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正法活动点滴


【明慧网2002年4月23日】4月7日晚11点半左右与同修一行八人搭上了去德国柏林的夜班车,于八日晨9点左右赶到了第一天活动的起始站——亚力山大广场。11点新闻发布会开始,近一个小时的发布会期间,全体学员一直在持续发正念。12点半左右,游行开始,来自世界各地约五百位学员参加了环城大游行,普度、济世的音乐伴随着游行队伍,一路上默念正法口诀。在游行快到终点的时候,不少学员感到一股阴风袭来,而且走路都想打瞌睡。我们认清这是邪恶对我们的干扰,不让我们集中注意力发正念,但在强大的正念场下,很快我们就战胜了邪魔,最后游行队伍到达了总统府附近的一个公园里结束。

德国学员把我们合成几组,在江泽民车队可能经过的路线上到处都是我们的学员,我们一组被安排在江泽民下塌的艾得隆酒店(ADLON HOTEL)右边150米左右的马路正中间。一帮中国大使馆人员和学生已等候在酒店外,我们的学员也分散各处持续发正念。3点半左右,江泽民车队到达旅馆,全体大法弟子齐发正念,一大法弟子拿着一大喇叭对着酒店高声喊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责难逃”“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正义之声令邪恶胆寒。

傍晚,德国学员为大家准备了盒饭,大家席地而坐,吃完晚饭后,又开始集体炼功,发正念。夜里一批学员留下守夜,其余各回旅馆休息。经过一整天的持续发正念,在回旅馆的路上,我感到全身酸痛,而且是骨头里边痛。到旅馆后,左膝盖上一大块黑紫色,不觉微笑,我才不怕这邪恶对我的迫害呢。当晚睡意很沉,次日醒来,全身酸痛一扫而光,又精力充沛地迎接新的一天。

9日晨9点左右,我们又到达了ADLON酒店外。学员们正在炼功,我们听说不少弟子昨夜也住进了艾得隆酒店,在酒店里整夜发正念,听一开天目的学员说,昨天大法弟子们发出的功异常强烈,清除了很多大魔。我们炼了一会儿功,有消息说江泽民11点左右从柏林市政厅出来,学员们就陆续到达市政厅红楼旁。楼前的广场上围着长长的栏杆,很多警车停在路边。很多中国使馆雇来的学生以及使馆工作人员已等候在外。我们的一位女大法弟子站在前排一直在向前面的警察和旁边的学生洪法。我看到栏杆前排不同处打出了“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几面小横幅,警察并未干涉。不久,江泽民在多人搀扶下走出了市政厅大门,急着钻进了他的专车就溜走了。

这时我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法轮大法好”人群各处很快打出了各式小横幅和小黄旗“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此起彼伏。我旁边的一个大法弟子问我:“你会唱大法歌吗?”我说:“会。”我们就领头唱起了“法轮大法好”。当时有上百名中国学生,使馆官员及警察都听到了这响彻天宇的“法轮大法好”。不少学员拿出了随身带的大法真相资料给他们。他们陆续上车,几位西人学员把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彩色图片紧贴着大巴。一辆接着一辆展示给他们看。几位女学员对着每辆车一次又一次地说着:“同胞们,请你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将成为千古罪人。”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泪水几乎充盈了每一位学员的眼眶。这时,我突然发现马路对面一中国人鬼鬼祟祟地对着我们摄像,什么也没想,我立刻单手立掌,默念正法口诀。还没等我念完,那人就赶紧躲到一大巴后去了。在这强大的祥和慈悲的场中,大巴一辆辆从我们前面离开,车上不少人朝我们招手。

离开市政厅,听说江泽民要去总统府,我们又赶到总统府。那儿戒备森严,我们根本无法靠近。等了一会儿我们就离开了,又回到酒店。听学员讲早晨江刚走出酒店大厅就听到此起彼伏的“法轮大法好”,把他吓得两腿直哆嗦。

整个下午我们持续地炼功,学法,发正念,又有多家媒体到场采访。在一次炼静功时,我发现清瘦刚毅的赵明正在接受一电视台的采访。当大家稍作休息的时候,我和多位学员上前向他问好。他总是微笑着,并不多话。看着两年来受尽各种精神和肉体折磨的赵明在回到自由国度后又不辞辛苦地做着讲清真相的工作,让我们再一次感到师父的伟大和大法弟子那坚如磐石的心。

晚上听一西人学员讲,在江泽民从他赴宴处出来时,迎面又听到“法轮大法好”,一排西人弟子正立单掌对他发正念。他吓得差点晕过去。

夜里11点左右,众多台湾学员赶到酒店外,准备通宵发正念。我们30多位学员先到台湾学员的住宿处稍作休息,再于凌晨2点半赶回营地替换守上半夜的学员。当时下了半小时的雨,当我们到达时,发现两个学员睡在雨地里。我忍不住两眼发热,把我们能找到的衣服和被子盖在他们身上,想必他们几天未睡了。深夜,寒风阵阵袭来,只听到地上的蜡烛不时发出啪啪声。我们并不感到寒冷。望着同修们一张张深邃,坚毅和祥和的脸,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我们伴随着音乐,一次又一次发出我们那纯净和坚定的正念,铲除一切邪恶。一个多小时后,我的腰和膝盖疼痛异常,我甚至不能保持单盘姿势发正念。后来我就坐到我们一学员停在后面的车里去,脑海里除了正法口诀,很少有杂念。但不久,睡魔和寒冷又来干扰我。即使坐在车里,我还感到全身冻得发硬,于是我走出了车门,发现一部份学员一直盘坐着发正念。我到了酒店旁,发现不少学员整夜对着酒店发正念。马路对面,警察静静地看着我们,望着整夜守候在寒风中的我们,不知他们有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