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的士」夜遇持刀客 讲真相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前些日子有一功友来找我,让我帮着她儿子开出租车(的士)。她儿子白天开,我晚上开。当时我想,开出租车接触人多,这不正是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吗?于是我答应了下来,每天下午六点左右由我出车。

这天我睡觉时做了个梦,梦见我朋友叫我去看他新买的一辆车。我到那一看是一辆红色高级小轿车。我一打开门,心里一惊:怎么有一口黑棺材在车里面?随后棺材的盖子自动开了,从里面钻出一个小男孩来。这是怎么回事?醒来后我将此梦讲给我妻子听,她说可能是有小人吧,现在安全局、公安局盯梢的不少,要多加注意,遇事发正念。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

出车的时间快到了,这时我总是感觉心神不定,便跟妻子说:「要不我就不出车了。」她说:「怕什么?有师父在,有法在。」我想也是,修炼人应时时保持正念。于是,我坐下来发起正念来。这时楼下响起了汽车喇叭声,车来了,我赶快穿好衣服就出车了。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想明天是全世界大法弟子齐发正念的日子,我得早点回家。

我便从火车站向东开。开出不到一百米远时,就见有俩个年轻人向我招手,我就将车开到他们跟前停稳。俩个人个头基本一样高,年龄大的不过三十岁(称甲),着蓝西服,黑领带,皮鞋擦的铮亮,剃一小平头,眼睛里隐约闪露着一丝野兽般的凶光。那年轻的二十岁刚出头(称乙)身穿浅蓝色方格夹克服,留长头发,东张西望的跟在甲的身后。甲问我去某某地方多少钱?我说车上有表,打表最准。他说打表太贵。我问有多远,甲说:「最多不过二十公里左右。」我说:「要不这样吧,打表到站后我再从计程费中让你五元钱。」俩人对目一视,点头说可以。这样甲坐后排,乙到前排坐在我的旁边。

上车后,甲说:「直奔××地方,具体地点开到时我再告诉你。」我说:「好。」就启动了车。俩人开始都不说话,过了一回,甲问:「这车是你自己的?还是租包的?」我说:「也不是自己的,也不是租包的,是给朋友帮忙。」甲继续问:「每天开到几点?每天平均挣多少钱?别人晚上都是俩个人开,你怎么一个人?不怕有坏人吗?」这时我借着这个话题,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向他们洪法。我说:「万事万物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再者善恶有报,只要不做坏事,就没有不好的事出现。」甲说:「也不定,就象我吧,干的也很好,总觉的自己也不坏,为什么好事却轮不到我头上?」我说你上车时我一看你这人就不一般。甲说:「是么?你会相面么?」我说:「不会,不过从你的眼神、五官看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甲说:「我老婆也这么说,她说我聪明是聪明,就是不用在正道上。」我说:「这是关键问题,不管做了好事,还是做了坏事,到时候都一定要有报应的,也就是说善恶必报。」甲说:「我怎么越听越与法轮功说的差不多。」我反问他:「你学过法轮功吗?法轮功是干什么的?」甲说:「我没学,可我们那有很多炼的。听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做好人。」我又问:「你信吗?」甲说:「我信法轮功。」我说:「那你为什么不炼?」甲说:「我炼那玩艺谁给我饭吃?」我说:「你炼你的功,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耶稣不是有句话,『天上飞的乌鸦上帝都赐给它一口饭吃』,何况我们这么大活人呢?我了解炼法轮功的人,不抽烟、不喝酒、不生气,还有福报呢!」甲突然一句话不说了。

这时我问还有多远?甲说:「过去前边的十字路口,从小桥向东走不远就到了。」到了路边一座小桥,甲用手一指说从这向东。向东走了大约五百米左右。甲说了声:「好了,停下吧!」我还未来得及停车,坐在我身边的乙突然抽出了一把长约四十公分、宽约五公分寒光闪闪的短刀来,对着我,威逼我赶快停车。我停下车后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甲说:「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快过年了,我们家揭不开锅了,我们都下岗了没有工作。我老婆刚生了孩子,实在没办法。我就叫着我的侄子,出来弄俩钱花。」说着,就把手伸到他那看上去重重的黑色手提包里去……。

在这荒郊野外,夜深人静、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突然遇到这种事情,我该怎么办呢?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真是心里有点不知所措。这时,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响起:「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是啊,这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我必须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要用慈悲善念对待他们,要抓住一切时机,洪扬好大法……。我正想着,他们拿着刀,顶着我的肋搜我的身。这时我坦然响亮的大笑了起来,这笑声好象震的天地都在颤动。

他们被我这笑声惊呆了。我说:「你们不就想要两个钱嘛?这好说,但是必须听我把话说完。你们为什么走这条路?如果你们现在都干着好工作的话?如果你们现在存有多少万元钱的话?叫你们走这条路,你们能干吗?是谁叫你们干的?」甲说:「是江××逼的,要不谁放着安稳日子不过?大冷天的找这麻烦?」我说:「我们都是一样的受害者,你们知道吗?江××每年拿出几十亿元人民币,搞电话监听、镇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我就是炼法轮功的。」说着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两份真相材料递给他们,甲、乙双手接着,继续听我说。我接着说:「你刚才也说信法轮功。现在公安局抓住发真相材料的,拘留的、判刑的、劳教的、打死的、打伤的,可能你们也都听说过。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还继续做着向世人讲清真相的事情,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是在救度你们呢!我们师父讲:『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如果不放下生死,我们能修到现在吗?还能救度你们吗?我们今天相遇也是很大的缘份,今晚我有预感,本来不想出车,可是我想,在这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好普度众生、救度世人的事情。」

我又把我出车前的那个梦讲给了他们听。我说:「我悟着可能就是来救你们的,你们这条路确实是条死路。我为了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到北京上访讲真相。也曾被拘留过,被关、被打,失去了工作,单位扣发工资,我将生死置之度外,忍受着你们难以想象的痛苦。你们知道吗?如果我不是炼法轮功的话,可能和你们一样,也可能比你们还厉害,因为我从小就练武术,碰见这些事,总是好打抱不平。今晚这事对我来说真的是小菜一碟。」

听到这里甲笑着说要跟我比试。我说:「我也不和你比试,你也比不过我,这是真的,因为我们修炼就是要修去这些不好的东西,这叫争斗心。」我又对乙说:「你那玩艺对我不好使,赶快收起来吧!」乙把刀立即收藏起来。我说:「你们过来。」我将师父的新经文录音放到汽车的放音机里,打开让他们听师父的新经文。他们静静的听着,听的很认真。大约听了二十分钟左右,这时甲双手抱头,捶胸顿足,后悔的说:「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干出这样的傻事来了?」并向我连连道歉。

我看着他们说:「我们的确是缘份,如果你们真的认识到了这事做的不对,就改正。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人一生活着的确不容易,认识到不足就是提高,改掉不足就是好人。」甲问:「怎么才能炼法轮功?」我说:「你最好先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了解了解书中到底说了些什么。如果能按照书上师父讲的去做的话,再炼动作,五套功法很简单。」甲说:「你能给我弄本书吗?」我当时答应:「可以,只要你想学。」这样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在这荒郊野外的洪法,我觉的有些眉目了,我便对他们说:「咱们回去好吗?」甲、乙互相看了一下,异口同声:「好!我们回去!」

快到我家了,我对他俩说:「走,一起去我家坐坐。」甲说:「太晚了,不打扰了。」我说:「走吧,我送一本《转法轮》书给你们拿回去看看。」他们见我说的很诚恳,便很放心的跟着我一块来到了我家。当时我妻子跟孩子都睡了,我便把妻子叫醒,对她说:「我有个朋友,妻子生了孩子,他父亲又有病,手头无钱,你看看咱家还有钱没有?」我妻子就把我家仅有的三百元钱拿了出来,又给了他们一本《转法轮》。甲双手接过书后说:「我一定尽快还你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你们真是好人。」

把他们送走后,我看到邻居(以前与我一块练武术的朋友)家的灯还亮着,于是,我把他叫了出来,把今晚发生的事跟他讲了一遍。他听后埋怨我为什么不早点叫他:「对这种人决不能手软,你多年练的武术干什么用了?」我说:「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修的就是『真善忍』,怎么能跟他们一样呢?」他叹了一口气说:「哎!对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真是不可思议。」

天亮后我回到家,我妻子问:「昨晚是怎么回事?」我就把经过告诉了她,她听着听着眼泪夺眶而出,豆大的泪珠不住的往下滴,说:多亏慈悲的师父保护。这时我的眼睛也模糊起来……。

出门时在院里正遇到我那位朋友的妈妈。她叫了我过去,拽着我的手,对我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我儿子都跟我说了。我看过那本《转法轮》,都是教人做好人,修『真善忍』没有错!」说着伸出大拇指:「你们师父真伟大!他的弟子真伟大!」又紧紧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放开,握的又是那样的紧,……。

第三天晚上,甲乙叔侄俩又来到了我家了,甲说:他回家后对老父亲说了此事的经过,他父亲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最后说了一句:「法轮功就是俺亲爹!」他妻子听完此事,要过《转法轮》去一口气看完,并说她也要修炼法轮功。甲又说:他三哥是公安局副局长,他去问他那当副局长的三哥。开始他三哥说法轮功的坏话,当他把认识了我、又看了大法的书、并且要炼法轮功的想法说出来之后,他三哥才说:「每当我说法轮功不好时,说句实在话,真的心里头很难受,很不是个滋味。」甲继续说:「这几天我什么都不干,就想看书,睡醒觉第一件事就是先拿过《转法轮》来看一下。」说着,他掀开衣服用手一指,让我看,原来是一个大口袋,里面装着《转法轮》。他说:「口袋是我自己缝上的,走哪带哪。」说完「嘿嘿」笑了,他笑的是那么开心,那么自然,那么天真。被他这真挚的笑声所感染,我也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