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证据的角度再论“自焚伪案”疑点

【明慧网2002年6月1日】“自焚伪案”发生后,被诬陷者一直在极艰苦的条件下,做着讲清真相的工作──将事件中的疑点揭露出来,告诉世人;而造假者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圆谎大做文章。虽然目前已有的真相资料已足以将事件的真伪告知世人,但我还是想把我从录像中看到的疑点谈出来作进一步补充。

其实,从电视台播放的内容看,造谣者们手中所掌握的录像资料肯定要比播出的内容多的多。按一般规律推断,如果要在法律上证明一件事情的真伪,应当尽可能提供出更多与更完整的证据,它们应该把所有拍到的录像资料都播放出来才能更有力地证明它们的观点,而为什么人们只看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镜头呢?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它们只想让人们看到这些,再多就要露馅儿了。只要能把事件与法轮功联系在一起就行。

在许多案件中我们都会看到,通过对案发现场的详细勘察、对案发过程的详细的分析与模拟,可以找出哪些事情是可能发生的,哪些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从而使案情大白。在“自焚伪案”中也存在着这样的疑点。

报导中说王进东先点的火,在画面中可以看出他与其他自焚者相隔很远,根本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而在其他几人的镜头中,我们只看到了三个人身上着火的镜头。这三个人从身高看是三个大人,而且从燃烧的火焰看这三个人是同时点火的,且位置较集中,可是在周围很大范围内并没有看到第五个人,也就是说应该还有个小孩才对。

近日出镜的那位王进东是否就因为曾被火灾烧伤过脸部,所以被荣幸地选中做王进东第三,就不得而知。从CCTV的天安门自焚录像片中,看到那个王进东脸部除了鼻子的三角区覆盖了一点点白色灭火剂、头上戴的假发套边上的松紧带清晰可见外,整个脸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奇怪的是,从送到医院去的那个王进东的脸部特写镜头看,和在天安门自焚时的照片大不相同了,但两颊的皮肤还是非常正常,没有被烧伤。而一年后冒出来的王进东就更不相同了,不但人不是同一个了,而且两颊、眼部、额头都出现了二、三度的严重烧伤。

- 王进东整个脸和额头都没有烧伤,非常光滑!
- 躺在医院里的王进东就发生变化了,大部份没有烧伤!
- 一年后冒出来的王进东怎么两颊、眼部出现二、三度严重烧伤?

当时有人给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病房打电话问这几个人的病情,接电话的护士冲口而出的话是:“没事,都好好的!”这是一句没有经过中共调教前的回答。此话是真是假,大家心里都有数。

都好好的,怎么小思影会死了?至死都不许家人探视,而且不许她的姥姥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还有,据王进东本人说,他是第一个点燃火的,那么奇怪的是,为什么后点火的刘春玲会烧死、陈果怎么会烧得没有了手、面目全非,小思影烧得胳膊成了炭状、伤重而亡?据当时的媒体透露,有的灭火器里喷出的是灭火剂,而有的灭火器里喷出的是汽油!难道有的必须死,而有的必须生?留着活口干什么用呢?难道就为了让他一次次上CCTV的《焦点谎谈》去蒙蔽、毒害咱老百姓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天安门自焚案到底是谁导演的呢?这个王进东又是从哪里搜罗到的呢?

自从王进东第三出镜后,很多人质疑他不是自焚的那个王进东,因为他们两个的脑袋顶长得不一样,这次王进东出来时就戴了一顶帽子,用来掩盖他的头顶形状。

就从这些就可以看出许多疑点来。

一、按常理,孩子无论如何应该和母亲在一起,特别是如此“重大”时刻。如果真有一个孩子也参加了自焚,那么我们就要问:孩子身上的火是谁点燃的?我们能想象一个12岁的小姑娘远离亲人,独自一人从容地往自己身上浇上汽油再点上火吗?

如果是妈妈给点的,那么刘春玲是先把女儿身上的火点燃了再跑很远去与那二个人一块自焚;还是自己身上点着了再跑去点女儿身上的火?

二、当小思影被晾在救护车尾喊着妈妈等着拍照时(抢救人员在给新闻工作者让出时间?抢救生命的时间不如播新闻的时间重要?)谁都会为之动容。但再想想,别说是火烧了,您遇到过孩子烫伤没有?他会怎样的哭喊?您能想象一个被烧伤的孩子会忍得住极大的痛苦而不紧不慢地喊妈妈吗?

另外,能在现场出现的人物(王进东、刘春玲、刘思影)也太具有戏剧性。一个呼喊了口号(而这口号根本就是莫名其妙,与法轮功风马牛不相及。);一个死无对证;一个最大限度地挑起了人们心中的仇恨(后也死无对证)。

如果要在法律上证明自焚案与法轮功有关,那么所有疑点都要在法庭上予以澄清,也要允许法轮功方面陈述自己的意见,才能最终拿出结论。当听不到被指责一方的声音的时候,能说这样的报导是公正的吗?

善良的中国百姓,当您有幸看到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时候,能不用心想一想孰是孰非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