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人与江泽民 【明慧网】

两面人与江泽民

【明慧网2002年5月3日】小说《镜花缘》的第二十五回“越危垣潜出淑士关 登曲岸闲游两面国”中讲到多九公问唐敖、林之洋看到两面国中两面人的情况,唐敖、林之洋回答说:谁知他们个个头戴浩然巾,都把脑后遮住,只露一张正面,却把那面藏了。交谈时,正面的脸,看到穿绸衫的人,他们那种和颜悦色、满面谦恭光景,令人不觉可爱可亲,与别处迥不相同;但正面的脸看到穿布衫的人,陡然变了样子:脸上冷冷的,笑容也收了,谦恭也免了,停了半晌,他才答俺半句。多九公道:“说话只有一句,两句,怎么叫做半句?”林之洋道:“他的说话虽是一句,因他无情无绪,半吞半吐,及至到俺耳中,却只半句。当悄悄把他浩然巾揭起想看看背面的脸时:不意里面藏著一张恶脸,鼠眼鹰鼻,满面横肉。他见了人,把扫帚眉一皱,血盆口一张,伸出一条长舌,喷出一股毒气,霎时阴风惨惨,黑雾漫漫。当识破他的行藏,正面的脸登时露出本相,把好好一张脸变成青面獠牙,伸出一条长舌,犹如一把钢刀,忽隐忽现。

小说中用两面人来讽喻现实社会中的无耻小人,但细细想来,两面人在江泽民面前还真的自愧不如。

江泽民一面在1999年6月14日让新华社发表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的谈话,申明“‘公安机关就要对练功都进行镇压’完全是无中生有、蛊惑人心的谣言”,另一面在1999年7月22日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江泽民一面大讲要奉行以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的治国方针,另一面则以权代法,疯狂镇压“重德行善,讲真善忍的法轮功”;江泽民一面大讲三个代表,另一面却怕他宣称代表的‘人民’集体上访、让工人大批下岗;江泽民一面低三下四象小秘书一般向各国首脑亲自散发诬蔑法轮功的小册子,另一面对讲真相的正义之士操起屠刀‘杀无赦’;江泽民一面大喊无神论,另一面秘密豢养一些所谓的气功师和算命的,为它发功治病、预测吉凶,并耗资700万为自己办祈福延寿密教法会;江泽民一面不相信善恶有报,另一面怕下地狱,躲在家里抄“地藏经”;江泽民一面大讲反腐倡廉,一面却挥霍民脂民膏建什么大剧院,购豪华客机;江泽民一面大喊要法治,另一面却对法轮功迫害不敢下书面文件,而只用口头传达‘打了也白打,打死算自杀’;江泽民一面高喊,现在是中国人权改善的最好时期,另一面却因恶行,连续5次被国际人权组织评为人权恶棍,被一个国际记者组织列为全球新闻界的「十大公敌」并荣膺2001年“新闻公敌”第三名……

两面人正面的脸不管是和颜悦色也好、满面谦恭也好,其实都是在作秀,青面獠牙、长舌如刀的狰狞面孔才是他的本来面目。江泽民在外国元首面前梳梳头,唱唱我的太阳其实也都是在作秀,人大会议上挖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咋舌也只是它不作秀时的本来面目、在法轮功‘真、善、忍’面前才露出了它假、恶、私的狰狞、无耻、丑恶的真实面目。江泽民手操屠刀,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打压‘真善忍’;血盆口一张,伸出一条长舌,喷出一股毒气,阴风惨惨,黑雾漫漫又毒害、迷惑了多少善良的世人。

法轮功讲清真相就是要把江泽民的浩然巾揭起,识破其行藏,暴露其本来面目,制止罪恶,救度世人。别看江泽民凶神恶煞、叫嚣嘶嚎,其实是色厉内荏,胆小如鼠。江泽民的这次德国之行害怕法轮功都到了不敢再看到黄的或蓝颜色的地步,如果把黄色比喻大地,蓝色比喻天空的话,江泽民已经到了连天地都不敢看的地步了,它还能留存在天地间吗?江泽民当初镇压法轮功时挥舞着拳头,大喊灭灭灭的威风已经荡然无存,所剩的只有惊恐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