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之行个人经历和体悟


【明慧网2002年6月30日】一、入境俄罗斯

我在俄国边境入境时,海关人员看过我的脸,并和护照、签证上的照片对上号,正准备盖章时看了一眼计算机。这一看使他吃惊不小,瞪大眼睛,再看护照和签证时直甩脑袋,仿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然后,抓起电话,大概请示上司……

根据上次没能进香港的经验,我知道,中国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黑名单已进了他们的计算机系统。上次在香港海关被扣时还不懂发正念,心想你不让进,我就找媒体揭露你们。现在回想起来,是把个人修炼中的“随其自然”用到正法中来了。结果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被强行遣返,未能进入香港。这次我想,我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让你们把我遣返,而是要进入俄国:向将去俄国作秀的、迫害法轮功的刽子手和平抗议;同时近距离发出纯正的意念,清除另外空间控制人间首恶的魔鬼头子,谁也挡不住。计算机系统是用来监测坏人的,而不是监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我发出意念,清除操控计算机系统的邪恶,让安排这件事的旧势力重新摆放位置。如果旧势力还要坚持偏离法的安排,那就清除。并让所有监测法轮功学员的系统失灵。只见这位年轻的海关军人不安的打着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脑袋摇了又摇,不敢看我一眼。大约十几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大概还没得到上司的答复。最后,无可奈何地摇着脑袋,在护照上盖了两个章;低着头不敢看我,把护照和签证塞了出来。我向他发出又一个意念:你做对了,我们都是好人,我们将把大法的美好带给善良的俄罗斯人民。

二、入境冰岛

几天后,从德国法兰克福转机来到冰岛。到了冰岛海关,我们四个美国弟子都被带到一边。要我们在一张英文纸上签字后才能进。纸上大概说,要遵守冰岛法律;在中国主席江XX在冰岛时不打横幅,不喊口号等等。我和另一位同修起先都不同意签,警察说,不签不能进。另一位学员说,签也没什么,我们本来也是进去发正念,而且先签了。结果我们也很不情愿地签了。

进关后走了几步,我心里难受极了。怎么能在邪恶之首的名字下签自己的名呢?为人权而来,结果一来就失去了人权,这不是向邪恶妥协吗?我跟另一位同修说,我觉得不应该签。她立刻表示赞同。就这样,我们中三个弟子回来找警察要回签了字的纸。警察不给,还来了更多的警察。我对一位新来的警官说,我愿意遵守冰岛法律。他微笑着点点头。我接着说,我不能在这张纸上签字,因为我和独裁者江XX没有关系。如果你一定要我们在这张纸上签字后才能进关,那么,违反冰岛法律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们。他点点头,和那位警察说了一会,然后对我们说,他去把我们的纸拿来,把那句话拿掉。

同修告诉我说,在俄罗斯做抱轮动作时,她天目看见许多地下的人从梯子爬上来了,还有许多没上来。同时她感到自己的慈悲心更大了,她说大陆一些走过弯路的,刚开始也不愿意走错路,最后在邪恶压力面前却未能守住正念。她的话启发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