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连教养院亲历的血腥一幕

【明慧网2002年5月28日】2001年3月19日,在大连教养院的教学楼内150多位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我当时在五、六班的一个教室里,中午一群手持电棍的恶警在大队长乔威的带领下闯进教室,以搜查经文为名把我拉到走廊上叫我脱衣服,紧接着一根电棍就抵在我的脖子上电我,我的鼻子马上就出血了。它们把脱光衣服的我拉到办公室按倒在地上,用脚踩着我的头、胳膊和腿,用几根电棍同时电我,我只感到浑身疼痛,从脖子到脚都在巨痛中颤抖,我大声喊,它们就电我的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一个声音说“行了”,它们才停手。但是一个叫王军的恶警叫我起来撅着〈就是弯腰、低头、手向后高抬〉,我慢慢地坐起来,颤抖着穿着衣服,心中只有一念:绝不会向它们屈服。王军见我不从,把我拖到五、六班的教室当着两个班的大法弟子的面折磨我,叫“四防”〈劳教犯人〉在背后固定住我的脖子,不让我挣扎,用鞋底子打我的脸,鼻子又破了,血染红了衣服、地面,恶警王军视而不见,没有人性地又用电棍塞到我的后背衣服里电我,我仍不屈服。它们又把我拖到办公室电我,直到我倒地不动为止。一会儿,我觉得有水从头上浇下来,原来它们怕我晕死过去,象电影中的江姐一样往身上浇水。我已经被人抬到三楼的走廊上,腿和手被铐在一起。此时的楼下,电棍“啪啪”地响着,伴着痛苦而凄惨的叫声,传得很远很远。天不知什么时候黑了,躺在我身边的大法弟子多起来了,两个人被铐在一起,我们握着对方的手互相鼓励着,用眼睛对视着,胜过一切言语。

我身边躺着、坐着的人多起来,包括六、七十岁的老人。恶警不断用电棍摧残他们。天亮了,它们把我们抬到一个空房间里,共有十六人。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有的大法弟子被上老虎凳,身体哪个部位敏感电棍就电哪,有的大法弟子被活活打死。恶警们对大法弟子欠下笔笔血债。

大法弟子宁死不屈,邪恶的迫害一点儿也没把真修大法弟子吓倒。随着大法弟子的日益坚定,恶警也明白了,任何外力都改变不了正法信仰,但不知它们明不明白,行恶有恶报,它们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2268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