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致全体同事的一封信:我被香港遣返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7月5日】

各位同事大家好:

我原预定六月三十日去香港,七月二日回台北,结果在香港海关被遣返回来,而且被强迫和先生拆散。虽然香港海关不愿意告以理由,但我心里明白,因为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而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六月三十日至七月一日要去香港。

在这之前,我原预定六月中旬去冰岛,但没法拿到签证,因为江泽民要去冰岛。冰岛政府受到压力,拒绝持台湾护照及中国护照人士的签证申请,并阻止已有合法签证及机票的黑名单上的人士登机,拘留已抵达冰岛机场的法轮功学员。

这两次事件受到影响的已经不只是法轮功学员了,根据代办冰岛签证申请的驻华丹麦办事处人员表示,在那个期间,所有台湾人士的签证都被拒绝;而六月三十日和我一起坐在香港机场暂留室的人,至少有三分之二不是法轮功学员,只因为他们的名字和中国提供的名单上的名字相仿。听说他们也遭到遣返的命运。

香港机场海关告诉我只能让我先生出去时,我质问他,你们这样做不是活生生拆散家庭?他不回答,但我看到他眼中闪着难过的目光,我决定不再为难香港海关官员,因为他们如果是善良的人,我相信他们为江泽民个人意志执行这项命令,他们心中必是痛苦万分的。后来我看到愈来愈多的人被送进暂留室,他们都是台湾旅客,而且从他们破口大骂及坐立不安的样子,就可以断定他们不是法轮功学员。我看了十分难过,看着满室的人,只因为江泽民的蛮横,有人公务被阻、有的人假期被迫中断、有的人被迫和家人分开,我无法再看下去。我站起来,请求香港官员放了那些不是法轮功的人,说到最后,我差点流下泪来。香港官员说,没有办法,一切按程序办理。我告诉他们,我们来香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未来的和平努力,惟有和平才能使这个世界更美好。在被五至七名官员「护送」至飞机的路上,我和其中一位话家常,后来她还邀请我来香港,我说,会的,我一定会再来香港。

当我坐在香港机场暂留室以及在被遣送回来的飞机上,我深深感到自由的可贵,只因我深信「真善忍」法理,却落得无法按照我的旅游计划自由地悠游世界。我也深深体会到「独裁」的可怕,不给理由,只要和名单上的名字一样就是遣返,只要是持台湾护照就是不给签证。而最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民主国家也甘心助纣为虐。如果江泽民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向民主国家施压,剥夺海外人士的自由,那么在中国境内不受江欢迎的人士包括法轮功学员会遭到怎样的非人待遇呢?这是令我感到最忧心的事。

可贵的是,善良的人还是到处都是,由于冰岛人民的支持,被拘留在冰岛机场的法轮功学员被释放;香港海关执行公务的官员低声地告诉我们,他们了解我们,但他们也很无奈。江泽民可以用强大的经济利益及权力达到他的目的,但实质上,在善良的人们眼中,他却是在演一场可笑的丑剧,自曝其短。

为了使社会大众认清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海外法轮功学员「走上街头」,发传单、平和游行、炼功,我们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更没有口号,也不怨恨任何人,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中国终止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这二次失去自由的经历,只会让我更加强要继续为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声援的信念。三年的迫害,已造成至少430人被迫害致死,上亿的人被无辜地迫害,十几万人被送进监狱与劳教所和精神病院,江泽民甚至下令公安对传播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杀无赦」「可以当场枪杀」的命令。作为有良知的华人,我们有责任要告诉独裁者,不要以权力扼杀他人的自由。

朋友们,我只是把一个亲身经历的真相告诉你们,我相信多一份正义支持,未来就能多一份和平。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文英敬上

2002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