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的遭遇使我同情每一个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2年6月13日】我的母亲是从九七年开始练习法轮功的。练功后的她看起来比以前开朗多了。她不但每天练功,还熟读有关书籍,并且反复聆听成套的录音带。记得她很用功,把《转法轮》读了一遍又一遍,她跟我讲她已经读了上百遍了,有的段落已经可以背下来了。她还曾经送过我一本《转法轮》,希望我也成为法轮功学员。由于我当时工作太忙,年轻又没有恒心,所以没有仔细读。

谁知九九年的夏天,突然有一天法轮功竟然被禁止了。我还记得那一天电视里反复播放着由播音员宣读的公告,紧张的气氛使我这个黑五类的后代立刻意识到XX党的独裁者为了维护独裁统治又在搞一场全国性的运动,我预感到他们不会放过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包括我母亲。

从那天开始我母亲就被工作单位的领导、街道的积极分子和派出所的警察们轮流“谈心”。开始的时候我母亲象征性地交了两本书(其实不该向邪恶妥协),没想到他们还是没放过她,追问她是否还有没交出来的。在以前的多次运动中,我母亲曾经有过不止一次被抄家的经历,无奈的她只好把剩下的书和录音带也交了出来。但他们还是不死心,继续向她施压。我感受到几经运动的母亲心灵和精神上承受的巨大压力。我深知母亲是个倔强的人,深信她在默默的捍卫着自己的信仰与自由。虽然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我通过我母亲的遭遇我同情每一个法轮功学员。

令我气愤的是,已将近三年了,警察还是隔三差五的突然出现在我家,打着关心的幌子来监视我母亲的一举一动。更可怕的是那些居民委员会的积极分子们,她们就住在周围,随时随地窥视着。我的家在这场运动中又一次成为被监视对象,我的亲人在这场运动中又一次成为“被改造对象”。我相信除了我还有许多中国人都已经熟悉共产党的一贯作风:为了维护独裁统治地位,他们可以不择手段剥夺百姓的各种权利。我坚信像我们这样被压抑的中国人们总会有一天能够得到真正的自由,人权得到尊重的那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0/2330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