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使馆前密集发正念的体会


【明慧网2002年6月13日】在修炼中,我曾对自己不去使馆曾经找了种种借口,比如,自己手里还有其它大法工作,自己擅长做其它方面的工作,使馆反正也有人去,自己应把时间节省下来,做些别的工作等。

但是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出现做事效率低,干扰大,虽然自己也愿意付出,愿意吃苦,可是还是经常被干扰抑制的很厉害。有时觉得头脑发木,有时觉得懒得动,我心里清楚不应该是这个状态,可是又不知怎样突破。而这两天的使馆密集发正念,我有了很大的突破。

上班的弟子,来自外在的忙碌、压力、时间紧,往往是他们面临的困难。而作为没有工作,在家时间较多的弟子,我个人体会来自身体内在的干扰要大的多。在我前一段的修炼中,当我突破到一处时,我发现在我身体中有一个带状地带,它靠近我的表面,这个地带完全是散乱的,聚集了很多已经败坏的物质。当我看清了它们时,瞬间它们就不存在了。但是这个地带曾经是干扰我的很大的一个因素,表现形式为一个很正的念,传到这个地带就开始动摇。

那天在读《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看到“大家知道,李洪志是以常人的表现形式,是以常人的身体,全宇宙生命最低的语言──人的语言,而且是人今天最浅白的语言和修炼的最低形式──气功这种方式来做这件事情,迷住了宇宙中的一切众生。”读到此时,我突然悟到,到使馆,虽然简简单单,也无需特殊的技能,可却是非常伟大而了不起的。我突然感到,那些天天坚持去使馆请愿和发正念的老妈妈实在是了不起。当然我们在正法中,有很多事情要做,大家有不同的分工,也都是很伟大的。但是,什么人才能够在邪魔的聚集地坐得住,不是得金刚不动吗?这边平平静静,那边另外空间魔可是在想尽办法的干扰破坏。如果不是金刚不动,能坐得住吗?在正法的前沿,只要你心在法上,这又是一个很快能将人锤炼成金刚不动的修炼者的特殊岗位。

三天的使馆连续发正念,我常常感到体内汹涌澎湃,波澜壮阔,变化非常之大。由于使馆邪恶的密度大,此时,它们也拼命地要动,要去增援首恶,我们堵了它们的门,正好可以大量的销毁它们。感觉上这两天销毁的魔比很久以来销毁的都多。而在家中发正念却远不如使馆销毁的魔多。

这些钻我的漏处存活的邪魔,它们一直以来在抑制着我,也迫害着别的同修。我体会到,当我们肩负着除恶的责任,而我们却没有做到时,这些变异的物质,存在我们的体中,干扰着我们,我们所做的正法的其它工作也会受影响。如果我们能把发正念与做其它的大法工作有机地结合起来,才能二者得兼,相得益彰。师父一直在慈悲地等待,等待着我们走出人来。当我们被人的观念障碍时,又何谈走出人来。修炼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们是不是能真的以修炼者的心态,不带人的观念去做正法的事是很关键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