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如何归正我们自身的变异

正法时期修炼心得二则

【明慧网2002年5月28日】

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旧势力的关系

当读到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得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一直都不太明白,大法弟子的修炼道路不是师父安排的吗,怎么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旧势力安排好的呢?这与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是什么关系呢?

在每天大量静心学法后,今天心中一下子明白了:

一个修炼人是否能修成应该是靠自己的艰苦努力,在修炼中能否自己要求自己,以及事事都用正念去对待。“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磨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转法轮》)而师父是不会安排自己的弟子在修炼中的一言一行的,那完全得靠弟子自己去正悟,自己去走正自己的路。

可是在旧势力败坏变异观念的安排下,为了达到它们想要的一切,为了最大限度的保全它们自己的东西,甚至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修炼道路,一言一行都被它们安排好,被利用来保全它们执著不放的东西,所以它们甚至安排了大法弟子修炼中从头到尾的一言一行,以免将来威胁到它们的利益,它们的安排。

实际上它们并不是真的在乎大法弟子是否真的能修成,它们只在乎它们自己要的一切,“正法中它们只执著它们的安排”(《北美巡回讲法》)。

它们所有的安排都出自一个为私的动机:生命本能的自救;它们所有的安排都是一个为私的目的:如何保全自己的东西。所以“整个过程中有很多事它们干得都非常不好,有些它们是有意干的,而有些它们自己都意识不到是很坏的事情。”(《北美巡回讲法》)所以,为了它们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它们才会完全不顾大法弟子能否承受得了,而将全宇宙的邪恶全部压向三界,“它们也知道这么大的难下来,人承受不了就将毁掉了,而且知道大法弟子是很难在这样的难中走过来的;可是它们也想毁掉就毁掉了”(《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所以,在人世间的表现就是:它们明知道用酷刑残酷折磨,有许多学员可能会承受不住,可是为了保全和将来不威胁到它们自己执著的东西,它们仍然用残酷的手段折磨学员,并且根本不惜学员的生命。邪恶的旧势力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甚至多少万年的轮回转世中精心安排了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弱点、执著,在今天的正法中,它们却说是因为大法弟子自身有漏、有执著才会遭到迫害!这和那些邪恶的坏人所做的事情何其相似:它们将大法弟子抓起来不准回家,却污蔑大法弟子不顾亲人,自私。

所以当有的大法弟子在魔难中没有过好关时,它们不但不会为这个大法弟子惋惜难过,相反,它们却在师父面前用嘲讽的口气说:“这是你弟子吗?你看他把你当师父了吗?他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吗?……”(《北美巡回讲法》)

这是邪恶,是严重的败坏啊!“可是这一切邪恶的发生,作为庞大的宇宙中的层层生命他们却感觉不到这个邪恶。因为一切生命都是在变异当中。”(《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大家不只是在承受人给你们制造的魔难。因为你们有修炼好的那一面,你们是伟大的神,很高很高层次的神都在考验着你们,所以今天的事就变得史无前例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这么一个魔难。”(《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然而它们这一切的安排,师父和大法弟子都是不承认的。我们的每一个执著和弱点、我们的每一个不纯的念头都是它们安排的,它们凭什么还利用它们给我们安排的执著迫害我们?这和那些要我们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的邪恶又是何其相似:它们自己在违法,却要我们写保证遵守为维护邪恶镇压而临时制定的法条!

“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以,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修炼中,只有真正从根本上认清旧势力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安排,才能真正破除它们的邪恶的安排,才能走正自己的路,在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上归正自己,同化大法。

二、正法时期修炼中的向内找

师父说:“因为宇宙里边的生命全都败坏了,它们生命构成的本源因素都不纯了,因素的因素都不纯了,这些是它们自己都发现不了的,用什么办法也无法使自己真正的纯正了。”(《北美巡回讲法》)

下面我就把自己在这次过关中的过程写下来,以认清旧势力的变异,和更好的理解师父的这句话。

最近两三个月来,我和与我一起工作的同修之间发生了较大的矛盾,一开始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根本忍受不了她们的那些我认为不好的东西,但我知道肯定是自己有问题,这一点是没有疑义的。修炼中我一直都非常清楚当我自己无论为了什么原因而心里过不去的时候,那就是自己有问题了。我非常努力的想向内找:开始的时候,我回忆整个事情发生的过程,强烈的感受到的是她们身上让人难以忍受的执著,于是我对自己说:是我把别人的执著看得太重了,我执著于别人的执著了。我怎么能要求别人怎么样呢?我怎么能要求别人如何符合标准呢?于是我努力的让自己看淡她们的执著,我想这可能是我要增加自己的容量,于是我想象着我要对她们好,我命令自己要对她们好,我对自己说:她们也是修炼人,怎么能没有执著呢?师父说:“你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我能不恨那些坏人,为什么就不能宽容地对待她们呢?于是我回忆着整个事情,回忆着她们和我自己在这件事情中的一言一行,尽量地看淡,我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看淡那些事情,我觉得好了许多。

当我再见到她们的时候,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我似乎可以不被她们的执著带动了,可是我发现我还是不愿意跟她们呆在一起,心里好象梗着一个东西,使我达不到标准,真正慈悲的标准。为此我很痛苦,不知道为什么我如此努力的修炼,每天如此严格要求自己,为什么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在我以前的修炼中还从未碰到这样的让我放不下的事情。我难受极了。继续向内找。终于发现,我之所以如此被她们的执著带动,表面上是我执著于她们的执著,而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她们的东西触动了我的隐藏极深的执著,而这些执著隐藏如此之深,我自己都觉察不到,而表面上却用师父的法来掩盖说是要增加自己的容量。我发现无论什么人什么时候让我心里过不去了,其实都是因为触痛了自己的执著。我终于看到了自己强烈的自尊心、爱面子、在乎自己在别人的心中的形象等等。我很高兴自己终于挖到了执著的根。于是我努力去掉这些执著心。

一个月过去了,我非常吃惊的发现自己似乎无论怎么去这些执著,都好象去不掉它们的根,看着慈悲的师父的法像,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真的很伤心。

一天早上,我看《转法轮》,看着看着,一下子,我全明白了:我的整个思维方式都是错的!当我一想到别人,想到任何事情,那种思维就错了!那种思维方式中所挟带的私心(自尊心、保护自己别被人误解、显示心、争斗心等等等等)覆盖了整个的思维,左右了整个的思维。这些执著、私心黏着在我的每一思每一念中,而我却没有意识到要彻底从中跳出来!当我发现我的每一思每一念中都是这些非常不纯的念头而完完全全不是自己,而我一直都用这样的思维方式思考每一个问题时,我心中的震惊真是难以言表!

直到那一刻,我才算是真正明白了。我前三个月的向内找,其实都是在用旧势力的那种不纯的思维方式在向内找,所以,无论我多么努力,我都改变不了我本质上的变异,我心里总也象是梗着一个什么东西似的放不下。由此我想到师父的话:“在宇宙中存在的更微观的庞大生命,他们的变异是宇宙正法的最根本原因”。(《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它们生命构成的本源因素都不纯了,因素的因素都不纯了,这些是它们自己都发现不了的,用什么办法也无法使自己真正的纯正了。”(《北美巡回讲法》)

这些变异和不纯的物质(即“私心”)渗透在它们的思维方式之中,而它们变异的思想无时无刻不体现在人们身上。“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也充分地表现出了他们偏离法后心性所在的位置,充分地暴露了他们不纯的一面,……这和我们今天个人修炼的学员心性表现极其相似。宇宙的众生都在正法当中,所表现的一切可能都会体现在人这儿”(《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宇宙高层生命的变异,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身上所存在执著的最根本原因,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大法弟子在现阶段越修越觉得去掉自己执著非常难、付出非常大的根本原因。能不能做到真正静下心来学法,遇到问题真正的做到向内找,是我们能不能真正从本质上看清自己的不纯,从而归正自己的唯一方法,而要想真正的做到向内找,只有师父的大法才可能让我们做到,因为只有宇宙大法才是整个大穹中唯一的衡量对错的标准。

由此我更加深刻理解了师父正法的一些安排,师父为什么将宇宙大法传于众生,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个人修炼中,如何归正我们自身的变异,如何用去除变异后的纯正维护大法、圆融大法,关系到将来宇宙的一切。“在未来不同历史时期宇宙中如果出现破坏大法或生命有不同的表现时大法将如何正法、使一切圆融不破是非常重要的。”(《什么是功能》)“你们纯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证”(《致纽约法会的贺词》)。

以上是个人现阶段的一点体悟,不对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0/2329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