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关键时刻做一个真正的神


【明慧网2002年6月4日】 连续三天,师尊的经文一篇接一篇,对弟子的震撼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觉得这是在告诉我们,一个正法进程中的重要时刻就在我们面前。一些同修这几天在发表的文章中谈到99年的4.25,我觉得99年邪恶物质因素总体数量及密度极大,而在其实质性的部分被师父承担、其数量在过去三年的正法中(特别是发正念中)被大量清除后的今天,我们面临的难度和这件事情对整个正法进程的作用虽然与当初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这的确是又一次考验我们全体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人的关键历史时刻。

首恶的东欧之行,通过前几天网上的集体讨论之后,海外弟子在法理上都有了较清晰的认识,许多同修都在克服重重困难的情况下迅速到位,实在不能成行的同修也很明确自己在现有条件下如何同心同德地配合整体并同样积极地行动了起来。一个个法粒子正在有序地形成一个整体。面对这场正邪大战,我们觉得自己正在真正拥有了大法赋予的坚不可摧的力量。

然而,一个现象被我们忽视了,在经过一周的讨论中,很多海外西人同修和国内的同修一直没有参与进来,好象这件事情真的只是对海外华人弟子的考试似的。而海外同修也很少谈到在这件事中如何与国内同修形成整体的问题……

今天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后就接着打坐,一幅清晰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国内的同修手里拿着“法轮大法好”的大横幅,人多得令一切围观的众生目瞪口呆,场面庄严肃穆,透出了无坚不摧的力量。定中出了一念:这就对了。出定后想起了这个画面,也没有往深里想,直到后来看到师父的新经文《神路难》 ,心中突然有了全新的认识。

我个人体会,在第一篇《入无生之门》中,师父明确告诉了我们,邪恶下入无生之门的时刻已经定下了。在第二篇《正念正行》中师父告诉我们不但要有正念,还要有正行,并且告诉了我们应以什么样的状态去做好。正所谓天上成象,地上成形。要改写历史、开创未来,我们就必须在地上成形。在第三篇《神路难》中我看到的是师父已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我们中的很多人却局限在人认识法的水平上,跟不上正法进程,迟迟走不出人来。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讲到,正法弟子的主体在大陆,在如此大的天象变化下,我们都没有想到如何国外国内同修形成整体之象,这是不行的。师尊在讲法中曾明确讲到过:“我在1999年的7.20就把7.20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北美巡回讲法》),我理解那时我们就有一切力量否定这场邪恶的考验,然而由于我们在修炼上不能走出人,我们没有能够在地上成形,走出来的人仍然是太少了。

我个人理解,这次又是一次整体破除旧势力安排的正法时刻,当邪恶势力以考验海外弟子的借口安排了东欧之行后,可想所有残余的邪恶都会紧随魔头左右,海外弟子的近距离发正念将使它们受到根本上的兵力牵制,这时就为国内同修创造了一个较安全的正法环境。其实师父看的就是我们的一颗心,心到了,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旧宇宙中仍然遵循旧法理的众神也会无话可说。

我们仅仅认识到旧势力的安排这是不够的,海外部分弟子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也是不够的,而全体大法弟子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有机的整体,走出人来,成为新宇宙需要的那样纯正伟大的神,才是正法进程的需要。

《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有这样一段:
问:在北京类似事件中,坚定实修者怎样?
师:坚定实修者怎样,你这话什么意思?好像大家都没有听明白吧?就是说你没有参与,你自己“坚定实修”了,是不是这个意思?话中有为自己失去圆满机会而找理由根据,心都用到我这来了。道理我已经讲得再清楚不过了。每一次事情,出现这个大的事情的时候,都是一个最好的考验学员走出那圆满的那最好的一步,最好的时机。

我们有的人就能走出来,有的人他还觉得自己为了实修不动呢。圆满了你都不动,我看你怎么办,你也不想圆满。光是修,修为了什么?不是圆满吗?实际上是为你自己找借口,为你另外一颗心找借口。不是实修不动,你平时表现得真的那么实修,那么不动吗?

在《挖根》中师父讲:“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

如果说在三年前我们还可以说是由于对法认识得不清不能走出人,那么在师父将一切法都讲明了的今天,我们要不要自己往上走呢?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及时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5/2281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