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成长的好孩子

【明慧网2002年5月23日】甘肃省的一个农村,有一对夫妇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2000秋季,两人因和平上访而被警察非法拘押在劳教所。家里有三个孩子:一个姐姐(15岁),两个弟弟(分别为10岁和八岁),无依无靠。

2001年,姐姐只好求村里人帮着收割了麦子,但坏人还不肯放过,到家里多次抢劫之后,最后干脆洗劫一空。电视机,收音机,洗衣机,录音机全被乡干部抢去。大法弟子的亲弟弟也趁火打劫,多次偷窃。三个孩子无家可归,只好到叔叔家,经常被罚站,挨骂受气。大法弟子家6亩地由孩子的叔叔无偿耕种,收成尽归叔叔所有,但还向该大法弟子索要孩子的口粮。姐姐到平安台省第一劳教所探视父亲时,提起不幸遭遇,不禁失声痛哭,说:“村人说:‘爸爸妈妈大劳教,我们小孩小劳教——’。”父亲说:“不要哭,坚强起来!”回到家,已失学的小女孩坚定地修起了大法,自己看书学法之余,还写“法轮大法好”积极挽救世人!现在小弟子还跟其他弟子一起集体学法,共同精进。


附:小女孩的文章

我是一个农村女孩,今年15岁。父母97年有缘得法。炼功前,父母都是多种疾病缠身的人,特别是我母亲她那萎缩性胃炎和类风湿同时犯的时候,手脚肿胀疼痛,我们经常为她掉泪,一个美好的家庭,就这样被无情的病魔给搅得失去了我们应有的欢声笑语。炼功后,我父母在很短时间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从他们炼功以来再不用吃一片药了,我们不炼功的人也没吃过,真是“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转法轮》)后来,我和两个弟弟也修炼了。

1999年7月20日,广播电视突然开始污蔑攻击大法,给大法和师父造了很多谣言,并且坏人残酷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父母说:“这全是假的!”于是他们去北京上访,没想到江泽民是蓄意迫害大法,反而让警察把我父母关进看守所一个月才放出来。他们没有屈服于邪恶的迫害,母亲又一次到北京上访,父亲又被乡派出所绑架,被打得惨不忍睹,后送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我和弟弟面临无法想象的困境,正是夏收季节,我也无法上学了,眼看别人家的麦子全都收完,心里十分着急。我不会用镰刀,只能请左邻右舍帮忙,好不容易才把粮食收回家。每当夜深人静时,我的眼泪打湿了枕巾,看着两个弟弟想念爸爸妈妈,可是我没怨恨父母,因为他们是坚持真理才被江泽民的打手抓去的,于是我更加坚定了。每当看到两个小弟弟哭着要爸爸妈妈时,我就告诉他们师父说过的一句话“人吃一点苦,碰到一些魔难,不是坏事是好事。”(《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并说:“爸爸妈妈很快会回来的。”

可是受江泽民指使的坏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开着车带着二三十人闯入我家,不顾乡亲们的劝说毫不留情地抢走了粮食,电视机,录像机等个人财产。他们吃百姓的,做着践踏百姓的勾当,在电视上又包装成“人民的公仆”、“人民的救星”,到处标榜自己,蒙骗全世界的善良人民。全世界的人们:睁大眼睛,不要相信江泽民的谎言啊!千万不要相信恶魔的谣言而毁灭了我们美好的未来!

更让我难以忘怀的是2001年元月的一天,一位亲戚到我家喊我父亲给他们拉一车煤,稍后又来了一个老奶奶。父亲从看守所刚回来没几天,正和邻居修我们的井,就让那个亲戚等一下。这时来了公安局的车要抓我母亲,一进门看我家还有两人,不听他们解释,就抓起板凳打向亲戚和老奶奶,那个修井的也吓跑了,多邪恶啊!结果亲戚和老奶奶同母亲被恶警抓走了,父亲给母亲送行李时也被所谓的公安抓去了。江泽民的打手们于2001年一月十九日在我们当地开了一个大型的非法“宣判会”。我的父母和好多大法弟子被恶警用绳子五花大绑,还挂了二尺长的白牌子!会后我父母和那个亲戚与老奶奶被非法劳教了。

全世界善良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我的父母病重住院时,不能下地干活时,江泽民和他的打手们没一个人过问,多种苛捐杂税少了一分钱都不行!可当我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身心得到健康时,能够更好地服务于社会时,却被那没有丝毫人性的江泽民集团关进了黑监!目前我父亲和千千万万的善良的好人们仍然被非法关押着,在极痛苦中为坚持做“真、善、忍”好人而被残酷迫害,其中又有多少善良的人被残忍地虐杀!

每当我想到世上还有许多人因为听信了江泽民这个全人类公敌的谎言而仇视大法和恶意对待法轮功修炼人时,心里就无比的难过!但是,无论是什么邪恶都阻挡不了人类追求“真、善、忍”的步伐,所有恶人在不久的将来都将在历史的审判中可耻地结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5/2279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