对示威游行自由的限制(译文)


【明慧网2002年5月14日】鉴于江泽民在四月份访德期间,德国警方和安全部门因受到来自江的压力而对法轮功学员采取过激行动,引起德国媒体和公众一片哗然。几家报社以大篇幅文章质询德国政府此次的做法,几乎所有的报导江泽民访德的文章都提到了江泽民政府对人权的侵犯。江泽民走后余波未平,两家德国人权组织联名写了一封给德国总理的公开信。信的摘要如下:

致联邦总理Gerhard Schroeder的公开信:
德国人权政策无能的证明:抗议对示威游行自由的限制

哥廷根/柏林,2002年4月23日
尊敬的总理先生:

“为了被威胁的人民”组织(GFBV)和国际人权协会(IGFM)强烈抗议联邦当局和州级官员在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2002年4月8日至13日访问德国期间有意损害在基本法中被确定的示威权。在外交部礼宾司的指示下,在柏林、波茨坦、迈森、德累斯顿、戈斯拉尔和沃夫斯堡的和平示威系统地被挡在来宾的视听范围之外,而来自中国的摇旗欢迎者却允许在国事访问者的跟前欢呼,这不仅证明了德国人权政策的无能,而且也体现出一种对民主的变异认识。

- 如果对来访者的行程进行保密,
- 如果烛光守夜活动在最后一刻才得到批准,以阻碍示威者的召集和阻止负责集会的官员按法律步骤行事,
- 如果人们仅仅是因为肤色、服装或属于某一信仰团体而被禁止进入公共场所或被赶出已定了房间的旅馆,
- 如果中国秘密警察命令德国警察将指定的围观者带走,
- 如果记者们在拍摄德国和中国安全人员的干涉行为时遭到警察的阻止,

那么我们国家关于民主的有争议的文化已落到了她的最低点。

总理先生,您于2001年11月1日在北京大学的讲话--一个多次被引用的讲话中,介绍了作为法制国家的德国的优点。而面对您自己的国家对示威者的做法,如今的您可能只能得到同情的嘲笑,它不仅来自于您当时的听众,也来自于对您的民主呼吁的严肃性必然表示怀疑的中国政府。

国事访问结束后我们将许多证词整理起来,它所展现的是一幅德国保安人员对示威者的阴沉的画面。尽管GFBV已于3月28日申请了4月9日在总理府前的守夜活动,但直到4月8日才得到批准,而且被分在离总理府400米以外。所有其他要在柏林总理府前、总统府前和柏林市政府前示威的人权组织都被安排在来访者的视线之外。而在2001年8月法轮功还可以直接在在总理府旁边和平示威。特别令人气愤的是,在总理府前面和德累斯顿Kempinski旅馆前摇旗捧场的中国人允许进入封锁线内在来宾面前欢呼。而来宾通往示威者的视线却被用公共汽车、警车和警察挡住。

一辆带着揭露中国侵犯人权的横幅的小型车,总是在江泽民的车队经过的路上时受到警察检查,尤其严重的是对被怀疑是法轮功修炼者的人的侵犯。在柏林,许多人仅仅因为看上去象中国人而被阻止进入他们定了房间的Adlon旅馆,因为江泽民也在那里下榻。联邦刑事局的工作人员要求被怀疑是法轮功支持者的旅客立即收拾行李搬出他们的房间,一位拒绝离开的美国女性公民被带上手铐带出了旅馆,四名旅馆工作人员在警察的催促下将一名来自加拿大的女士强行抬出了旅馆。旅馆的工作人员解释说:警察是根据外交部礼宾司的指示行事的。而警察拒绝所有的书面解释,绝大多数情况下公务人员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

由于受保安人员的阻碍,法轮功修炼者决定单独进行和平示威,他们打开印有“法轮功好”字样的横幅或穿上象征法轮功的黄颜色衣服。这些示威既不攻击某人,也没有经过统一协调,然而德国警察却和中国警察紧密配合,对每个示威者立即采取行动,当一位摄影记者于4月11日在迈森拍摄警察制止一位持黄色横幅的妇女时,警察们用手档住了照相机镜头。当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要拍摄这一镜头时,一个警察威胁说:“如果你举起摄相机,我就把它扔到易北河里去”。在德累斯顿Kempinski旅馆前面一位在德国生活的中国女士向江泽民高喊“法轮大法好”,即被一个中国的秘密警察卡住喉咙。在柏林和德累斯顿,法轮功修炼者被不允许随便离开警察指定的炼功地点。谁穿黄衣服进入江泽民将要经过的路线附近,则被命令脱下衣服并被勒令离开。在柏林、波茨坦、德累斯顿和戈斯拉,中国安全人员指使德国警察将指定的围观者带走,德国警察都无一例外地照办。

在中国国事来访时守夜活动的阻碍已发生在前届政府。1995年江泽民访问路德维希堡(Ludwigsburg)时,警察乐队的音乐淹没了示威者的口哨声,警车挡住了国宾与人权人士之间的视线。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使迄今为止所有试图损害示威权的举动黯然失色。我们强烈呼吁您,总理先生,尊重在基本法中确立的示威自由权。否则人权组织将采取法律手段制止侵犯我们民主法制秩序的根本价值的行为。

致以友好的问候!
GfbV秘书长Tilman Zuelch
IGFM主席Karl Hafen

(转载【圆明网】2002年5月12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