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慈悲,让我看到了修炼路上的曙光


【明慧网2001年9月5日】我是九六年初得法的。法轮大法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人生。

在得法前,我是一个气功爱好者,也可说是所谓的小气功师。我十六岁时,在家乡就拜了一位七十多岁的气功师,跟他苦修三年,就在这位气功师去世一个月后,我参加了省气功科学普及研究会,并在会上做了气功表演,此后我被当时出席这次会议的一名著名气功师收作徒弟,把我带回北京。由于我曾跟第一位气功师学过他祖传的推拿、接骨,所以到了北京以后,便用气功加推拿,随同第二位气功师经常出入中南海,帮国家领导人的夫人做气功推拿,而后又应邀随此气功师去了泰国,为原泰国总理克力巴莫亲王治病半年,同时也于联合国泰国分部任教气功。八七年转来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继续教功近一年。那时二十出头的我接受着众人的赞扬,自己也就随着飘飘然了。骄傲、自满、争强夺胜,听不进别人说我或气功师一个不好。

九六年初,我生第一个小孩在家休息时,姐姐拿来了李老师在济南讲法录音带。在这之前她已跟我提过多次法轮大法有多好,叫我一定来学。我当时想:气功我懂得多了,不学。这一次她放录音给我听,那我就听听吧。第一讲还没听完,我就完全被李老师的大法吸引了,就在两天之内把九讲带子听完了。

李老师在“返修与借功”一节中讲到:“他自己给自己封个气功师干上了。开始的时候,因为这个人不错,他给人家看好了病,人家就给他钱,送他什么东西,他可能都不要,拒绝。”“慢慢的由给小纪念品接受了,逐渐给大东西也要了,最后给少了也不干了。”“满耳朵灌的是人家夸他怎样有本事。”听到这段,我的心难受极了。李老师说的不就是我吗?接下来老师又说:“名利心一起来,他的心性实际上就掉下来了。”这句话好像晴天霹雳一下子触动了我的心,仿佛我想起了在还没有来到这世间以前,我是下了决心来得法的,现在心性掉下去了。

又看到李老师在“真修”一篇中说:“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读不下去了,失声痛哭。我真正的师父啊!李老师,我终于找到您了!

从那一天起,我决心一定要跟李老师修回去。很快地,我参加了九天的弘法会,考验也随之而来,除清理身体外,就是过名利情关。

我跟随了十几年的气功师,对我的培养和爱护不亚于我亲身父亲。我改学法轮大法了,会不会对他是个伤害?还是不告诉他吧。但李老师说:“我们修炼人要堂堂正正地修。”我这偷偷摸摸地,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随着对大法更深地了解,我也越来越觉得,得到这宇宙大法是太幸运,也太幸福了,于是就产生了向他弘法的念头。我修的是真法大道,无论他将如何怪我,我都要告诉他,这才是真正对他好。主意打定我便带了一本《转法轮》去。他接过去便说:“法轮功,很好。我只是没仔细看。”竟没有怪我的意思,这出乎意料的结果,让我更相信李老师说的,只要你把心摆正,什么关、什么难都挡不住。有了对大法坚信不移的正念,老师的法身,就帮我们轻易过关。

得法前,我在家可说是说一不二,一点小事不顺心就哭个没完。每次跟先生闹矛盾,总是他主动讲和,我从不服输。记得有一次我当着先生朋友的面,把手中一把扑克牌摔在他脸上,差一点他就要跟我离婚。修炼后我知道以前不对,应该对先生态度改变一下,家务事我尽量做,从不指派他一定做什么。可是有一段时间他不但对我不客气,还常用尖酸、刻薄的话刺激我。我心里明白,这都是我自己的业力造成的,要想尽快还业,真正升华上去,就得忍。

有一天,我作了一个梦,梦中师父的法身带我飞上天空,不一会儿,我看到师父的身体像一座大山,身体上坐满了人,我也坐在师父身上。师父给我看一个很大的萤光屏,里面飞速地跑着漂亮的金字,什么什么人是什么果位,可就是等不到我的名字。醒来后,我悟到师父是点化我要更加精进才能圆满。另外也体悟到,我们的师父把所有的弟子都装在心上,正在用那洪大慈悲的身心,保护着弟子们,慈悲宇宙众生。

师父的慈悲,让我看到了修炼路上的曙光,我们已有幸得大法,只有更加精进学法实修,不断提高层次才真对得起师父,也对得起自己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