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纯净的心态面对人间首恶(译文)


【明慧网2002年5月7日】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星期二,江泽民在柏林一个接一个地参加会谈。我计划在他跟前打出大法的横幅,抗议他在中国对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残忍迫害,所以我也一直跟着。

当一些警察骑着摩托车高速驶过时,我的心没动。当我在十字路口碰到警察的封锁车时,心也没动。在十字路口所有的通道被封锁时,我已经站在车队将经过的路上了。我头顶上警察直升飞机的噪声这意味着江泽民应将从这儿经过。我的心完全是平静的,因为我知道当江泽民从这里经过时,他是胆怯和虚弱的。而且我有权在他的眼前展开我的横幅。三辆作为前卫的警车亮着蓝灯呼啸而来,警察的摩托护送队从我面前开过,我走上了人行道,对着黑色大轿车上的随行人员们展开了蓝色的横幅,上面写着黄颜色大字:“法轮大法在德国” 。

在那里聚集的邪恶在这一瞬间一定用了一切力量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他仅仅只是在机械的保护下挡住了照相机的镜头,所以只拍下了一部份。

在另一条被警察封锁的路上(总理府和国会大厦之间),一小队骑自行车的人挡住了警察的视线,这样一来,江泽民和他的随行人员又毫无阻挡地看到了我的横幅。

第三次,在我从Athlon旅馆去炼功场的途中,我又一次向车队展示了横幅。突然警察封锁了一个十字路口并挡住了我的路。就这样我被“分到了”第一排,我下了车并展开了我的横幅。每一次我的心都很平静,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另一次在随行人员从总理府出来时,周围挤满了警察。我只能直接在警察旁边举起横幅。其他同修这次能不受阻挡地打出他们的横幅,而我的横幅却被警察从中间抓住。他非常紧张,我的手可以感觉到他在颤抖。而我仍一直高举我的横幅,同时我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只是横幅。”他回答说:“我看不懂中文”。在此期间至少法轮大法开头的“法”和结尾“法”可以被看见。

还有一次,我多次被警察赶走,直到我站在离Athlon旅馆前红地毯五十米远的地方的人行道上,这使我能在离江泽民和他的车队只有两米的地方打出横幅。一个同修用录像机把它录了下来。我从同修那儿得知,其他大法弟子都同样以这样或那样的方法证实法,他们的成功都是因为能保持正念和一颗平静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