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稳定压倒一切”下 大规模示威此伏彼起

【明慧网2002年7月10日】江泽民喊了十三年的“稳定压倒一切”,嗓子都快喊哑了。江的“稳定”并不是要中国社会稳定、不是要让中国老百姓的生活稳定,而是要他的三位一体的权力稳定在它手里。为了这个“稳定”,江连XX党是否会被滚滚而来的抗议示威浪潮推翻都置之不顾。

今年六月初,尉健行以政治局常委的名义致函政治局和总书记江泽民,要求召开中央委员会特别会议,讨论和解决当前中共国社会的首要问题:六千万下岗、失业、待业人员的吃饭问题。但江泽民不予理睬,强调“当前的工作千头万绪,最主要的是统一认识、开好十六大”。尉的救民生于水火的特别会议遂被搁置。

江泽民要“统一”什么样的认识呢?不是让下岗工人、待业人员和赤贫农民吃上一口饭,而是要同意江泽民连任这个认识上“统一”,千头万绪的国计民生没有一样能够比得上江的连任大计重要。

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粗暴镇压遭查禁的法轮功组织,拘捕至少五百名在广场上进行新年示威抗议的法轮功学员;

北京首都钢铁公司十万工人走上街头,打出大幅横额示威,要求管理层恢复原有待遇;

吉林省近万名煤矿工人及家属卧轨,发生中国最大规模工人封堵铁路的抗议示威;

广东顺德上千名农民在抗议活动中与400多名警察发生冲突;

深圳独资酒店近二百名员工不满资方无故拖欠工资,到市劳动局和市政府示威;

江西省地方政府征收重税及滥收费用,遭上万名村民反抗,600多名公安武警开枪镇压,造成2人死亡,18人受伤;

山东淄博市五百名工人因企业破产到市政府示威,同时陕西钢厂五百名职工也因工厂拖欠一年半的工资而堵路示威;

陕西省西安市政府门前发生连续三天举起示威游行的条幅进行大规模抗议活动;

陕西省兰田县及周至县三百名村民堵塞西安市政府大门示威;

甘肃省兰州市约五千名计程车司机齐集前往省政府大楼示威,并有数千人在省府门外与官方出动的三百名公安和武警发生冲突;

青岛市政府门前约五百多名居民连续半个多月发生大规模游行示威,并与公安发生冲突;

重庆下岗工人在抗议示威活动中,市政府动用防暴警察,打伤多名工人,有两名工人死亡;

四川省委门口数百名离休退休干部集聚在成都商业街进行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江西省万载县上千名死难者家属及村民要求彻查爆炸惨剧真相,在被炸毁芳林村小学校外抗议示威;

北京大学广大师生抗议安全局的便衣警察秘密绑架杨子立;四川省成都警察、军队共3千多人包围了成都的四川大学、地质学院等多所大学,防止学生举行抗议示威活动;

北京、天津、上海、武汉、南京、广州、沈阳、西安、重庆等京沪九市五十多所大专院校师生要求上街示威游行被阻止;

北方城市大同约两千名矿工堵塞道路举行抗议,并同警察发生冲突;

河南省五百名工人为了抗议拖久工资及工人无法生存,在县委门口堵路示威;

河南省200名工人反对工运领袖遭起诉,于法院外抗议示威;

湖南岳阳有三万多职工的中国石化集团巴陵石化总公司岳阳石化总厂计划举行八十周年大型党庆演出活动,竟变成了一场职工集体示威抗议;

湖北省荆州市一千五百名计程车司机不满征收三万元人民币经营权费用,连续三天在市府广场聚会抗议;

福建省福州市连续两天发生的士司机大规模集体上访事件,抗议当局突然将市内二千多个私人的士牌收回再拍卖;

贵州省贵阳棉纺厂近一千名工人;在关闭的工厂门口示威,当局出动二百名防暴警察前往镇压,结果有十人被殴伤,其中一人重伤;

吉林省舒兰市舒兰矿务局约1万名工人及家属不满矿务局拖欠工资,冲击吉林市至哈尔滨市重要铁路并卧轨抗议,导致铁路中断5小时;

江苏盐城市数千名工人连续在市人民政府门前聚集,叫出“我们要生存”的口号,要求解决吃饭问题!

以上发生在2001年全国各地的抗议示威事件,仅仅是全国抗议示威的浪潮中众多事件中的一小小部分。

高压之下的“稳定”能维持多久?从京城的首都钢铁公司到沿海地区的广东顺德,从东北的黑龙江大庆到西北边陲的新疆和田,滚滚而来的抗议示威,就是给江泽民的答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3/24363.html