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气功的体悟


【明慧网2002年6月26日】气功是古老的东方传统文化

翻开中国古代文献,几乎大多论及气功。如《黄帝内经》开端便指出:“上古之人也,呵及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比天地,无有终时。”一语道出气功精华。并指出气功健身要素:“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束?”能养生者为“贤人”,懂养生而修炼者为“圣人”,称修炼得道者为“真人”。

此外《史记》载:黄帝问道于广成子,尔后老子等多对气功修炼做了详细的论述。中医前贤华佗、孙思邈、李时珍等都是气功养生的大师,可见气功与中医有着密切的关系。

笔者幼时酷好习武,乃至悟到气功的玄妙,于是触类于中医,渐知三家之理于一源,数十寒暑,实践体会,理论琢磨;感触频深,略有心得,愿吐肺腑,诉与同道,共同切磋,互勉提高。

武术、气功、中医相辅相成

我少时好武术,值求学从家乡河北入山西,遍寻明师。未久,逢“文革”浩劫,我经朋友介绍得识山西大学一位武术教授。当时老教授正遭大难,每日被批斗,劳改并被批为“反革命”。我不顾风险拜明师,每日黎明即起,披星戴月,寒暑不舍,几十年如一日。我不但精练了长拳、八卦、太极、刀、枪、剑、棍等功夫,还继承和研习了老师独特的功夫──山西鞭杆。使我在“文革”后的多次比赛中,我都以此项获得省、市、和全国的第一名。在炼武之余,老教授还教我静坐气功、站桩、易筋经、五禽戏等气功养生法。后经数年刻苦自学,我掌握了体育系的全部主要课程,考上了老教授的硕士武术研究生。这在中国也是较早的一批武术研究生。此后,又入山西中医研究所脑电图室王教授的研究班。学习脑电图、经络波及心电图的同步测试法,以研究实验内家拳和气功的生理变化。

我那时的老师是位正直无私的人,他见我用心极专,除倾囊相授外,又介绍我给他的结拜兄弟──山东高师陈老师,学习他秘不传人的静功太极、活步太极拳等高层次功夫。陈老师有很高的功夫,有密不传人的东西。当时的全国高手、擂台冠军与他比武,也碰不到他的身体。但他不好名利,深居简出,择人而教。陈老师教人,选择极严,要求亦严,而且功夫玄妙,使我真正的悟到了内家拳的高深之处。如一般的太极拳有练数十分钟的套路,而他的要练三个小时,而且有时要求我头上要顶个球,练时球不可落地。回想起陈老师去世前要将秘传的东西授我,而我因种种原因未能及时赶到,八十五岁高龄的老师含泪对自己的儿子说:“有甫不来,我将这东西带走了,从此没有了。”遗憾的是他老人家连身边的儿子也未教。那以后,我常常为此感动难过。

为怀念老师,我只有更努力练习钻研他教我的功夫,使我更加体会到内家拳和气功是相辅相成的。

当时全国出现了气功热,对于气功中出现的混乱现象,如:自发出偏,走火入魔,附体等,老教授统统斥之为“狐黄白柳”。老师还对我练功中出现的感觉和层次突破有明确教导,所以我在练功中能抱着正确的认识,还可以分辨什么是假气功和混乱的东西,并可以点穴纠偏等等。

我经过了科学、理论和实践的努力学习和尝试,有条件用科学手段来证实气功的科学性。我在1983读研究生时,以脑电图、经络低频机械波、心电图同步测试站桩功能态生理变化,证实了以上三项指标在自身对照和对照组之间都有非常显著差异。以上实验无论是在气功、入静、太极拳站桩等状态中都有明显变化。此后,我还进一步研究证实了丹田部位的经络波与大脑额叶波动密切相关。文章发表后在国内外气功科学杂志上多次被报导。我还发现:原来大脑各个区域的脑电波是全身经络波的缩影,而全身各条经脉的波是大脑各区域活动的外延。而人炼功与中医通经络的目的是达到丹田、任、督、冲与四周经络被激活、有序化、同步化地运行。而大脑的入静与周身经络活动又是密切相关的,因此,怎样入静,就成了能否长功的关键,也是历代修炼的根本。如佛家讲“定力”,道家讲“空无”,中医讲“恬淡虚无”,太极讲“无极”。而我们今天都知道这些理论,但怎样做到是个问题,也是我们气功研究和修炼的根本问题。

当时全国不但出现了气功、特异功能,还有许多科技界人士参与研究。为此我当时花了很大的精力去研究气功的真正内涵。我还翻阅《道藏》、佛经、甚至西方宗教的经书,尝试前人的修炼经验。我曾走访山林庙宇、禅门、道观,以至后来到美国后又尝试了几种不同法门的宗教中的修炼方法。最后我失望而且痛心,我发现对古代宗教中的修炼方式破坏最厉害的就是今天的一些宗教。因为它是“狮子身上的虫子”,使雄狮病死而貌似未变。他们对真正实修的东西从不触及,只是敛财、搞势力。

突破层次不断提高

1987年以后,我到北京与中医医院、北京中医大学和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的部份人士共同研究气功,后来被聘为人体科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继之又任北京炎黄传统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并在我的公职单位山西大学被评聘为武术气功研究所副教授。在这期间,我进行了多种方式的研究。我不但是个研究员,我同时也把自己做为被测试的对象。我先后在北京积水潭医院、262医院、中国科学院民族所、清华大学等单位对共计约4千人的遥诊(远距离诊病)实验,以证明气功是科学的,是客观实际中存在的。他们都证明了我的遥诊是准确的。后来,我还用双盲测试法,证实了人确实有因果轮回、善恶报应的事。可是我知道,这是不能被当时的社会所接受的。因为当时中国社会上,有相当一部份人反对气功,反对特异功能,认为是迷信。我不想再耗费精力加入这场纷争,我决心退出这种“瞎子摸象”的研究,从事应用方面的工作。于是自己在山西大学开设新课:“养生学”,提出人类社会的一切认知来源于“养生”,而又归于“养生”。当人类在做一切事情都依据整体“养生”为基点时,一切会美好;而不利于养生时,一切会变得不美好,或自毁生命。最后写成专著“养生学”,以“养生宝典”的书名出版(20万余字,成都科技大学出版社90年版)。后来又写了多篇武术研究的论文,每日练内家拳,习剑术练气功,把气功修炼作为自己个人的事情。但是,因为人的认识是有固定观念的,人如果陷在固有观念上,不接受新的更高的东西就是固步自封或夜郎自大。在提高到一定层次之后,要想突破是非常之难的。由于自己探求奥秘、穷追不舍的本性,使我不得不继续寻找更高层次的气功修炼方式。

1993年,我来到美国,我对各宗教色彩的修炼方式研究,尝试了许多,最后都感到其内涵已失传的遗憾。

苍天不负有心人,有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个崭新的、真正探索人生、宇宙、生命、时空本质的气功修炼方法──法轮修炼大法。他明确提出气功修炼层次高低首要在于德与心性的修炼,要提高层次必须有高层次的法;所以他提出了人要突破自身的局限必须符合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当然他有着一整套系统的修炼方法。我从来不会停留在口头上或理论上,如果没有实际修炼中的体会、身心的变化和境界的升华,我是不会肯定的。就像我以前练太极拳,别人练半个小时我练三个小时。别人练一遍,我练三遍,站桩有时要站2至3个小时。为了尝试炼功的全过程,我还练了走卦、走桩、穿林、走冰等方法,以期真正了解其中的内涵。原来,每一种修炼的方法都是一把把血汗,而没有尝试和修炼的人就没有资格对其品头论足。更不可能知道种一得十的修炼境界。没有尝试和认真的实践,就没有真正的认识。读书也要多读多思考,这本来就是我的爱好,也是我决定取舍的尝试。只有真正把自己当做一个修炼者,才可以有真正的体会。在这几年的法轮大法修炼中,我知道了:原来人类还有这样美好的修炼目标和修炼机会,还有这样纯正,高深而且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修炼方法。修炼后,对人生的一切,有如居高临下,又如晨光破雾,洞穿后尽收眼底;无私无我,放下一切执著,心内异常清静。不同层次还有不同层次的法,不同的体现,可以不断的提高。从武术、气功、中医经络学到脑电图,我知道真正的修炼是以入静(定力)为根本,然而如何达到真正的入静与提高,今天,我终于得到了圆满的回答。

2000年3月在圣地牙哥斯格尔浦(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生物研究所,一位博士导师、著名的美国生物学教授对我和另外16名修炼法轮功的人的血液进行化验,结果发现:我们炼功人血液中的嗜中性白细胞寿命都大大延长,体外存活达60小时,而正常人的嗜中性白细胞的存活只有2─3小时,这是学者们从未见过的。炼功者的嗜中性白细胞数量低于常人,只有他们的20%─50%,而核分叶却明显增加,为7─8叶,而且分叶完全。可平常人的分叶为3─5叶且多不完全(以P<0.0001)。结果证明,炼功人嗜中性白细胞寿命无论在体内体外都大大延长,数量减少,造血功能节省化,也就是说:质量超常,这是生物学界从未见过的。所以,人体科学也会发现更多未被科学证实的东西。

有幸的是,我能真正在真、善、忍这个大法中修炼、提高。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对我们修炼人来说,是可以通过修炼而揭开的秘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