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辛集市村民揭开中央电视台假新闻出笼内幕


【明慧网2002年6月28日】我叫张灵灵,是河北省辛集市旧城镇孟邱村村民。

今年4月份,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制作播出的诋毁法轮大法的节目,在河北电视台及各地电视台播出,并被多家报纸转载,在群众中造成极恶劣的影响。我看后异常悲愤,堂堂的国家电视台竟无半点信义可言,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制造假新闻,欺骗民众,可谓是厚颜无耻。

为揭露邪恶,澄清事实真相,以正视听,现将中央电视台的谎言一一揭穿。

一、电视片出笼的过程

2002年4月初,中央电视台及河北省市610、乡各级政府工作人员约四、五十人到我村,对我丈夫李小动许愿:
1、免去我三年提留。
2、我家将成为扶贫对象。
3、以后不再来我家骚扰。

同时村干部出面做工作,告诉我丈夫:别伤了大家的情面,别给村里工作抹黑。我丈夫被眼前的威逼利诱和人情所带动,按照他们拟好的台词,拍了电视片。

当时我听说有人来拍电视,我正告他们:“要拍法轮功的电视找我,只有我们炼功人才有发言权。”他们好几个人把我连拉带拽,关到我婆婆家。

所谓的新闻电视片就是这样拍出来的。

二、关于“我是精神病患者”的说法

报导中说:“张灵灵因炼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现卧病在家,无法接受我们的采访……。”

在此我郑重地告诉大家:“我身体非常健康,精神十分正常。”堂堂的中央电视台──国家的喉舌竟可耻到了极点,明明是他们怕我揭穿他们的谎言而把我强行隔离看管,竟说我有病,不能接受采访。电视里的照片是我十年前未得法时的照片。他们为了达到个人的目的,就是这样明目张胆地任意捏造栽赃,哪里有半点真实性!

三、关于李小动剁手指的事情

我与李小动结婚后,由于自己处理矛盾方式方法不当,曾使家庭生活不十分和谐。1996年我有幸得大法,通过修炼大法,我身体健康了,脾气也变好了,家庭也和睦了,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我的丈夫李小动亲眼目睹了我修大法后的变化,心里非常高兴,为支持我修大法,专门添置了录音机、放像机。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20,邪恶的镇压开始了。

2000年10月,我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抓,分别在大兴、延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遭毒打、电击等酷刑,历尽折磨,至今我身上仍留有疤痕。几天后我被押至乡政府,他们分别用各样木棍对我进行毒打,抽打我的脊背。直至我被打得血肉模糊,穿脱衣服十分困难。家属被强迫交罚款6000元、押金400元。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放人。我带着累累伤痕又被关进了辛集市看守所。

我丈夫为了使我早日获释,多方托人,最后又被索要5000元,看守所收取2000元,被勒索人民币共计万余元,使我们本不富裕的生活更加艰难。这就是江泽民邪恶命令“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铁证。江泽民一直都是在纵容贪污腐败,纵容违法犯罪,他的本性就是如此。

我从看守所回到乡里,又被强行送进乡“洗脑班“,不法人员继续强迫我“转化”,并以罚款、劳教威胁。我身上的伤,我丈夫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又亲眼目睹了天安门广场上警察是如何毒打上访群众的,他怕我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他怎么也想不通:“善良的妻子为什么会遭受如此的酷刑折磨?为什么会被劳教?已经这么好了,却要被‘转化’,又将要被‘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堂堂中华竟无法制可言,人民警察变成了土匪,人民的公仆变成了地痞无赖,无辜的百姓竟无做好人的权利,丈夫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看不到希望,对江氏政府极度绝望之极,举刀剁下了手指以示自己的万千愤慨。这不正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残害无辜的又一铁证吗?至于后来我丈夫让拍按照它们的“剧本”拍了电视片,是被他们威逼利诱害的,做了万万不该做害人害己的事情。

事实胜于雄辩,谎言终归是谎言。不管电视台用多长的时间,报纸用多大的篇幅,谎言都是无法掩盖的。

近日,石家庄电视台又派人到我村,图谋继续制造谎言,欺骗民众。我为了揭穿其阴谋,告诉人们真相,已经离开了家,我走到哪里,将把真相讲到哪里,我要让全中国的人、全世界的人都了解事实真相。看清这场迫害的本质,认清江泽民的丑恶嘴脸。

在此正告电视台、电台及各媒体,不要再为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编造谎言,欺骗、毒害众生了。善恶必报是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要做江氏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