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致信澳洲上海总商会及《华夏商报》讲述在大陆的经历见闻

【明慧网2002年5月27日】

各位女士、先生:你们好!

从《华夏商报》上看到你们举行针对法轮功的图片展的消息,心里感到非常难过,忍不住要提笔给各位写这一封信。

我首先想说的是,报导所说的关于法轮功的一切都是虚假的,是不真实的。我很希望各位只是不明真相,而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要验证这一点非常简单,法轮功所有书籍均可从网上免费下载,书店里也有出售(中国大陆除外)。《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关于“世界末日”是这样说的:“我可以在这里严肃地跟大家讲,所有称在1999年将要发生什么地球的灾难啊,或者是宇宙的灾亡啊,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

这些话是李洪志先生于1998年3月说的。

说到这里我想给各位讲一个小故事。我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2000年2月因曾参加一次法轮功学员的心得交流会而被捕。从我一进拘留所开始,三个警察就轮流不停地“审”我,要我“交代”出是在哪里开的会。因为他们被限期“破案”,几天之中对我施加的压力和用来逼我的手段我在此就不想说了。

“审”到第三天时,另有一个警察抱来一大摞刚从一个法轮功学员家里抄来的书,其中刚好有两本《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我二话不说翻到我刚才引用的讲不存在世界末日的地方,请“审”我的两个警察看,然后我在一边看他们的表情。他们看着看着脸上的表情就变了:他们知道了政府的宣传是在造谣。本来主管我的警察还想继续逼我,但一直在看书的科长却以不容商量的口气对他说:“就这么结案吧。她不说就算了。”

后来我又因为公安部门采用黑客手段从网上拦截的一封我写的私人信件被非法判了一年劳教。劳教所地狱般的生活我不愿去回想。我曾有过在盛夏40摄氏度的高温里连续37天没有洗澡、没有洗衣服和换衣服的记录,电刑、超强度苦役、长时间不许睡觉、酷刑折磨是劳教所的家常便饭。而所谓的“转化”更是灭绝人性的最可怕的精神虐杀。在劳教所,我看到过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男警绑在椅子上电击阴部致大小便失禁,然后很长一段时间走不了路;我看到过五十多岁的老人被四五个警察踩在地上用四五根电棍电击后留下的满身的焦痕;我听到过学员被电击时发出的凄厉的叫声……这些曾让我的心泣血,但却并没有使我畏惧;然而,当我看见一个被连续折磨了四天四夜的学员眼里神色迷蒙,然后怪笑起来时,我才知道什么叫毛骨悚然,我才知道什么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一个好端端的人生生地被逼得发了疯!

这就是“政府和社会的耐心帮助”。我所知道的劳教所最长不让人睡觉的记录是十五天十五夜。我不知您读了这些后心中存何感想。《三字经》开篇便说“人之初,性本善”,我非常希望您只是不了解事实的真相、不了解这样的图片展无异于是加在已经遭受严重迫害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又一把尖刀,而只是受人利用,甚至被人盗用您或您所代表的社团的名义去举办这样的图片展的。

如果情况不是这样,那么我有另一些话想说。人类社会有一些话和一些词,诸如“识时务者为俊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审时度势”等等,相信诸位比我更熟知。中国政府掌握着整部国家机器和所有国家资源,对付的只是一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为什么快三年了、在一次次宣布“取得了对法轮功斗争的最后胜利”之后,还需要各位费劲办这样的图片展来继续诽谤法轮功呢?三年前,当中国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都长篇累牍地攻击法轮功、海外的媒体也都转载着这些东西时,有多少人不是认为法轮功三个月之内就会被消灭呢?实际的情形如何呢?经历了三年的腥风血雨之后,法轮功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信仰,修炼者已遍布60个国家和地区。我所经常接触的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就有一半都是西人。

也许您不信神,但您一定听说过“天时、地利、人和”。这样表面上“反常”的事情背后一定有更深层的原因;这个原因不是政治,而是天理。何必上一条即将沉没的船呢?不管这条船现在在您眼里看来还多么庞大华丽,它也逃不过即将沉没的命运。中国老人不是讲了嘛,缺德事干多了,迟早要遭报应。有些事,有些话,还是宁信其有的。不干这种事,有什么可损失的呢?

一片真心,别无它意。

一名现居澳洲的大陆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