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公民:请看香港政府是如何对待我们的(图)

【明慧网2002年7月10日】我叫刘杏英,是澳大利亚公民,在六月二十九日下午3时10分,我和先生一起乘坐CX100航班从悉尼飞往香港过境后返澳门,当我们到达香港机场移民局入口处检查证件时,马上过来一位职员不由分说地把我们带到一间询问室,什么也不跟我们说,在我们的再三追问下才说不准我们入境,就算过境也不行,不须讲原因,由于我先生是澳门居民所以就放了他入境,而我就这样被关了21个小时。在这21小时里我亲眼看到了我简直不敢相信的事实:


作者被香港警察暴力强行遣返造成的腿上瘀伤

我被带到问话室坐下时就听到一位高高瘦瘦眼睛细小戴眼镜的男人(此人可能是负责人)不断地说“全中、全中、一个都不漏”,很明显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黑名单。再隔大约一个多小时左右,听见一女职员问刚才那位男子有些名字不是全对的,但那男子又说:有一个字相同都不准过,就在这样的命令下,所以有许多人不能入境,有些是整团几十人都不能进入香港。许多人在抱怨,有些台湾同胞还说我们回去一定会向旅行社反映并不会再来香港。实在太令人气愤了!另外当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准我入香港,以前我多次来香港都没事,一向都是很安份守纪,没有做任何有损香港的事情,而且我也有亲人在港为什么不让我进,是不是因为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还是江XX要来港的原因而拒绝我入港。他们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是执行任务,是上头的指示。

在遣返期间他们的行为非常之粗暴,动不动就动用接近二十个工作人员并用麻布袋来强行把人包起来抬上飞机,我亲眼见到就有十多人是这样的情境,相当粗暴,把小孩也吓惊,哭个不停。

最为震惊的是在他们对待二位女日本同胞的时候,用了几十人,之前她们要求见律师,在没见到律师之前不能遣返,本来他们已答应了,但很快改变,在没有征得她们同意下,强行扔了她们的录音机,对她们的遣返是十分粗暴的,完全不象文明社会的警察。其中有一位女学员被另一穿白色衣服戴眼镜的移民局工作人员用右脚踢她的腹部,当我指问他们的女负责人你们为什么打人时,她说我们是不会打人的,还叫我不要讲,但当我再三用手指着那人时他们就示意那男职员离开了,直到我离开还没见那人出现。因为强行遣返而错过了航班,那被打的日本女同胞又被带回来了,后来她向我们诉说她被点了后脑的穴位现感觉有些不适,我还看见她手有瘀伤、行李袋也破了、头发很乱。她还告诉我说:心里很难受,香港官员为什么那么不讲理,回归的时候不是说“一国二制”、“五十年不变”吗?为什么五年就成这个样子哪?这到底为什么?而且她以前亦多次出入香港,难道这次是因为江XX去香港就要这样来对付自己的同胞吗?

另有一位新加坡法轮功学员也是用十多人来对付她的,他们很粗暴,于是我就站起来叫他们不要这样对待她,他们见我站起来就用二个职员来推撞我,要我坐下不准我出声,力度非常大,现左手和两小脚都有瘀伤,回澳洲后已去见了医生。我在关禁期间只用了一餐早餐,最令人恶心的就是上厕所也多人跟着,简直有损人格,他们这样对待我,真是觉得连犯人都不如,完全没有人身自由。

香港政府这样做,我觉得真是对人的一种极大的侮辱。完全没有半点人权可言。回归仅仅五年就成了这个样了,“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承诺哪里去了?在江氏政权的淫威之下,香港变得越来越丧失原来的法治立场,香港政府做出这样的决定,已给香港人民的前途蒙上了阴影。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18/24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