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锦州凌安派出所绑架、刑讯、非法判劳教三年的遭遇

【明慧网2002年5月21日】我于1997年得法。曾经于99年4月25日、7月21日、10月8日三次进京上访,99年末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两年。在那里我遭到毒打、电棍等酷刑及各种体罚和超负荷奴役劳动,但我始终坚定对大法的信仰。

2001年12月28日晚8时许我去朋友家串门,在门口被三男两女截住,推进屋内要搜身。我提出要他们出示证件(他们5人穿着便装),一名恶警(后得知叫贾文祥)当即就给了我几个耳光,并扬言这就是证件。并强行搜了我的包,看到5张大法传单后如获至宝。2名恶警强行将我扭送到凌安派出所,后被铐在一铁椅上。并对我强行搜身,我要求他们放人,却遭到了一顿毒打。他们在我身上发现了一个电话本,就说我是联络员。为了不让更多的人遭此无辜的迫害,我试图将电话本吞下,几个恶警蜂拥而上,将我摁倒在地。他们拳脚齐上,还有的掐脖子,当时我眼前一片漆黑,已无思维,隐约可听到咽部发出的呻吟声。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从我口中掏出沾满鲜血的电话本,恼怒之下,又是对我一顿毒打。几个恶警有人抻开我的双臂、双脚,将我俯卧在水泥地上。一个身高1米8体重200多斤的家伙双脚离地站在我的背上并猛烈的踹我的腰、背,大有置我于死地而后快之势。当时只觉得重压之下几近窒息。不多久,又将我翻身朝上,几个人摁住我,恶警张克彬又狠狠的给了我一顿耳光。后来可能是手疼了,找来一只棉拖鞋,不知打了多少下,整个脸都是麻的,又疼又胀,皮肤青紫,双目后来淤血近15天。继而又将我的双臂背剑式铐上,扔在水泥地上半个多小时。后来有人给我打开时,因铐的太紧,很难打开,嘴里还念叨着:“铐这么紧,打都打不开。”。我只感觉双臂几乎被扭断的感觉,打开后手和手臂已不听使唤。铐子已陷入皮肉,改用单手铐坐在水泥地上2、3个小时。(当时正值我来例假)。

这场惨无人道的摧残,使我浑身伤痛,胸、肋碎裂般的剧痛已使我呼吸困难、不能立起身,但又不能低头。我要求验伤,并向一名称局长的提出要求,并指出他的手下非法刑讯的事情。那位局长模样的人置若罔闻、避实就虚的说了几句就走了。一个1米74米左右的黑壮恶警又给了我几记耳光,并说:“我叫你告。”那名叫张克彬的恶警说:“你死也别死在这里(锦州凌安派出所),到看守所去死,你可以去撞墙,撞大铁门……”晚上12点多钟,他们把我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继续要求验伤。亦无人理睬,只是告诉我这里是仓库,其他事由办案单位负责。在看守所期间我始终未见到办案人员。我也写过申诉,也没得到回复。2002年1月30日晨,以所长找我谈话为由将我骗出,戴上手铐,强行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三年。

部分犯罪恶人的姓名、部门及电话:
锦州市凌和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维民,0416-2149442办,0416-2145511宅
政保科长:孙治安,0416-2120882办,0416-2829611宅
锦州市公安局凌河分局凌安派出所:0416-3123324
所长:高小平,0416-2572224办,0416-3148991办,0416-3123691宅,13904160108手机。
指导员:何凤泉,0416-2572224办,0416-3123324办,0416-2818556宅
恶警:贾文祥、张克彬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31/2257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