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那一个有沙尘暴的春天(四)

【明慧网2002年7月1日】

(7)、又是一次沙尘暴袭来,城市的上空黄沙滚滚,明明是早晨,天色却象黄昏。

玉洁和张小欧在风沙中艰难地穿行——挤上了公共汽车。

校园的走廊里,每个人都在抖着浑身上下的沙土。
玉洁抖干净自己身上的沙土,又帮张小欧抖干净。
他们走进教室。
一些同学看见张小欧,围了上来,跟张小欧说话。
一男生:“张小欧,你又回来上课了吗?”
一女生:“是不是你妈妈被放出来了,你才回来的呢?”
另一男生:“上次你参加拍的电视什么时候放,告诉我们好吗?”
一女生:“我们欢迎你回来上课,你还担任我们的语文课代表吧,你走后换上的语文课代表收作业一点也不积极。”
张小欧表情复杂地看着同学们。
玉洁高声对同学们说:“同学们,从今天开始起,张小欧又回来跟我们大家一起上课了,张小欧家里有些困难,希望大家伸出友谊之手,给他一些温暖和关心。你们能做到吗?”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能!”“没问题!”
教室门口的广播喇叭响了,是教务室的通知:“五年级班主任请注意啦!今天上午,五年级全部到学校礼堂开会……”
通知反复地播着。
玉洁侧过脸听着,想了想,搞不清楚有什么事。

学校礼堂。
坐满了学生,说话的嘈杂声很大,一些学生在乱走动。
礼堂周围的窗帘全部放下来了,礼堂台上已放下了投影屏幕。
李校长站在讲台上。
李校长:“好了!好了!下面不要讲话了。各班的班主任都看一看,都是哪个班在乱讲话!那边——东北角,是哪个班的?还有靠门边那个班,不要再讲了,安静!”
礼堂渐渐静了下来。

李校长讲话:“同学们,大家都知道,现在全国都在揭批法轮功……”他两手在空中比比划划,一付丑陋的样子。
玉洁坐在自己班的队尾,有些鄙夷地看着李校长。
李校长:“今天,我们大家一起来看一部有关法轮功的纪录片。看完电影后,各班回班讨论。现在放电影。”
玉洁身边做着张小欧,只见他眉头紧皱,双唇紧抿,十分严肃。
玉洁轻轻拍了拍张小欧,以示安慰。

礼堂的灯全熄灭了。
荧幕上出现“教育电视台摄制”字样,记录片开始。
“父母炼法轮功导致儿子失学”的黑色标题赫然出现在荧幕上。
(解说词)“本片报道的是本市某小学学生张小欧,因父母炼法轮功而致使其不得不辍学在家的故事……”
画面上出现了张小欧的背影镜头,同时传出模仿张小欧的说话声,内容全是攻击法轮功的。
玉洁看得惊呆了。
她感到身边的张小欧呼吸沉重,要站起来。
玉洁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张小欧。
张小欧抬起头悲愤地看着玉洁。
玉洁使劲摇头示意不让他动。
张小欧使劲地挣扎着——
玉洁紧攥的手不撒开。
张小欧极其痛苦地把头埋在手臂里,抽咽起来。
玉洁紧紧抿住了嘴巴,闭上了眼睛……

放学了,教室里。
只有玉洁和张小欧还留在空空的教室里。
张小欧坐在座位上,脸上挂着泪痕。
张小欧:“他们完全是编造的,那些话根本就不是我说的,我根本就没写过什么以后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他们在骗人!”
玉洁抚摸着张小欧的头:“小欧,老师能辨别出来你的声音,那电视里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你。”
张小欧:“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他们这样做坏事要遭天报的!”
玉洁看着窗外——
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一阵沉默后,张小欧忽然说道:“老师,我现在特别想妈妈。自从妈妈被抓起来以后,妈妈以前的功友曾带我去关妈妈的劳教所好几次,一次也没见到妈妈。”
玉洁:“为什么?”
张小欧:“他们逼我妈妈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炼法轮功。我妈妈坚决不写,他们就不放妈妈,也不允许我见妈妈。老师,我现在真想见到妈妈啊。”
玉洁看着张小欧,深深地点点头。
她把张小欧的手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手里,满是怜惜地看着张小欧。
张小欧抬起头来充满感激地看着玉洁。

(8)、玉洁家
刘庆正在电脑上打文件,忽然响起门铃声。
刘庆侧着头听了一会,想一下,猜不出是什么人来访。
他站起来出去开门。
门打开了,门外站着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男人。
刘庆不认识,两人对视着。
中年男人和蔼地:“你好,我是张小欧的父亲,叫张凯。”
刘庆怔了一下,然后向张凯身后望了一眼,把他拉进屋里。
刘庆:“进屋里来说吧!”
张凯跟着刘庆进了客厅。
刘庆给张凯倒了杯热茶。
刘庆:“请坐。你知道小欧在这里?”
张凯坐下,点了点头:“一个好心人告诉我的。非常感谢你们全家的好意,给你们添麻烦了。”
刘庆:“别客气。不过冲着你儿子小欧的面,我可得说你几句。”
张凯静静地看着刘庆。
刘庆:“有自己的信仰这没问题,可是犯不上把事情搞得这么僵呀,日子这么过,到底为什么?值得吗?”
张凯面带微笑道:“这事不能用值不值来衡量。”
刘庆:“为什么非要搅到这种事情里去呢?共产党的残酷我在89年6.4时经历过,你们别太单纯了。这年月,有钱就行了,日子过得好点儿,不就这么回事嘛,还能怎么样?”
张凯:“说来话长啊,你真想听吗?”
刘庆坐到沙发里:“你说说看。”
张凯:“炼法轮功的人有很多一开始是因为有病才炼的,而我不是,我是为其法理所折服。我从小对宇宙星空充满了幻想——”

小张凯站在夜晚的院子里,抬头仰望着满天的星空。
(张凯画外音)“夜间没人时,我经常一个人跑到外面去看星星,我问自己,那天外真的有天吗?
后来上大学,我选择了一个冷门专业――地理。因为古书中描写诸葛亮上通天文,下晓地理,我从小就很羡慕。”

大学的图书馆里,青年学生张凯在图书馆里翻阅着厚厚的书籍。
(画外音继续)“那时候啊,我天天扎在图书馆里找书看。书看得越多、越深入以后,我才发现,我们对大自然的认识是那么肤浅,尽管我们读了大学,对那些无数的谜团却无法解释。”
张凯在图书馆里查找着资料,借来一本厚厚的书籍,坐下来专注地看着。

(画外音继续)“有一次去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区考察——”
热带雨林植被,生长繁茂的奇花异草。
欲滴的水珠挂在花朵和树叶上。
(画外音继续)“热带森林里的各种植物类型真是精美绝伦啊,它们见缝插针、层层密布,每种植物都有它生存的道理和环境,它们相互依存,精巧至极。嘿,当时我看着那一切就想,这大自然中一定有一种法则,她在制约着一切,使万物生机盎然,井然有序。”

张凯看着刘庆问道:“你说呢?”
刘庆看着张凯,“我想这是肯定的,至少物竞天择也是一种法则吧。”
张凯:“大学毕业走入社会以后,眼看着人类的道德越来越低下,自然环境也日趋恶化,好像一切都陷入了恶性循环中。我想,这一定是那个法则在惩罚人。可是,又有什么力量才能规正这一切呢?这种思索,或者说是杞人忧天一直在伴随着我。我以为这败坏的社会没有了希望,所以,曾一度借酒消愁。”
刘庆:“那么现在你改变想法了?”
张凯:“是啊!一个伟大的师父告诉我,这宇宙的万事万物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也同时受着真、善、忍宇宙法理的制约,她不仅可以使人类道德回升,还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我内心的振奋啊,真是无以言表。”
张凯情绪有些激动,眼睛湿润了。
刘庆静静地听着。

张凯:“打那儿以后,我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一切都验证着我师父的话,眼看着周围炼功人,每个人都发自内心地想变成一个好人,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法轮大法从根本上改变着人。你想想看,这样一个品德高尚的群体,将会给国家和社会带来多大的好处啊!”
刘庆盯着张凯在看,他赞同地点了点头,“这我知道,我妈就是个例子。”
张凯:“你母亲也修炼法轮功?”
刘庆:“是,她修炼有三、四年了。现在她住在美国我哥哥家,有时打电话回来还和我们谈起法轮功。”
张凯:“老人是不愿看着你们在国内受谎言的欺骗啊。”
刘庆点了点头。
张凯:“法轮大法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修炼,是修佛修道的方法,可以使人返本归真。你看,古书中记载了无数的修炼故事,那些名山大川,处处都留下了佛道神和修炼的痕迹。再有, 象敦煌的莫高窟,山西的云冈石窟,……那些壮观、辉煌的文化宝库,都是在描述修炼。而这些记录修炼的东西有着非凡的生命力,被历史留传下来。为什么呢?因为她们在提醒着后人,什么是人最本质的东西,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刘庆:“听起来,修炼是件很美妙的事,很深奥,我也去过一些石窟,有些东西还真不是人力所为。我做生意也挺信命的,有些事是不好解释。”
刘庆略略沉默片刻,问道:“如果说法轮功是修炼的话,为什么会遇到眼下这么大的苦难呢?”
张凯:“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师父说,得正法很难啊。耶稣下世传的是正法,却被人钉在了十字架上,理由也是‘歪理邪说’、‘叛国者’。释迦牟尼在世传正法的时候,触怒了当时的婆罗门教。老子留下五千言匆匆西去了,孔子为了他的儒家学说,周游列国,受尽挫折,曾有过长达十四年之久颠沛流离的生活。”
刘庆似有所悟:“这么说——这次……?”

张凯:“我师父在传宇宙的根本大法,我们遇到的磨难相应也大了。不过,我们修炼人看问题是站在不同的角度。比如,我们看人的生命,不是只看他的一生一世;我们看物体,不是仅仅着眼于肉眼能看见的;我们看眼下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也不是只着眼于人类社会,这不是人间的政治,而是宇宙中正与邪的较量。过去修炼界有句古话,叫天有象,地有形,看看现在人类道德的败坏程度,那也是因为宇宙中败坏的因素带来的。我们师父在正宇宙的法!这也就是为什么,与以往历次运动受害者都不同,法轮大法学员没有逆来顺受,也没有暴力斗争,而是坚忍不拔地走了一条和平、理性的抗争之路,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
刘庆:“确实如此。不过,你们可是面对着一个……”他停了一下,小声说道,“它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张凯:“正是因为这件事是关系到修炼的事,所以那破坏大法的邪恶,它的邪恶程度也是超过以往任何历史时期的,它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手段都用了,上亿的人被无辜地迫害,十几万人被送进监狱、劳教所和精神病院,上千的人被无辜地迫害致死,而且这种迫害还在继续着。劳教所、拘留所里的黑暗是人无法想象的,它们一方面暗地里用人无法承受的残忍手段对付那些不肯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一方面利用舆论工具造谣诬陷,欺骗人民。这种倒行逆施造成社会道德更加败坏,天灾人祸频繁。其实,这就是让人跟自己过不去,对宇宙大法犯罪,那还不得断送自己的未来啊?所以这也是关系到每个人未来的大事。”
刘庆若有所思。

张凯:“有机会你看一看法轮功的书《转法轮》,可能会多些了解。好了,我该走了。”
刘庆说:“稍等一下,我太太和小欧很快就会回来,你见见小欧。”
张凯:“不啦,小欧在这里我一百个放心。我知道你们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我不是为看小欧来的,你们用善心来帮助我们,我更应该让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个真相。现在好多地方迫害法轮功的人都遭了恶报了,有的出车祸、有的得了重病,家里灾祸不断发生。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将来,当有一天真相大显的时候,头脑里仍装着对这部宇宙大法有不好想法的人,是要被淘汰掉的啊。”
刘庆感激但略显紧张地:“谢谢你,你说的我都记住了,我也会把你讲的这些告诉我太太和我们身边的人。”
张凯同刘庆握手道别,推开房门,大步流星地走了。
刘庆望着张凯远去的背影,松了口气,陷入沉思。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