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大法弟子刘永来被迫害致死前后

【明慧网2002年5月3日】刘永来与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是六月初被强制送进大连教养院男队,进队初便遭到该大队管教及四防人员毒打,其中刘永来身体多处被电棍大面积烫伤(用刑高峰时六、七根电棍一起上,且专电敏感部位)。被强制违心表态后,管教仍对其进行迫害,强制他与其他学员喊、写所谓“三句话”并看、写所谓“揭批材料”。七月初迫害加剧。刘永来不堪忍受,利用到楼外清扫的机会从教学楼外挂消防楼梯跳下,当场身亡,用生命反抗邪恶势力的迫害。事发后管教乱成一团,多名参与打人的管教被调离,他们残害大法学员的行为也在“明慧网”曝光。此后迫害虽减轻,但不久又发生了大法学员被无故送关山教养院加重迫害的情况(20人以上)。刘永来的死完全是大连教养院逼出来的,大连教养院的不法官员要负全部责任。

关于刘永来被迫害致死事件的几点补充

1. 2001年7月7日上午,领着出去干活的警察叫姜涛,事件发生后,此人被调往五大队。直接看管刘永来的还有一警察叫朱凤山,此人极为邪恶,却一直摆出一幅伪善的面孔,但对付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却心狠手辣,此人在事件发生后,立刻就象一只瘟鸡一样,垂头丧气,提不起精神,此后被调到三大队。

2. 2001年7月7日下午,当时的男子大队大队长乔威给刘永来所在班级讲话,诬陷刘永来是畏罪自杀。

3. 刘永来死后,乔威及队里干部都对外宣称刘永来未留下任何遗书、遗言,但是在此事件平息后,当时管理二班的一个警察叫景殿科,曾经跟一些学员亲口承认刘永来有遗书留下,但是教养院却有意隐藏了遗书,它们要掩盖什么?其实教养院想要掩盖也是掩盖不了的,因为刘永来死前曾经告诉一位学员他身上有遗书,但是这位学员下落不明。

4. 刘永来死后,大队长乔威、教导员(吴)为了应付上面的调查,找来一些人给它们作伪证,教导员说刘永来是畏罪自杀,但是全体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给予了抵制,使它们没有得逞,乔威后来也被调往别处。

5. 此文所涉及的警察,每个人的双手都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当时的大队长乔威,此人长相极为凶恶,有一次大连电视台“真情驿站”栏目拍一个大连教养院如何“耐心”“细致”地“感化”的节目中,作为男子大队大队长的乔威,不仅没有它讲话,连一个正面的镜头都没有拍,原因就是它长相极恶,与节目名称不相称。在此节目中,代表男子大队发言的两名警察一个叫王军,一个叫景殿科,此二人是当时男子大队里最凶残的两个打手,王军后来调往别处,景殿科被升为副大队长,此人视大法弟子为眼中钉,它曾经说过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升的快,为了达到尽快升官的目的,它不遗余力地迫害大法弟子,而且还公开讲过:“要是把不转化的人全发送到新疆就好了。”

6. 刘永来的死,使教养院的邪恶势力有所收敛,也震撼了那些被强迫妥协的学员的心。那些被强迫妥协的学员也纷纷写了“严正声明”。

注:大法法理禁止自杀,请同修们在任何屈辱、残酷的环境下一定要坚持下去,要用来自大法的正念正信破除迫害。刘永来同修的死是大连教养院一手导致的,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把凶手绳之以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8/21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