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马三家的邪悟 揭露马三家的造假


【明慧网2002年5月6日】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被绑架的事。我是2000年7月15日想再次去北京正法,在火车站买完票候车时,被便衣认出被抓的。从此被关进看守所,这期间被非法提审时挨打受骂,家人托人问了两次,只要我说不炼马上就可以出去,可我都没有动心。可9月份被送去马三家劳教所后,却被那里的邪悟冲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关键时刻把握不住自己,背叛了大法。“修炼的人要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难度化,就容易毁了自己。”(《转法轮》204 页)正如师父所说:“表面上是不反对师父,骨子里是叫大家不要炼了,不要学了。”(《建议》)其实在这期间师父发表的经文明示了那些毒瘤的邪恶,明确告诉了我们应该如何去做。去年4月份被释放回来后悟回来,在痛苦中又产生错误的想法,还不如人家不去北京的了,人家一直在家修不是都挺好吗?还免得当叛徒。这又能怪谁呢?不能强调环境,去北京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太强了,后来挖自己的根,为什么误入歧途,自己总结出来三个方面:

一. 法学得不深,没真正做到以法为师,没站在法上认识法。
二. 对法不坚定,没真正放下生死。
三. 崇拜别人。认为人家学历又高,得法又早,还有跟过师父的班的,什么样的都有。认为自己没文化,悟性也差。

结果造成我没有正信、正念、正悟,所以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的事,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犯下了天大的罪业。知错必改,做了错事不掩盖,以后尽最大努力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决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积极投入到正法中去。

下面谈一件马三家见不得人的造假的事。女二所去年3月16日国外记者采访录像。提前几天就开始做准备工作,布置会议室,训练走方队。大家都猜可能有什么事。3月16日这天吃完早饭,干警就叫把被褥抱出去晒晒,大多数人不想晒,队长说不行,晒出去一半吧。然后把走方队的人留下,剩下的60多人用大客车拉到少年犯那个院,美其名曰看电影,上午在院里走步、跳舞、玩,下午没办法勉强往墙上放了一场模糊不清的电影(雷锋、乔安山的电影),一直到快5点了才把我们接了回来。

再看留下走方队的,她们说,今天可把我们累坏了,来了不少记者录像,这么照,那么照。(说不是西方记者)走完方队就让她们跳舞、拔河、打扑克、下棋,完全是造的假象。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为什么把被都抱出去,把人藏起来,为什么把床头卡剪下来,把墙上的小红旗专栏都拿下来(因为专栏里边有所有人的名字)怕国际上有影响?怕说中国把这么多的好人全关在监狱?所以就造假,让国外记者只见到三分之一的人。马三家干出这种事来,不可耻吗?由此可见一斑——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见不得人的。

不让坚修大法的学员睡觉。一分队有个叫王学力的大学生,晚上叫出去说做工作,到半夜回来时一瘸一拐的。后来听说是打的,恶警不让她说,说了就给加期。整天强迫洗脑,学那些反面教材。一分队有个50多岁叫孙素洁的教师,被叫到别的屋里,整天叫蹲着,手往上举,有时叛徒还打她。有个叫王东的,28岁(辽阳),方队长用了电棍。这是我亲眼所见。

最后奉劝那些误入歧途的人,不要自欺欺人地坚持马三家可笑、可耻的谎言了。正法还在继续,师父还在慈悲等待。不要自卑,赶快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来。师父在《建议》经文里说:“不用学了,不用炼了,你还是我的弟子吗?修炼人在圆满的最后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炼。”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3/21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