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您的朋友和助手(译文)


【明慧网2002年5月22日】我是德国汉堡的法轮功学员,想讲述一下和警察打交道的经历。事情是这样开始的,有一次为了我们自发地在汉堡的中国领事馆前的请愿活动,我打电话和负责这一区域的警察联系。当时我心情很激动,必须努力自我克制。然而一切顺利,不但事情办成了,警察还非常友好。

自从那次以后,我就专门负责向警察申请和登记在中国领事馆前的请愿活动。因为我接受了这项任务,就想尽量把事情做好,所以总是很努力地按正规手续申请登记所有的活动。

中国领事害怕在领事馆前见到我们,开始的时候他们想方设法地想让我们尽量远离中国领事馆或尽可能地限制我们。但是,在管区警察署和集会管理处的帮助下,他们的这种妄想破灭了。通过和主管区域警察们的大量接触使我和他们之间有了更好的了解。开始的时候,每当我们有请愿活动时,在我们请愿的地点总是停着三辆警车,而每辆车都配备有两名警察,现在只有一辆警车和一个警察了。

在最近的几个月里,警察们亲身感受到了我们的请愿活动的如此祥和,这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之所以会这样,我认为,一方面是我们在请愿活动中充分地向世人展示了我们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精神力量,另一方面是请愿活动一直都是相当和平。因为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他们在整个执勤期间根本就无事可干。通过这种接触,我对警察也更加理解了,我认为这种接触很重要,因为我们和警察之间能够互相信任。可以说,形成了一种相互信赖的关系。

我曾经两次去警察署和主管人员谈话。第一次我是和我的女友(现在是我的妻子)一起去的,当时办公室里有六名警察,我原以为只有一个警察会来,但是我的估计错了。然而我知道这又是一个讲清真相的好机会,要让这些人知道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们很好利用了这次机会,谈了一个多小时,开始的时候我感到有点难,慢慢就容易了。第二次去,只有两个警察参加了我们的谈话,气氛很轻松。我想,在这个有两百多名警察的警署里,每个人至少有一次在中国领事馆前值勤过,他们都得到过我们发送的大法的报纸或者听到了类似的讲解,我看到大法的报纸在整个警署里传阅,并被用图钉钉在了墙板上以便更多的人能看到。这并不是我们有意去做的,而是自然而然地进行着,也许他们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

其实警署希望撤走所有的执勤人员。然而每当我们在领馆前请愿时,中国领事馆的领事先生就立即打电话去警署询问他们的警卫哪去了。他唯一能达到的目的就是损失他们仅剩的一点名誉。使他们自己变得如此可笑!

当一些大法弟子在奥登堡(Oldenburg)申请一次请愿活动时,当地的警署打电话到汉堡的警署,找到德国国际人权协会(IGFM)部门的Mueller先生,向他了解我们法轮功的情况。他们通话后奥登堡的警署就没有安排警察去维持治安,学员自己组织了在这个小城的游行,开始时来了两名警察,在向我们交待完了注意事项后就走了,整个请愿活动也确实一切顺利。

在戈斯拉尔的警察们也对我们如此和平的请愿活动和守夜活动感到惊讶。我们游行时,开始时在我们的游行队伍前面有一辆警车和两名警员,在我们的队伍后面还有一队身着安全服配有警棍的警察相随。当我们的游行活动结束后我们就各就其位地准备进行守夜了,这时,警察们互相联系说:“不会发生什么事。”然后他们就站在一堵墙的旁边继续“监护”,当他们再次看到我们只是在和平地炼功和打坐时,他们意识到真的不会发生什么事,就都撤回到警车里去了。他们的领队也对这样和平的示威活动感到很惊奇,我便利用机会向他介绍大法和送大法的传单给他看。警察们也都为这和平场面而感到惊讶,此后我们就看到只剩下这位警官一个人了。

几小时后,来了一名警察找我,请我跟他过去。他将我带到一个地方,在那里可以看到我们的学员在炼功和讲真相。但是我发现有些学员是我原先没见过的。警察说:“他们应该离开这里,到被批准的地方去,因为这里是在警戒线之内。”我有点拿不定主意,而我是这次活动的申请人,一时间难于作出正确的决定,于是我告诉警察,我必须先去问一问。我从同修们那里得到回答,告诉警察说等整个活动结束后他们就离开。一位警察接着问我,你认为你们这样的活动好吗,我笑着回答说:“好。”接着我向他详细地介绍了为什么要举行这样的活动,他仔细地聆听着,最后他同意学员们继续在那里进行着他们的活动,当这次自发的活动结束时,同修们齐声唱:“法轮大法好。”当时的那种气氛和环境真是无限的美妙和谐,连在场的警察们也都感觉到了。然后学员们平和地离去。到处都能体现出大法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