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校副校长:与其相信媒体宣传,不如借来经书看看


【明慧网2002年6月18日】他是我的好友,一位地方党校的副校长,是一位入党多年,身居领导岗位几十年的老同志。他平时为人朴实厚道,廉洁奉公,有思想,有辨别能力,是深受群众尊敬的好领导。他经过一年多对法轮功全部书籍的学习、观察、思考,最后选择了修炼的路。他向我讲述了这个过程。

事情得从1999年7月20日当权者对法轮功开始迫害说起。从那天起,电视、广播、报纸等新闻媒体如出一辙,轮番轰炸,对法轮功创始人及其弟子不断地进行“揭批”,后逐渐升级定性,继而又抛出“自焚”、“杀家人”等等。这些问题使他产生许多质疑。

他第一个想不通的是,他熟悉的周围的炼功人,也没有妨碍过众人,多数善良和气,乐于助人,从没见和邻居有什么争吵。7年多来他们的身体健康了,对人更谦虚了,多年慢性病缠身的人也不用再吃药了,甚至他要好的一位朋友,晚期癌症病人,被医院判之“需终生治疗与服药”,炼功5年后,没有吃过一粒药,没花国家一分钱,就完全康复了,而且原来的腰、腿、肩疼、胃溃疡等病症也一扫而光了。在他朋友的身上找不着任何一点老年人的迹象,这是他亲见的事实,未曾听说过有什么人炼法轮功走火入魔等等现象,功法神奇令人震惊。7.20以后突然铺天盖地的报道了1400例,这与他所见到的是不相符的。

第二个想不通的是,假如炼法轮功的人象喉舌媒体所宣传的最后圆满的手段是“自焚”,是“杀家人”,这种违背人所能接受的圆满方式,那么又有谁会参加这样的功法呢?除非这些人神经上有问题,否则,7年来为什么迅速的扩展到近亿人炼功呢?这里边究竟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吸引着他们呢?

第三个想不通的是,自7.20以后,他们不间断地到北京去上访,去和平请愿,去天安门广场炼功,打横幅,证实大法是正法,证实师父的清白,却遭到的是被野蛮的扣押,遣送地方处置,被罚款,被劳教,被判刑,被关押,被强行洗脑,甚至被送精神病院,甚至被流氓性的虐杀,被迫害致死,而上访人员依旧不断,高达数万人次以上,为什么这些人不去“自焚”求得圆满呢?后一个阶段还报道有外国人来天安门炼功、请愿,这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们究竟是怎样一个群体呢?更令人费解的是他们既没有寺庙,又没有办公室,现在国内更没有他们集体炼功的场所,当权者不断地给他们办所谓的“学习班”,强令他们接受“不炼功”,人为地让他们写“保证书”等,他们至死不屈,不改变他们的信仰,出来后仍旧做他们该做的事情,那么是谁领导着他们这样自觉自愿的干呢?他们大多数人没有工资,一些人被开除公职,被迫下岗,有的流离失所,但仍旧义务地为老百姓发资料,讲真相,做标语,发真相光盘等。凝聚力之强,是他最难以理解的。

第四个想不通的是,政府长期抽调各部门中层领导干部和各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的人员不分昼夜办所谓的“转化班”,未被“转化”的连家属、本单位领导都受牵连,他们要监视他,出了“上访”的问题,大家都有责任,都有职务、岗位不保的危险。对于这么一些默默承受,不怒、不怨的赤手空拳的人民,政府为什么要下这么大的人力、财力去强制改变他们的信仰呢?难道他们不应该有自己信仰的权利吗?

第五个想不通的是,这批炼功人,没有暴力行为,没有触犯国家法律,而他们的子女就业、当兵、升学都受到牵连,试卷答题中都要对他们进行审查,受亲属影响他们有可能当不了兵,升不了学,入不了党,分配不了工作,等等一些列社会问题都会出现,这难道也是公平的吗?这些人做好人难道也有罪吗?好人多了难道不是对当权者治国更有利吗?总之,当前这个世界怪事真多,令人费解。

回想文化大革命期间,全国上下批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当时刘少奇被定成“叛徒、工贼、内奸”,讲什么铁证如山,把他们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结果刘少奇被逼含冤而死。文革后期不也照样被平反昭雪了吗?历史证明,政府划定的东西,不一定都是正确的。近四十年的工作中,历经四清、文化大革命,中国的政治太可怕了,它风云突变,变幻莫测,它能使“英雄”变成魔鬼,能使白的变成黑的,能使好的变成坏的,能使蛀虫变成治国的“栋梁”……。实在不能再“盲从”听之任之了。当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了这么大的法轮功事件,人活着就要把大事弄明白,于是乎他为自己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决心彻底了解法轮功。不然只是偏听新闻报道之类的言辞,说明不了实质的东西。“我要借阅法轮功的全部书籍及李老师的经文,进一步了解法轮功的实质。”

他从2001年2月份到2002年4月份,经历了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他从头至尾,全面阅读了李老师的各地讲法,各篇经文,认真地读了李老师的《转法轮》,他越看越爱看,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严重高血压病症的人,血压经常在150~220之间徘徊,长年服药,从不间断。今年春节后他只顾抓紧时间读书,竟忘记了吃药,也没有感到过不舒服,突然在4月份的一天,医生到他家串门,问起了他的健康情况,他才想起,一量血压竟然是80~130。他震惊了,他感到法轮功太神奇了,他无意中受益了,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他找了自己的好友,让其教自己动作。——他已经比较全面地了解了炼功人。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6/2348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