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焚伪案一周年,《焦点访谈》再行骗


【明慧网2002年1月24日】2002年元月22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对去年天安门自焚事件中的七人进行了跟踪采访,使人不得不想起那触目惊心的一幕幕,但是这次的作假手段比上次更加拙劣。如果大家对当时的《焦点访谈》记忆犹新的话,不难看出今天的《焦点访谈》更是漏洞百出。

先说王进东:

从跟踪采访中我们得以看到了今天的王进东的近况,他与去年在天安门广场坐在地上高喊口号的王进东差别太大了。

手指:去年王进东自焚未遂,手结着“印”,坐在地上(结印的姿势根本不对)两腿间放着完好的雪碧瓶,虽然“结印”的方法不对,但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两只手呈灰色且活动自如,特别是他推开灭火毯的一瞬间,手指反应之快,运动自如的程度足以证明他的手烧伤并不严重。

今年的王进东双手被烧成残废,动作极其不灵活,记者给了王一个大特写,记者与王握手,王的十个手指均被烧伤,这次他们见面才能握手,记者说:“上次我们见面还握不起来呢!”为了证明王被烧伤的程度,记者又特意拍下了王进东要写亲身经历的特写。我们看到王的双手均有不同程度的烧伤残疾,这和去年的王进东运动自如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面部:去年刘思影被烧伤后,从《焦点访谈》中的特写镜头中我们看到她的面部被烧成黑色,而且面部烧的黑一块,白一块,伤势严重,而王进东受伤后面部深灰色,面部平滑,无明显伤痕证明王进东的面部伤势并不严重,王进东推开蒙在头上的灭火毯时,就象掀开盖头一样的轻松,并没有烧伤后痛苦的表情,今天的王进东面部呈大面积烧伤状,鼻梁子都塌下去了,这只能证明去年和今年的王进东很难是同一个人。

头发:去年王进东坐在地上,头发的前半部分成秃顶状,而脑后部“长”了厚厚的头发,让人感觉象戴了假发套一样,如此大的火,把面部和衣服裤子都烧伤了,可他的头发却安然无损,整齐地披在脑后。今天,王进东面部被大面积烧伤,说话嘴唇运动都不方便,鼻梁下塌,可他的头发却异常地好,头发长得整齐且鬓角清晰,这和他那张烧伤的脸形成了极大的反差。难道去年的大火那么听话地只“烧”脸部不“烧”头发吗?要知道人的头发是最容易被烧着的!如果他的头发不做特殊处理的话,这一头整齐的板寸也不会留到今天的!

耳朵:请大家注意,去年坐在地上,用完好无损的手迅速推开灭火毯的王进东的耳朵是圆的,而今天的王进东的耳朵却是长的,那去年的王进东到底是谁呢?是公安的内线吗?

再说陈果:

看过《焦点访谈》后,我们当晚就找到了离中央音乐学院最近的炼功点的一位老学员了解陈果的情况,这位老学员讲他自己从95年秋到这儿炼功。音乐学院的大法学员都在这里炼功,他经常看到与陈果同宿舍的张倩来炼功,但从未见到过陈果,张倩还去音乐学院自发组织的学法小组学法,从未见到过陈果。

这位老学员还讲:去年四五月份,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对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跟踪采访,他亲眼看到张倩,张倩是在石家庄被抓回京的,已被迫放弃信仰,采访中张倩对记者说:“陈果问我你学的什么功?”张倩说:“法轮功”。陈问:“好不好。”张答:“好”。张倩说陈果学了不长时间就不学了。而且张倩跟陈果同宿舍住了几年从未见过她炼过功。这能证明陈果是法轮功学员吗?

回想两年来江泽民集团拼命诋毁法轮功的形象,但结果恰恰相反,两年来法轮功的足迹走遍了世界每一个角落,得到世界各族善良人民的支持和帮助,即使是在中国大陆消息被极其严密封锁的情况下,群众对法轮功已有了正确的认识。记得去年的自焚事件发生后,街头巷尾被蒙蔽的人们都谈论法轮功如何的可怕,经过我们全面的讲清真相,到傅怡彬杀父害妻案出台的时候,人们对法轮功都有了正面的了解,有很多常人都说:“我看傅怡彬就是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