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骂人就被抓进610洗脑班 长春市民详述警察暴力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七日】阳春三月,万物更新,百鸟争鸣,可在长春大地上却是草木皆兵,警车长鸣,多少大法弟子被捕,落入没有阳光、没有法律、没有人性的恐怖场所遭受迫害

3月5日,长春有线电视台八个频道公开揭露当权者编造的谎言,揭露邪恶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公安部门如临大敌,封锁路口严加盘查过路行人,大街小巷警察遍布,对法轮功学员挨家挨户进行搜查,连我这个尚未修炼法轮功的人也跟着吃了“锅烙”,在路上走着就被抓了。被抓后让我骂大法和李洪志先生,骂了就放,不骂则带走。我是一个有教养、有尊严的人,我不会骂人,更不愿人云亦云地应和别人做些违心的事。因此我也和那许多没有骂人的人一道被强行推上了警车,被强行送到一处没有任何执法部门标志的地方。这里的“工作人员”不穿警服,他们之间没有称呼,一个个如同黑社会的打手。下车后迎接我们的是一顿耳光,然后让我们交待姓名,用非人的种种酷刑逼供,让我们交待是否参加了3月5日的电视台事件。

有位姓郑的妇女因不服,双臂被倒背在身后,警察用手铐铐上,把她的两臂用力拉,将她的头夹在两腿中间用力压,压得她几乎窒息了才放手,反复三次把她弄得死去活来,两臂伸不了,双腿全部被踢肿、踢伤,打的耳光更是数不清。

开始轮到拷打我了,我情急之下忙申辩自己不是修炼法轮功的。一个打手气急败坏、声嘶力竭地说:“……(骂人话),不是炼法轮功的来凑什么热闹?”弄得我哭笑不得,说:“不是我来凑热闹,是你们把我抓来的。”那个打手恼羞成怒,回手又打了我两个耳光。

就这样我们几十个人像过筛子一样被一个个严刑拷打后,被非法关押起来。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了解到这里是长春市铁北“610”洗脑班,是按江泽民的意思针对法轮功学员而非法特设的临时机构,据说全国各地都设有类似机构,他们的职能是落实江泽民下达的一切有关迫害法轮功的非法决定。他们目空一切,肆意用非法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大加迫害。他们叫嚣:在这里不怕有人死,不怕有人告,打死算自杀。

这里劫持的是一批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天承受酷刑折磨,暴徒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我接触了这样的一些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有位60多岁的叫王秀萍的女人,在家里的被窝中被拖出来绑架,到长春大广拘留所,她为抗议绑架而绝食绝水15天,后又被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看她生命垂危不收。这种情况下本应送医院或释放,可警察却把她送到这里继续关押,这里的邪恶之徒每天对她强行灌食折磨,始终不放人。

一位叫陶俊英的老大娘,已是古稀老人,因炼法轮功被抓。由于年老体弱,送到哪里都不收。由于她不写“决裂书”,也被送到这里关押。

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连病人都不放过。60多岁的于春海,脑血栓半身不遂,公安局只是听说他炼法轮功,便把他从家里抓来,严刑逼供。

一个不知名的妇女走在大街上,无缘无故被抓,绝食抗议10天后已经奄奄一息。暴徒想放了她,又怕走漏这里的消息。恶徒们便给她注射了一种药,这药是从长春市凯旋精神病院拿来的,注射后使她大脑麻木失去记忆,无法行走,不能说话。这名妇女被拖出去,下落不明。

还有一个姓谭的,一个肾摘除,另一个肾被打坏,就这样还被按在地上粗暴灌食,经常挨打。

王铁刚60来岁,市局一处把他绑在铁椅子上一宿,酷刑折磨。

还有一位叫白小东的,是师范学校的老师,在劳教所已期满,街道又将其直接送到这里。

兰家乡有个姜亚芹,丈夫在朝阳沟被非法劳动教养,她被抓到这里,家中只有三个孩子在家,最小的才7岁。

吉大教授曾令文、新立城的小刘、徐淑香都是派出所以谈话为由,直接送到这里。

还有很多不知姓名的人……

这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的事实,我真难以想象是发生在社会主义国家里,过去我不知道“610”是什么组织、“洗脑班”是什么机构,现在我明白了“610”就是江泽民组建的非法组织,“洗脑班”就是私设公堂。公堂上刑讯逼供的恶毒打手们就是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人民警察”。

我终于被无罪释放了。夜色中,我独自一人缓缓走在街上,心中百感交集。我要问问江泽民:在打击法轮功这个问题上,党中央、全国人大、政协、国务院与你意见一致吗?为了维护你自己的专权,排除异己,在正常渠道得不到支持,你采取红头文件的方式践踏宪法,更以口头命令来达到自己一手遮天的目的,这就是中国腐败的根源。

长春铁北“610”洗脑班的所见所闻,使我想起日伪时期的黑太阳731部队,那是人间地狱,而现在的“610”则是阳光下的魔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3/21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