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

【明慧网2002年6月25日】2001年11月一天中午,我正在接待一位顾客,一边给她讲真相,讲自己被迫害的经过,谈得正浓时,突然我家门外站了四个街道办事处的人,都是女的,她们轻声细语的要我开门;我刚动一念,我的那位女客突然冒出一句:“不要让她们进来,千万不要让她们进来。”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借她的嘴在点化我,我警觉地往楼下一看,好家伙,楼下正站着七八个大汉,有办事处的、有管理处的、有派出所的。

我没多想,将铁门一锁,然后站在窗口大声指责楼下的恶人、恶警;“你们读过法律吗?你们光天化日下十多个人来我家干扰我的工作、生活,吓走我的顾客;你们执法犯法;是不是看我孤儿寡母的好欺负哪,你们有什么就在楼下说,大声说,说出来给全楼的人听!干嘛非要上我家里,我这里不欢迎你们。”那七八个恶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谁也没说话,也不敢抬头看我,我又大声说:“怕什么,说出来让大家听,你们干的事情都是见不得人的,两年多来,你们迫害我母子俩还少吗?你们将我非法关押近三个月无法工作,害得我儿子失学一年多,害得我母子生活无着落。……”说着说着,我的情上来,眼泪不觉流下来,正在楼下玩的儿子闻声跑上楼来,也被我锁在门外,我对那门外的女人说:“你也是做母亲的,我也是做母亲的,你们这样不计后果的来破坏,对我儿子的伤害是很严重的,你们已经太过份了,……谁是你们的头儿?”这个人赶紧向我解释:“唉呀,不是我们要来的,是派出所要我们来的,我们不同意抓你的,”看我儿子在,他们没敢强行动手,溜了。

这次我悟到我还有常人的情在,担心儿子,还跟这些恶人流眼泪,没有用正念去清除控制这些恶人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没有用师父授予的口诀,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我知道还有关要过,但不管什么关什么难我一定要闯过去,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

2001年12月一天上午10点多,恶警带着办事处的邪恶之徒又想要非法抓我,但又没有理由,就想骗我开门。我一眼就识破了他的阴谋,严厉地揭露他两年多来的罪行,他慌忙回答:“这是所长叫的,……。”赶紧又拿出一张传票,妄想用此来吓唬我,我想也没想一把抢过来撕个粉碎,恶人惊呆了,半天才气急败坏地叫:“我要强行入门了!”我只有一念决不能让邪恶之徒进来:“你敢!你是土匪、流氓!”邪恶脸色苍白,张着嘴就是说不出话来,象被定住了。三个大汉呆呆地站在原地半天不动,我又想,不能让他们在这儿,我又指着恶人说:“走、走、走”恶人这才走去搬救兵。楼下开车等待的610恐怖分子也被惊动了。有正义的邻居大声谴责他们,我平时讲真相起作用了,当周围的邻居知道这帮家伙干的见不得人的勾当时,没一个支持他们,还想办法保护我母子俩,有的帮我买菜,有的主动送我儿子放学回家。

今年我们市“法轮大法日”期间,我们小区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收到大法传单,于是邪恶倾巢出动查找是谁发的。那段时间我刚好不在家。一天深夜派出所所长又带着几个人来骚扰我。我怀着正念开门问他们想干什么,并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他们支支吾吾地说想找我了解情况。我一下就指出它们的阴谋,并正告它们:“我这里没什么好了解的,深更半夜的你们想干什么?!” 铁门外的它们一看我的架式,不知为何一个个的往后缩。我又对它们说:“正是你们这些警察,不分好坏,搅得百姓不得安宁。”他们一看我不妥协,只好灰溜溜地走了。临走派出所长说了一句:“你不懂,这是政治!”我大声地对他说:“不是政治,是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