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正法进程


【明慧网2002年6月21日】通过学法,阅读网上文章,结合自己近一段亲身经历和修炼状态,谈谈我对正法的理解。

一、大法弟子的威德不应建立在被迫害中

3月14日上午10点多钟,我正在班上擦玻璃,打扫卫生,电话响了。亲友告诉我说,要有思想准备,县里公安人员把你的情况都记去了,要到你单位调查你,怀疑你干了XX事。听到此消息后,当时很紧张,全身有些紧,口有点干,思想中被审、被打、被迫害的景象往出返,这时正念告诉我要除恶和学法,我提醒我自己,思想时刻不能离开法。我清除自己思想中一切不是我的思想,我问自己:为什么要紧张?为什么要怕?紧张的是谁?是谁害怕?我时刻在清醒自己,我明显感到旧势力竭力地要我想那件事的来龙去脉,要我想到同修被迫害的情景,我正念清除不属于自己的这些念头。清理了还有,反映出来再清理。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还这样想呢?这种想法的根源是什么呢?我检查自己后,发现我是怕,我背师父的诗“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中的“无存”)我问自己,修炼人怕死吗?如果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这时身体一下轻松下来了。

我回到家里把传单想转移到同修家,可一想,不能给同修带来紧张和麻烦,于是我把传单放在了一个妥善的地方。这时母亲来电话让我去一趟。显然母亲已经知道了消息。我并没急着去母亲家,我回到了单位,到办公室时已经是中午了。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缓冲,并通过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我发现我正念在强大,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1)我在做宇宙最正的事,没有错。我没有一丝一毫检讨和回想自己做事的纰漏等反思,我非常清醒这是旧势力的破坏,所以我完全没有必要用人的思想去想此事的前因后果。思想中一有“此事哪有纰漏呢?”这一想法我就清除它,因为这不是我的思想。(到今天为止,我都不去想这件事的具体如何如何。)
(2)我要学法。学法时这件事不时向我脑中返,我坚决清除。我清楚地看到旧势力的目的,它想干扰我。我不承认它,它一出现我就清除掉。
(3)我要发正念除恶。两个小时前我想过出走,但我又马上问自己“为什么要出走呢?”“师父安排我出走了吗?”这时脑子里又出现了“出走也可以正法呀!”这一念头。我马上意识到不对,难道我们大法弟子非得流离失所吗?我们不应该有家庭和工作吗?此事一出时,虽然我有些心态不稳,现在我认识到了发正念清除邪恶,因为人在我们修炼人面前什么也不是,真正的原因是邪恶在加持人,如果把邪恶消除掉,这场魔难也就没有了。以前和同修交流过,只是交流时在和平的环境中,没有遇到事,而现在事情就摆在面前。
(4)大法弟子不怕打,不怕压,不怕死,但是大法弟子就应该被打压吗?邪恶根本就不配考验大法弟子。

从得到消息开始,我几乎是半小时一发正念。下午3点左右,我回到了母亲家。这时我心不再紧,身体也轻松了下来。我安慰母亲说没事,又简单地给母亲讲了长春3月5日电视台公映真相之事,我告诉母亲真相快大白了。(要说明一下,我们全家只有我一个人修炼。)由于我心里很轻松,母亲也没有太紧张。

下班回家后,我一边做饭一边听法。我每天都是这样,晚上能听一个小时的法,早上听一个小时的法,在班上一有时间就学法。妻子和女儿回来了,妻子心情非常沉重,没说什么就下楼买东西去了。这时有砸门声,我从门往外看,还没看清楚就听外边吼到:“看什么看,赶紧开门!”我听出来是三弟的声音,我三弟对我学大法不理解,他下岗了心里非常不平衡。现在他对我大吵大嚷,说:“咱妈躺在床上,不吃饭,你看怎么办?”“你炼就炼你自己的,为什么牵连家人?如果你再做洪法的事,我用刀砍了你!”他的酒气很重,我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哥哥,你没有资格这样跟我讲话。我是妈的好儿子,我比你做得好。”我在墙上用手写了一个“人”字, “你知道‘人’字的含义吗?我在做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并一脸严肃地说:“这是我的家,没事请你走吧。”我没选择这时跟他过多的讲,因为我非常清醒,我现在不能被他过多地干扰。三弟又向我说了几句不敬的话,但也让我的正气、正念给击退了。我心里明白,他是被旧势力操纵的。他有坏思想,但在这件事上他是受害者。三弟走后,我感觉到身体内部在无限的扩大。

我和女儿吃了晚饭,妻子说吃不下,泪水不时在她脸上流下来。我并没有向妻子解释什么,我心里清楚,做为大法弟子,在魔难面前如何学好法,正念清除邪恶,使魔难不复存在是对周围一切亲友、同事的最大的善。因为他们根本也不应该受到伤害。我在学法,我在发正念。也许是我神的一面很强吧,夜里醒了几次,发正念。有一次醒来,主意识不是很强,所以想到明天上班可能面对被捕,思想中出现了怕,我马上让自己全部醒来,问自己,是谁在怕?怕的是我吗?我应该怕吗?邪恶它配考验我吗?我是大法弟子,我在救人,而它们在把人拖向地狱呀。这些认识不是和同们修早就探讨明白了吗?但那时没有压力,现在是真正的考验哪。发过正念后,我的心无比坚定。

早上我照样很早起来做功,只是发正念的次数增加了。照常做饭、听法。

15日,我照常上班,这时我的心态稳了,但我提醒自己注意思想中的一思一念,不是我的念头一定要清除。师父在国外讲法中是这样讲的:“一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一个修炼人的历史,无数无量无计的神都在看着大法弟子的每一念、每一行为,一个修炼者有决心走向圆满,为什么就过不了这一关呢?”(《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我悟到大法弟子不只是在人类空间证实法,而是在不同空间、在宇宙中证实法的伟大。(在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发表后,自己更加明白了大法弟子更大的责任和救度众生的更大含义。)

我在班上学法,发正念。我感到时间的可贵,眼睛不愿离开法。

10点钟,领导找我让我陪同去工地,11点多钟回到班上。中午我不再睡觉,而是学法,发正念。下午2点钟左右,办公室主任找我说:“上午公安分局到保卫科调查你来了,你出去了,他们就走了。”我证实了正念的作用。因为我心中有很强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从里到外都那么纯净,邪恶们不配接触我,不是我怕,而是它们不配,因为我修的是宇宙根本大法。”

这里还应说明一下,我的亲友打电话给我出主意,告诉我和单位领导打一下招呼,好让他们保护我,我是怎么想的呢?我根本不会和领导及保卫科打招呼的,因为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是一思一念的否定,人的任何想法和行为都无能为力,但是我们只要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这个宇宙。”(《转法轮》

下班时我给亲友以及我的父母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说公安来过了,没事了。因为我知道他们在承受邪恶的迫害,他们是常人哪。

回家照常做饭、听法和发正念,但这时思想中有暂时躲过此事的欢喜心。我马上意识到了,清除了。

16日是星期六,这天我几乎都在学法、发正念,而且学法时心很静,发正念时感到正念很纯。下面我谈一谈发正念时思想的变化和升华。此事出现时,发正念是为了避免此事,后来发现这种想法不对,认识到邪恶不应该迫害大法弟子,我在证实法,师父讲大法弟子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做为大法弟子首先是放下生死的,但是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对于邪恶的清除是在正法,是对法负责,对众生慈悲的表现。在持续发正念时,有几次出现了懈怠的情况,我又马上意识到不对头。我问我自己,是谁不愿意发正念?为什么发正念?你不应该主动发正念吗?“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正念除恶是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因为我们有修好的一面,是伟大的神,神能不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吗?否则不符合新宇宙神的标准。那么我能在迫害来了,加紧发正念,迫害没来就不发了吗?这时我忽然想起十几天前和同修说过:“我觉得整点发正念,没什么作用,所以没做。”这时我对照法找到了原来心性的偏差,自己没有真正认识到正念的作用。这时我的思想开始了升华:如果我修好了,用正念在另外空间把此事解决了,把邪恶清除了,对旧势力的安排破除了,阻止了旧势力对我及周边的人的迫害的发生,我不也是救了它们旧势力了吗?

可是到了下午4点多钟,情况突变了。电话中传来父母的气愤的吼声,父亲大骂我,说亲友又来电话了,又发现XX了。母亲也说了些不好的话,他们似乎气得不行了。妻子流着泪说她管不了我。父母说要来我家把师父法像等收走,这时我有些着急了,因为自从听到消息后,没有动一丝念头想把师父法像收起来。我的心非常坚定,只要我不动心,任何人都动不了师父的法像。师父的法像谁都能动吗?我通过电话告诉父母说:“我并没有错。”并非常坚定地说:“你们就当我99年摩托车祸死了好了(那次车祸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平安无事。)我母亲听后让我再说一遍,我就又说了一遍:“你们就当我99年摩托车祸死了。”父母以及妻子再也不吱声了。一切平静下来了,我悟到一个修炼人在魔难面前首先应该放下生死。“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看透了旧势力的邪恶目的,想干扰我学法和发正念,但我把它破除了,随后给予它的是强大的正念。

星期日的5点、6点、7点,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时,我感到自己正念的强大,而且心中的目标不只是迫害我的邪恶了,而是很大范围的。

星期日上午,我家排水管坏了,到劳务市场找人安装,顺便买了一面大镜子(我妻子和女儿早就要买的)。这几天只要是有机会我就向人们讲长春3月5日放光盘的喜讯,人们听后都非常惊喜。我从内心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下午,领导找我,让我准备一下,星期一到外地出差。听后心里非常高兴,这样星期一不在单位,又可以把事躲过去了。可仔细一想,发现又不对了,我为什么总要想到躲呢?为什么不敢面对魔难呢?在魔难面前逃能逃过去吗?我不是还是怕邪恶吗?我做到了金刚不破吗?我把不正的思想都清除了。

晚上我陪女儿打了会儿羽毛球,看着女儿可爱的笑脸,心中也想到了师父的好多讲法,我问自己,大法弟子不应该有家庭吗?不应该有工作吗?我不执著于家庭和工作,但我不应该有美好的家庭和正常的工作环境吗?我们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正的生命,在世间助师正法,不应该有更好的一切吗?就一定要承受邪恶的迫害吗?这绝不是师父的安排,师父安排的路对弟子来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还要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肩负更大的责任,不让旧势力迫害我,这本身就是我应该做到的责任。是对法负责。

星期一照常早起炼功、做饭、听法。在上班前,忽然想起了师父的话:“你们知道耶稣为什么被钉在十字架上?你们知道释迦牟尼为什么非得涅槃吗?”(《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是呀,耶稣为什么被钉在十字架上?释迦牟尼为什么非得涅槃呀?我们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被迫害呢?这不都是旧宇宙的理吗?现在是正法时期,那么正法正的是什么?正的是谁呢?正的不是旧的宇宙的理吗?不是旧势力它们吗?这时我想起了一个月前,我和同修讲过:“我即使粉身碎骨也要救XX地的人们。”原来我不自觉地认可了旧宇宙的理。“变异的观念使他们对于在历史上对神的迫害成了正当的,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事情已经成了高层生命下来度人的一个范例,这怎么能行呢?这本身就是败坏!一个神下来度人,人把神钉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还在偿还。可是那不只是人干的,是更高层次的生命败坏了造成的。这一切他们不敢说他们自己有问题了,因为一切都在变异着、变异得偏离了法才逐渐地变成了这样。历史上没有哪一层生命敢触动它,一切都由纵横交错的、变得非常复杂了的因素左右着。这一切不纯的东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法理明了,身体瞬间体验到了无坚不摧的正的力量。我要用亲身实践归正旧的宇宙的理,当时我从心里问考验我的旧势力:“你们知错吗?”上班后得知不用出差了,我心里没起一丝变化。我和以前一样,擦桌子、拖地、打水、处理工作,闲下来学法、发正念。感觉不同的是,我今天的善念笼罩着我周围的一切生命。

晚上快下班时,单位一位负责保卫科工作的领导找我,他说话时显出很理亏似的,说公安上午又来了,单位向他们说明了你是一名出色的领导干部,把他们支走了。说主要领导说我工作出色,别因为这样的事给自己和领导找麻烦。我理智又和善地告诉他:“我没干任何违‘法’之事,我的一切行为对所有的人都有好处的。”我并没多说,我问他:“3月5日长春之事知道吗?”他说知道,我告诉他对待这件事,自己心中要有自己的思考。他连说:“我知道,我知道。”

这件事发生时,我的亲友、父母、弟弟等对我说了些不好的话,他们怨我,认为我造成他们心里不安宁。从始至终我没有怨过他们,我非常清楚他们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但我是大法弟子,他们是常人。同时思想中根本没有“他们承受会有福报”的旧势力变异的观念。他们只是在受迫害,旧势力应该对此负责。同时悟到了大法弟子只有在法上认识法,修好,才能“乱世冤缘皆得善解。”(《法正人间预》)那么在这件事情上,旧势力虽然安排了迫害,但是能够破除邪恶安排不是对亲友、父母、弟弟、同事、领导以及迫害我的人的“善解”吗?

通过这件事,破除了我原来的一个旧观念。对旧势力安排的破除不见得非得表现在这个空间被抓、被打。正念很足定住坏人,堂堂正正地走出来,那么我们正念纯正时在另外空间解决此事不是更好地证明大法的伟大吗?

这件事过去没几天,忽然有一天思想中闪出:“没有这件事我还提高不上去呢!”我当时问自己,这是谁的思想?怎么这件事还安排对了呢?谁安排这件迫害之事呢?自己为什么能提高上来呢?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和在法理上的点醒,自己能破开旧势力的安排吗?如果旧势力不迫害,我做的那件事能救多少人哪。这件事发生后,亲友、妻子向外界洪法之事一下给断了。他们再也不敢了。如果不是师父安排破开此事,我的亲友和家人都怨恨我,怨恨大法,那将意味着什么?那么我怎么还能认同旧势力呢?大法弟子的修炼体现在一思一念上。向内找,大法是标准。

二、旧势力的安排与师父的安排,旧势力正法与大法弟子正法,旧势力与大法弟子

旧势力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以及很多思想、很多事情。师父利用了旧势力的安排,更加系统地安排了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大法弟子以法为师,不断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的本身就是师父的安排。师父的安排旧势力不知道,旧势力的安排全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师父的安排一直到大法弟子的最后,旧势力的安排被大法弟子彻底破除为止。大法弟子认同了旧宇宙的理,就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大法弟子不能彻底清除掉旧势力也就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因为旧势力有层层层层的安排,旧宇宙大穹还没正法完毕,旧宇宙很高很高的旧势力也安排了正法,也安排了世间的邪恶什么时间清除掉。他们安排的世间首恶到一定时间也要清除掉,我们总能听到世间首恶“与时俱尽”一词,旧势力他们认为自己是正法的主角。他们的一切安排师父并不认可。正法中正在把他们清除掉,但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中师父本着洪大的慈悲,想使众多生命得救,但正法之势一到一切生命就要定位。大法弟子们悟到了在法正人间来临之际,先清除另外空间操控首恶的邪恶因素,形成时间间隙,使更多世人得救。所以全世界大法弟子在同步除恶,三界内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销毁,这也是旧势力安排之中的事,但旧势力固守其对首恶的安排,大法弟子有时不自觉落入旧势力的理中。在世间的表现是邪恶不断造谣害世人,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不断有大法弟子被打死,对于长春播放真相之事,其实旧势力也佩服大法弟子的伟大,但旧宇宙的理是相生相克的,旧势力认为大法弟子建立了那么大的威德,就应该有那么大的魔难。那么旧势力有资格安排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吗?关键是大法弟子同不同意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都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只是破了一层又一层,一直在破、破、破……

那么大法弟子能不能在正法之势到来之前把旧势力彻底地清除呢?我悟到师父安排正法中的大法弟子会彻底把旧势力清除而成为人间正法的主角,关键是大法弟子能否认识到自己的更大责任和能力,那么大法弟子为什么不知不觉中有时落入旧势力的理呢?因为大法弟子没有真正作为正法弟子圆满前有常人的思想和业力,但这是为洪法、正法和救度众生而安排的,决不应该成为旧势力迫害的借口,师父讲我们都走过了个人圆满的过程,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带有常人思想的伟大的神,而我们修好的那部分在新宇宙大穹中无限美好,但旧势力看不到,因为不能让他们知道新宇宙真相。大法弟子又是修炼的人,在向先天最高位置升华过程中,在承担着救度众生的使命。这也就是说我们有能力清除一切旧势力,不管是正与负的生命。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把旧势力清除掉呢?别忘了我们是主佛的弟子,我们正念是有威力的,因为这是大法弟子的正念。

通过学习《北美巡回讲法》,我悟到原来宇宙大穹不同时期都有过成、住、坏、灭的过程,毁掉、再造;毁掉、再造……这次主佛选择正法,在主佛下来时,每个层次都有不同的高级生命跟下来了,目的是救度自己体系的众生,但有一点除了主佛外,其他生命都知道下来后再也无法返还的可能,因为宇宙大法从来没有在宇宙中传过,以前所有的修炼人都度人的副元神,而且副元神不入三界,但各个层次的生命也不知师父是谁,都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所震撼,当时的一念纯净无比,完全为了宇宙众生而甘愿下凡人间,无法返还也无所畏惧,真正做到了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也是新宇宙大穹不灭的原因之一吧。

这其中有大法弟子,也有现在的世间常人。但现在不同的是,主佛在正法,我们赶上了这伟大的时代,我们可以返回去了,可旧势力他们当初不敢下来,现在对大法弟子又嫉妒。可见旧势力还配考验大法弟子吗?他们还应该存在吗?大法弟子不能把他们清除吗?师父在讲法中:“另外我们学员以后在集体炼功或者再有象我们这样的大会也可以采取静下来五分钟,坐在那儿结印,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五分钟就管用。(鼓掌)我们在集体炼功时想清除三界内的邪恶,单手立掌于胸前,用真念想五分钟即可。”(《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以上为个人浅悟,请同修慈悲指正。(成文日期不详)


后记:当这篇文章即将发往明慧网时,作者在上班的途中被当地610绑架。让我们齐发正念,助他早日闯出魔窟,并通过学法从中悟一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