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唤回迷途者 正念正行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六月七日】我们几位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一年六月中旬同时被抓。为抗议中共恶警对我的摧残,六月十七日,我被逼从双桥公安分局四楼跳下,并离开。不久又被抓。十一月十九日为抗议恶警对我的屡次迫害,我开始绝食。但警察仍对我百般摧残。在绝食一百五十多天中,一直给我带着主刑脚镣,其间还多次上禁闭等主刑具。狱卒们数十次提审我,但没能得到一个字的所谓口供。因此,他们十分恼怒,于今年三月份开庭时,胡乱编造几项罪名,扬言要判我十多年。因为我始终绝食,身体极度虚弱,他们无法执行。又因为他们认为我是我们当地的「组织者」,想从我身上榨取邀功请赏的素材,还企图利用我。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我在号里和新得法的同修交流时,他们问道:「你已经绝食整五个月了,有什么体会吗?」我当时想到师父讲过:「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精進要旨》〈道法〉)我明白了,我对魔难的消极承受实际就是一种放任。

也正是在当天,我有幸得到师父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北美巡回讲法》、〈也三言两语〉、〈路〉、〈用正念看问题〉、〈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同时还附有一篇同修的正念闯出魔窟的体会。我几乎用了一夜时间反复看着这些经文及资料,心中豁然开朗。尤其后几篇经文几乎都讲到了「正念」。

我一下明白了自己该如何做。于是我盘腿打坐,打起大莲花手印,心中默念:请师尊加持,我一定要排除一切障碍,走出魔窟,溶入正法洪流中去。当时心态纯净祥和,感觉一切已经自在其中了。第二天学法交流时,我和几位新同修讲:「我将离开这里,你们要努力精進,坚持学法。」他们问我:「真能离开吗?」我说:「坚信自己的正念,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四月二十三日傍晚,我突然被提审,并被转到洗脑班,我知道一切已经都在安排之中了。但到那里之后,发现许多事完全超出我的想象。这之前也曾听说我妻子已开始進食,但凭我对她的了解,认为她是绝不会走错路的。可是后来发现,她由于在魔难之中执著和怕心没放下,自欺欺人的迎合了邪恶安排,而且极力的帮邪恶之徒迫使我放弃修炼。我意识到这又是一次关和难的考验。同时也意识到是自己修出的正念起作用的时候了。

十多个月未见,她的变化极大。原本少言恬静的妻子,今天却口若悬河,极尽表演之能事,一会儿泪水涟涟,一会儿咬牙切齿。面对她的反常表现,我虽心静如水,但也觉的这背后定有深层原因,于是心发一念:如果她是被邪魔所控制,就请师父制止她吧。此念一出,她突然语塞,急的面部肌肉抽搐,就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我目睹了大法的神奇,更加坚定了走出魔窟的正念。但眼前形势的严峻又告诫我:必须冷静对待。

看管人员汇集了公、检、法等部门的十多个人,还有六七个叛徒做他们的帮凶,这么多人「关心」着我,因此我时刻提醒自己要用好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

接下来,在她劝我進食时,我答应她可以考虑。因当时我身体极度虚弱,仅能走几步路,还得扶着墙。有的看管人员开玩笑似的说:让你先跑十分钟,再找个三岁孩子都能把你追回来。我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讲:「我绝食不是为了死,是抗议江××集团对我们的迫害。现在你们的态度改变这么大,我可以考虑進食。」这下可把他们乐坏了,跟我妻子说:你立了头功。

当时已是半夜时分,他们竟安排了夜宵,陪我一起用餐。之后看守人员逐渐睡去。我想起师父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于是我将随身珍藏的前两天得到的那几篇经文等给了我妻子。在让她看的同时,我坚持着打坐,正念除恶,尤其加强了近距离清除她的空间场的邪恶因素,以及被洗脑班灌输進去的坏的东西。她一直静静的看,直到东方天空发白。

这时有一个帮凶醒了,她赶忙把经文藏了起来。看到这些,我知道她的本性并未被迷惑太深。白天我利用放风时间告诉她:要找出自己的执著和被魔钻空子的地方,主意识要强。目前身处险境,一切要用智慧。中午睡醒觉,她跑过来兴奋的告诉我:「我全明白了!刚才一道光在我头脑中闪过之后,我的本性回来了。」我告诉她一切都在安排之中,要时刻保持冷静。

我本想在二十七日凌晨时离开,但师父点化要在二十八日。我和妻子谈及此事,她悟到还有事要做。原来在洗脑班上除了我们二人之外,还有一位老者,而且因为其有执著和怕心,已被洗脑班的可笑言论所迷惑,每天主动的上交一份材料。因他听力很差,交流起来很困难,所以在他身上我存有顾虑,说白了就是怕对自己的计划产生影响。都是人心所致。

认识到这些后,我给他写了几点体会,利用吃饭时间给他看。主要讲了,他们既然还说自己是修炼人,坚信「真善忍」,那写「四书」是在欺骗别人还是在欺骗自己?无论说的多么好听,最终的目地是不是让你不学法,不炼功?「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为师者表面只诉其法理。」(《精進要旨》〈坚定〉)他们为什么强制把你弄到这里要求「转化」?还要说是什么为了提高层次,有这么帮人提高的吗?最后我写道:老伯,严酷的考验都闯过来了,不要在花言巧语面前倒下啊!他匆匆看了之后,悄悄的伸出大拇指。后来又找机会到我们房间对我妻子说: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真的很高兴,表面看来邪恶很恶毒,但实际上是不堪一击的,他们这么多人十多天的所谓成果,瞬间便被击破了。我认识到,不管环境多么恶劣,只要我们心态纯正,做我们该做的事,许多有缘人都会被救度的。

二十七日好几位所谓的领导来找我谈话,不怀好意的告诉我:你的一审判决是超过十年的,但只要你这次机会把握好了,一切都好说。今天就可以给你妻子办取保候审。不过暂时还不能回家,要在这里扎实一段时间。你只要转化,并帮助做工作,相信你的能力会很出色,那么一切都会好办的。这些已经和市委书记打了招呼,过几天他要来见你。

我当时就笑了,心里想:一边是十多年的徒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一边是上电视当叛徒,「立功请赏」,回家团聚,反差真是不小!但在真修者面前不起作用啊!这时他们问我笑什么?我说:「这点事我还是看的明白的。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握好这次机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当天夜里两点钟左右,妻子发正念让这十多个看管人员睡觉,我用汤匙的把儿打开了二楼的门锁,然后敲碎了一楼的一块玻璃。虽然是夜深人静,响声很大,但他们却一个个鼾声如雷。我们顺利的从一楼爬出窗外,相互扶携着被他们折磨的瘦弱的身躯,却越过了三四米高的院墙,走出了魔窟,从新溶入正法洪流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